《权路巅峰》
第6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主任,您这么说我可不敢当。”包飞扬的态度十分谦逊,“即使没有我送这些材料过来,您和专案组的同志们也一定能够查出路忠诚这条大蛀虫,最多时间稍晚一点罢了。”

  这也不算是包飞扬撒谎,在上一世的时候,路忠诚这条蛀虫也真的是被挖出来了,唯一的区别就是,时间不是稍微晚一点,而是晚了十几年  。
  听包飞扬这么说,赵根红心中更是欣赏。
  先前赵根红就为包飞扬的聪明机智感叹,且不说包飞扬拿到这些证据中间经历了多少波折,单单是包飞扬在楼门外智斗路忠诚那一幕。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年轻学生,能够在那么短时间内想出那么精彩绝伦的点子,冲破路忠诚的阻挠,把证据送达到她的案头。赵根红设身处地想了一下,如果是换做现在的她,或许有办法避免路忠诚的干扰,但是绝对不如包飞扬这个主意这么巧妙。如果再倒退几十年,让她回到和包飞扬一样年纪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逃开路忠诚的干扰,至于说想出包飞扬这样聪明主意,更是想都不用想。

  更为难得的是,包飞扬心态还摆得如此端正、如此沉稳,懂得给别人留下余地,这可是时下年轻人身上很少见到的一种特质。一时间赵根红不由得心中起了爱才的念头,微笑着对包飞扬说道:“小包同志,你刚才说,再有一个多月就毕业了。工作单位安排好了吗?有没有从事纪检工作的想法啊?”
  中J委的纪检人员战斗在反腐的最前线,要想惩治贪官污吏,光凭着敢打敢拼一腔热情可不够,还需要谦逊心态和沉稳的性格,这样才方便和地方上领导们打交道,取得他们的支持和谅解,有效地形成合力,共同对方贪官。
  有些纪检人员不懂这一套,到地方上就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把地方上的同志都得罪完了。让那些本来可能成为查办贪腐分子助力的力量最后都变成了阻力。如此一来,平白耗费了大量精力和资源还是小事,有很多贪腐分子还因此逃开了党纪国法的制裁。
  为什么有些案件查办不下去,最后无疾而终,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一些纪检人员没有理顺和地方上的关系,把助力变成了阻力。对于这一点,赵根红是深有体会。她之所以被人称为铁面女包公,在别人看来,可能是因为她嫉恶如仇性格,对贪官污吏绝不放过一追到底的办案作风,但是在赵根红自己看来,则是因为她嫉恶如仇的同时,又能很好的处理与地方上领导的关系,充分和地方领导做好沟通,在他们的支持下去查办案子,所以最后才能够创造出她无案不破、无贪不惩的神奇纪录。

  眼前这个叫包飞扬的年轻人,敢于坚持原则,聪明机敏远胜于她,个性又难得的低调沉稳,正是一个优秀纪检人员的最佳坯子,如果进到中J委放在她身边打磨几年,中央J委很可能又出现一位让贪官污吏闻之色变的当代包公。那么即使她十多年之后退休,有包飞扬接着她“包公”的旗帜,想必下面那些贪官污吏也不敢太猖獗。
  所以赵根红才会爱才之心大起,向包飞扬发出了邀请。虽然她并没有把话直接挑明,但是话里的意思,只要包飞扬不是笨蛋,肯定能够听出来。而一个能够让老奸巨猾如路忠诚都上当受骗的年轻人又怎么可能会是笨蛋呢?
  包飞扬确实听明白了赵根红的意思,不由得暗自吓了一跳。
  他报仇之后的人生目标他也考虑过,肯定是从政,踏入官场。虽然从眼下来看,做一个有钱的大款远比一个成功的官员更为牛逼,而且官员们也以结识有钱的大款为荣,故此才有官员傍大款只说。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只要揣上一两百万到地方上去投资,甚至可以指挥的县委书记县长跟着团团转。
  可是上一世惨痛的经历已经告诉包飞扬,这不过是特殊历史时期造成的一种商人政治地位提高的短暂假象,要不了几年时间,这一幕就将很快过去,官员们将会在这场博弈中重新占据上风,乃至最终成为商人命运的主宰者。在上一世,因为惹怒了某个官员,一个巨商家族或者一个重量级民营企业败落甚至易主的现象屡见不鲜。
  成为商人,凭借包飞扬陶瓷化工方面的精湛技术和领先时代十几年的经验和理念,包飞扬可以轻而易举地赚取到巨额的财富  。但是巨额的财富并不能给包飞扬带来安全感,他可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赚过来的巨额资产,最后成为某个贪婪官员的盘中餐。所以踏入仕途,当一名官员,已经是包飞扬心中早已经做好的决定。
  此时赵根红发出这么明显的暗示,只要包飞扬肯点头,那么进入中J委,成为中央机关的一名工作人员,就仕途发展来说,可以说是一个相当高的一些起点。中央机关最大的特点就是进步容易,包飞扬只要进去好好表现,用六七年时间混个正处级可不算什么难事。而包飞扬现在才二十一岁,七八年之后,他也不过二十七八岁。这对下面基层干部来说,成为县处级干部,或许是一辈子奋斗都实现不了的目标。

  不过呢,包飞扬还是抵制住了心中强烈的诱惑,说道:“谢谢赵主任的关心。不过我伯父的问题现在还没有一个正式结论,在此之前,我暂时不打算考虑个人问题。”
  赵根红心中又是一赞。
  她也不是不知道查办路忠诚,替包国强洗刷污名是眼下最急迫的问题。只是包飞扬的表现太出色,让她爱才之心控制不住,才脱口而出。这时见包飞扬这个紧要的关头还能守住做人的本分,心中对这个年轻人更是高看了一眼。
  哎!

  如果赵家能有一个如此出色的子弟就好了!
  “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赵根红说道,“有了这些材料,包国强同志的问题,很快就会有一个正确的结论出来。”
  “不过呢,”赵根红顿了一顿,又说道,“因为我们还要进行一些必须的调查取证工作,所以在此之前,你务必要做好保密工作,不得随意向任何人透露与此案有关的情况。”
  “我明白。”包飞扬点头说道。
  这时,房门被推开,专案组的一个工作人员进来低声向赵根红汇报:“省公丨安丨厅的同志已经帮我们把吴伟民接过来了。还有,几家银行的对账单已经拿到,请您过目。”
  赵根红接过对账单,和桌上的存折一一核对起来,两者的数据完全相符,完全排除了存折是伪造的可能性——当然,在赵根红心中丝毫也没有怀疑过这些存折的真实性,对于这种可以轻而易举就验证出真伪的东西,造假除了替自己增添罪名外,没有丝毫意义——不过这个核实的程序还是必须要走的。
  放下存折和对账单,赵根红对工作人员吩咐道:“小李,你打电话给方秘书,问问白书记在哪里?就说我有重要事情要向他汇报!”

  包飞扬在一旁听到这句话,嘴角不由得露出胜利的微笑。中江省的白书记只有一个,那就是中江省委的一号白长峰。在中江省,也只有白长峰这个中央委员和省长柳红军这个中央候补委员两个人能够当得起身为中纪委常委的赵根红“汇报”两个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