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5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太简单了,我打个电话过去问一问不就得了!”路卫国说道。
  “不,你最好还是亲自赶过去。”路忠诚说道,“粤城那边的资料,了解的越详细越好,最好是能够和吴伟民本人通上电话,明白吗?”
  “是,我明白了,那我就过去一趟吧。”
  路卫国心中认为路忠诚是小题大做,表面上却不得不应付一下,懒洋洋地站起来走了出去。在路卫国看来,吴伟民这边绝对是不会出什么问题。别说路卫国是去粤城市拉投资了,即使吴伟民真的是被李逸风他们抓了去,也绝对不敢吐露任何消息的。除非是吴伟民不在乎他吴家那根小独苗的性命了!
  把路卫国支使了出去,路忠诚还觉得有些不放心,潜意识中总觉得还有什么不安定因素在影响着他。明天就要人大会议就要召开了,只要熬过这二十来个小时,他就成了中天市的正式市长,这个关键时刻,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啊!
  路忠诚背着手在房里转了两圈,又回到书桌前,拿起了电话,“老张,你到我家里来一趟,马上!”
  因为明天要召开两会,路忠诚如果去了办公室,有大堆繁缛的事务等着他去处理,所以他必须赶在去办公室之前,把这些棘手的问题处理好。
  路忠诚嘴里的“老张”,是市政府办公厅行政处处长张全友,他当初调进市政府,就是路忠诚给写的条子,这次路忠诚取代包国强成为中天市市长的正式候选人之后,张全友又第一时间跑到路宅向路忠诚表忠心,算是路忠诚在市政府办公厅的铁杆心腹。他接到路忠诚的电话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路忠诚家里。
  “老张,最近这两天,你那边有什么特殊情况没有?”面对着自己的铁杆心腹,路忠诚说话也非常直接。
  张全友愣了一下,觉得事情有点不对,以路忠诚的身份,绝对不会一大早打电话把他叫过来闲聊,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全友仔细思索了一下,又偷眼看了看路忠诚的脸色,才小声说道:“很特殊的情况倒是没有。不过,包国强的小车司机闫红发有一天多没看到了。”
  “什么?”路忠诚脸色一沉,巴掌就重重地拍在了书桌上,“你是干什么吃的?这么重要的情况,怎么不及时向我汇报?”
  路忠诚常年身居高位,这官威一旦爆发出来,声势甚至骇人,张全友被吓得浑身哆嗦,往后退了两步,差点被沙发绊倒。
  “路……路书记……”
  张全友小声嗫嚅着,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囫囵话。
  路忠诚冷冷地盯着张全友,面寒似水地说道:“张全友,把你放到行政处处长的位置上,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  。你千万要好自为之,不能让组织上太失望,知道么?”
  路忠诚说话刻薄之极,简直是把张全友这个市政府办公厅行政处处长当做自家奴才来训斥,丝毫没有给张全友留任何脸面。
  可是张全友却不敢丝毫怨言,相反,他还要为路忠诚话语背后隐藏的意思不寒而栗。路忠诚眼看着就要成为市长,在市政府的范围内,路忠诚几乎就等同于组织的代名词,让组织失望,就是让路忠诚失望,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张全友离开市政府行政处这个肥缺,被踢到农机局宗教局之类的地方去坐冷板凳。
  人在官场混,屁股下的椅子决定你的地位。如果失去了屁股下的金交椅,自己可能连狗屁都不如。
  张全友不敢怠慢,立刻弓着腰,向路忠诚作检讨:“路书记,您别生气。我早就听汽修厂的人向我反映,闫红发经常让他们多开汽修发票,数额很大。我回去后就去联系机关工委直属监察室,让他们把闫红发找回来,调查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张全友如此知机,路忠诚的脸色不由得松弛了下来,笑着问道:“老张,你家儿子今年该大学毕业了吧?”
  刚才还冷酷如严冬,转眼间又温暖如阳春,张全友悄悄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知道自己这一宝算是押对了,路忠诚对他的处理措施还算满意,现在开口问儿子毕业的事情,显然是要给安排一个好单位。

  想想看,市委副书记,即将的正市长,亲自张开口,安排的工作能差了么?
  “您记性真好。”张全友恭谨地笑道,“我今年过年的时候带他到您这儿来了一次,亏您还惦记着他!”
  “省财政厅今年有几个进人的指标,”路忠诚微微一笑,“老张,好好干吧!”
  省财政厅?张全友不由得眼睛发亮。那可是全省最肥的单位,没有之一啊!凭着自己市政府行政处处长的牌子,想把儿子安排进去,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肯定要费很大功夫,现在可就轻松多了,只要路书记动一动嘴巴,儿子轻而易举的就进去了,而且肯定还是财政厅里的好部门,绝对不会差了!

  “路书记,您对俺这份情,小张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了!”张全友感激涕零的说道。
  “说这些干啥?为干部职工解决后顾之忧,本来就是组织上应该考虑的事情嘛!”路忠诚大手一挥,说道:“你回去好好工作,争取以最快速度把那些利用职务侵吞国家资产的蛀虫都挖出来,以实际成绩向组织汇报!”
  张全友屁颠屁颠地离开了路家,兴奋地浑身直发热!
  老子拼了!

  张全友心想,自己不管想什么办法,今天都要抓到闫红发,这是自己向中天市新市长交的投名状,只要成功,他以后就是路忠诚铁杆中的铁杆,将来飞黄腾达,必然不在话下!
  哼哼,闫红发,对不住了,你可不能怨俺老张昧良心,咱们是各为其主,谁让你跟错人了呢!
  包飞扬夹着装着路忠诚罪证的公文包,低头在街上走着,脑子在急速转动着,盘算着究竟该如何处理眼下的危局。
  李逸风被抓,方学文被抓,梅立峰被抓,蒋亚芳被抓,路忠诚下手狠辣之极,几乎将包飞扬所能够利用的力量一网打尽。唯一没有得到确切消息的就是拘留所的张所长。不过包飞扬相信,既然李逸风和方学文都被抓起来了,想来老张的日子肯定也不会好过。要么是被抓,要么是投靠路忠诚,无论是哪一种结果,对包飞扬来说都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局面虽然是糟糕之极,但是对包飞扬来说也有极其有利的一面。那就是他公文包里装的笔记本和那叠存折,还有路忠诚与莫红雪的暧昧照片,这些都是路忠诚违法犯罪和道德败坏的铁证,只要暴露出来,路忠诚必将得到法律的严惩。
  问题是,包飞扬该如何处理这些证据?
  寄给媒体,让媒体曝光?这显然不行。即使媒体能够证实包飞扬手中这些证据是真的,也绝对没有胆量把这些东西刊发出来。路忠诚可不是一个村长乡长之后,他可是中天市市委副书记,一旦当选市长,可就是副省级领导,别说是中江省本地媒体,就是京城那些中央媒体,在涉及到路忠诚的负面报道时都要掂量一下,更别说像这样受贿**百万的巨大丑闻。
  把这些证据送到省检察院,省纪委?包飞扬也觉得不妥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