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5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你不用担心。李叔叔告诉过我,中J委专案组的赵根红主任人称铁面女包公,嫉恶如仇,最痛恨的就是贪官污吏。把路忠诚犯罪的证据送到中J委专案组,也是李叔叔的主意。只是他被路忠诚指使人抓走了,这件事情只有我们来办了!”
  为了增加闫红发的信心,包飞扬又打出了李逸风的旗号。
  听说是李逸风的主意,闫红发就放心多了。也不是他不信任包飞扬,只是在他潜意识中总是觉得,在这种至关紧要的大事上,还是李逸风这种识途老马的决定更靠谱一些。

  “中J委专案组住哪里,你知道吗?”包飞扬问道。
  “知道,省委招待所十二号楼。”闫红发说道,“我陪市长去过一次。”
  “特别通行证在车上吗?”包飞扬又问道。
  “在呢!”
  “那好,”包飞扬说道,“把特别通行证拿出来,你现在就送我到省委招待所的十二号楼。”
  省委招待所分为南北两个区域,其中南边的区域由一至五号楼组成,这部分区域除了接待下面各地市的干部外,还对外营业。这一部分,一般被称为省委招待所。而北边的区域,虽然也是省委招待所的一部分,但是通常被称为省委小招,这一部分是由十二栋独立的小洋楼组成的,接待对象除了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之外,就是中央各机关部委重要领导。而最里面的十七十八号楼,则更是神秘,据说只有副国级以上的领导才能够入住。相比之下,中J委专案组所在的十二号楼虽然没有十七十八号两栋楼戒备森严,但是也有层层关卡,寻常人等是休想靠近的。包飞扬前面之所以让闫红发把包国强的小车偷偷开出来,主要就是考虑到了包国强中天市三号专车的通行特权。因为包飞扬知道,如果拿到路忠诚的罪证,不管是见省委领导,还是去找中J委专案组,都必须凭借着中天三号专车来开道。没有专车上面那张省委办公厅颁发的特别通行证,包飞扬恐怕连省委大院或者省委小招的大门都进不去,更别说去见中J委专案组或者是省委领导了!

  果然,如包飞扬所料,悬挂着省委办公厅颁发的特别通行证的中天市三号专车,畅通无阻地通过两道关卡,一直开到了十二号楼跟前  。
  “飞扬,我只能送到你到这里了。”闫红发用手指了指十二号楼前面的武警岗哨,“这最后一道关卡,得你自己想办法通过了。”
  “嗯,我会想办法的。闫哥,你先把车开走藏好,停在这里太扎眼。”
  “好,那我就把车藏在外边,等你的好消息了!”
  “放心,肯定会有好消息!”包飞扬拎着公文包下了车,等着闫红发开车远去,这才转身向十二号楼门口走去。
  就在他快要走到十二号楼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几个人从楼里走了出来。包飞扬一看,暗叫糟糕,再想转身已经来不及了,一时间只能愣在当场。
  “寒梅同志,你不要有情绪。你也是有十几年党龄的老党员了,怎么能有这样的态度呢?”说话的这个脑门微秃的中年男人正是路忠诚,他说话的对象,则是包国强的爱人、中天市纺织局副局长薛寒梅,“中J委专案组的领导找你了解情况是正常的,有则改之无,无则加勉嘛!态度那么激动干什么?”
  “路忠诚,你们怎么编排我都没关系,但是绝对不能往我家老包身上泼脏水。”薛寒梅情绪显然非常激动,“说我们老包贪污受贿,拿出真凭实据来。就凭着捕风捉影的诬告信,能当得了证据?”
  一旁送路忠诚和薛寒梅下来的中J委专案组的工作人员听着薛寒梅的话就非常尴尬。他心中不服气地想到,是啊,我们现在是没有掌握到包国强贪污受贿的证据,可是如果包国强真的像你说的那么清白的话,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举报信举报他?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老干部老领导对包国强的评价那么负面呢?
  当然,这话他也只是在心里想一想,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跟着赵根红办案,他们早就养成了说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要有所凭据的习惯,没有真凭实据支持的推测,在内部会议上是可以拿出来讲一讲的,但是在案件当事人面前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否则一旦让赵根红知道,挨一顿狠尅都算轻的。
  薛寒梅气咻咻地正在替包国强辩护,却忽然间看到了站在路边的包飞扬。她开始愣了一下,以为自己看错了,又仔细地看过去,没错,这个身穿迷彩服的年轻人,就是老二家的儿子包飞扬。
  “飞扬,你不在学校上课,跑来这里干什么?”
  一时间,薛寒梅也顾不上生气,问包飞扬道。

  “我……我……”纵使包飞扬聪明过人,又有两世的人生经验,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薛寒梅的问话。
  路忠诚目光在包飞扬酷肖包国强的面孔上扫了一扫,心中一动,问薛寒梅道:“薛局长,这个年轻人是谁啊?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薛寒梅心中对路忠诚厌恶至极,装作没有听到路忠诚这句话,只是拉着包飞扬的手说道:“走,跟我回去。”
  倒是路忠诚的秘书在旁边小声提醒道:“听说包国强有个侄子在读大学,应该就是他了。”
  包国强的侄子?
  路忠诚心中那根敏感的神经陡然绷紧,包国强的侄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中J委专案组的楼前?如果说是巧合,路忠诚是坚决不信的。世界上一切都有因果,哪里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
  既然李逸风和方学文都敢在下面搞他路忠诚的小动作,谁又敢说这个年轻人不会搞那些名堂呢?
  不行,得想办法把这个年轻人弄走问一问  。明天换届选举就要开始了,在这个最后的关头,可不能让冒出什么幺蛾子来。
  见路忠诚脸上带着微笑,目光中却透露着一丝阴森,不住地在自己身上逡巡,包飞扬就知道坏了,这个老王八蛋肯定是起疑心了。自己如果被伯母拉走,估计一出省委小招,就会被人堵上。如果换做其他时候到不要紧,可是眼下,自己的公文包里装的可是路忠诚的犯罪证据。一旦被路忠诚发现这个,证据被毁灭不说,自己恐怕也落得个被杀人灭口的下场。
  可是眼下又能怎么办呢?
  自己冲上去,对中J委专案组的人说,自己掌握了路忠诚的犯罪证据,要向中J委举报?先别说中J委的工作人员如何反应,这边路忠诚拼了老命,也会找个理由先把他架出去吧?事后路忠诚弄一纸精神病的证明,就足以向中J委专案组解释了。即使赵根红不信,强令路忠诚把自己交出来,自己手中没有了路忠诚受贿的证据,恐怕也只能被当做是间歇性精神病发作了。
  看着路忠诚的目光越来越阴冷,包飞扬知道自己必须马上做出反应,只要稍有犹豫,恐怕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伯母,我有事向中J委专案组反映!”包飞扬甩开薛寒梅的手,向楼门口走去。
  什么?这小子有事向中J委反映?
  路忠诚第一反应,就是必须马上拦着包飞扬,不能让他开口。虽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绝对不能让这个臭小子来添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