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2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暴发户一听这就是华市长,乖乖的,不敢在说话了。
  酒菜很快就上来了,华子建自然要喝一下,大家嘴里没说什么,但都有给他压惊的意思在,所以华子建就一一的陪了几杯,倒是他们敬江可蕊的时候,华子建绝不让喝,最后被逼的没有办法,只好说出了实情,说江可蕊怀上了,这好家伙,华子建又成了冤大头,又喝了不少。
  等他这一轮喝的差不多了,战况就乱了,二公子,张老板,还有暴发户,都乱喝起来,华子建在这个时候才有机会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和江可蕊偷着说说话。
  一会那个暴发户就喝的有点过了,高谈阔论,吹嘘着:“男人就要有情调,我这几年变化不少,上衣t恤的真维斯换成了杰克琼斯,牛仔裤真维斯也换成了lee或者levi’s,鞋子李宁的换成了kappa或者耐克,杂牌包换成了lv,去香港买的,随便买的,能省就省吧。”
  有的人再没钱,也不能小视,最多在背后取笑他,有的人再有钱,也被人看不起直接说到脸上。
  二公子一直默不作声,等他说完后突然抬起头来,目不鸟他,掏出脖子上挂的一玉牌说:“你把你的衣服物件全脱下来放在桌上,包括丨内丨裤。算算有没有我这东西值钱。”
  众人也不知道他那玉牌有几分成色,不过就是在地摊上几块钱买的东西挂在二公子的身上,也没人怀疑是赝品,而暴发户这样的人,纵是手握传国玉玺,人家也以为是萝卜刻章。
  二公子说话也是快人快语,完全不把暴发户放在眼里,说:“再没素质的人,有点出息都喜欢附庸风雅,其实路还很长,需要继续努力,到不需要用衣物来装点门面的时候,才是真的高人。”

  这一顿宏论说的众人皆掩口而笑,华子建也是没有想到,这二公子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过去自己倒是把他小瞧了。
  那暴发户是知道二公子是谁的,自己比不过,也没有他的雄辩,便熊起一张走势低迷的大脸,脸上横肉色彩绚丽拧在一处,很像老鳖的五彩肉,又似开了个彩帛铺,红的、白的、青的都露将出来。
  华子建暗自笑着,就听在座诸人一会儿长江黄河,一会国计民生,吆五喝六咋咋呼呼, 趁乱华子建拉江可蕊,说房子里空气不好,出去走走。
  这些人正谝的热火,一没注意,华子建就带着江可蕊溜掉了,现在华子建已经学会了这招,差不多就开溜,反正他们也把自己奈何不得,下次还得请自己。
  华子建他们两人实际上也没吃饱,就在附近又一人吃了一点小吃,才慢慢的走回了家里,回来后华子建就在想,以后自己只怕很难甩掉这个二公子了,高速路的事情到底怎么演变,自己还是要细细的思量一下。
  江可蕊见华子建不再搭腔便说:“老公,笑笑,怎么闷闷不乐的?”
  华子建说:“我笑不出来。”
  江可蕊近身上来:“笑不出就是欠咯吱,我挠挠你呀?”

  华子建拉住江可蕊的手说:“我在想一个笑话,讲给你听听吧。”
  江可蕊说:“好。”
  华子建想说,但满腹的笑话却一时不知去了何处,只有一个这会儿一直旋于脑海,傻了片刻脱口说出:“从警校毕业的陈先生结婚两年。总感觉妻子有些异样。怀疑妻子有外遇。一日,陈先生总是发现妻子的手机上有一则陌生人的短信。而且每次短信的内容都一样“赵兄托你帮我办点事。”!
  晚上十一点。陈先生一举将出轨的妻子和那个正在**的男人拿获。
  陈先生大骂,太小看我了,你以为那短信我就看不懂了?倒过来读就是“十点半我帮你脱胸罩”!

  听说完后江可蕊笑得花枝乱颤,华子建面不改色,心潮翻滚,这讲笑话的最高意境,是说者毫无所动,听者人仰马翻,这是华子建有生以来讲笑话讲的最成功的一次,标志着诙谐造诣已经升华到了凡人不及的层次,自此变态的种子在心间落地生根,并不断发展壮大。
  当夜,江可蕊异常温柔,尽心尽力,像是要好好的慰籍一下华子建,给他一个奖励,她嘴上不说出来,不代表她不会用嘴来表达。
  江可蕊的身上总是挥之不去的香,温柔的贴在华子建身上,格外缠绵,她现在很放松了,几天的担忧都挥去了,江可蕊感到这一刻他们应该共同拥有、共同享受。
  江可蕊深深的把它含入口中,体会它向上伸展的努力,体会华子建身体的震颤……。

  而后,华子建也行动了,他的舌灵巧如簧,拔弄起阵阵热浪,炙烤着江可蕊的身体、思绪。让她无力动作,不能自已,让她飘浮在华子建的身上,体会于超越狂风暴雨的激情。
  空气中弥漫着他们的体温、喘息和低吟,他们无法再抑制相互的渴~望,他们需要更深入的传递他们的情感,更紧密的交融在一起,更彻底的释放他们的热情。
  “我要进去”,华子建喘息着吐出这几个字。
  他的一次次进攻使她得到一次次满足,这种满足聚集了,火一般烧得她要融化了,终于,她的呻吟就变成了哭吟,人就飘飘渺渺地软了下去。
  突然之间,华子建停住了,有点紧紧张张的问:“现在,现在我们能做吗?不会会影响到胎儿。”
  江可蕊也有点紧张起来,说:“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啊,你问问吧?”
  华子建愁眉苦脸的看着江可蕊说:“这问谁呢,也不好意思问啊。”
  两人都有点担心起来,最后江可蕊说:“算了,明天我去问问大夫。”
  华子建感到这方法不错,点头同意了,但身体上的欲~望还是没有消除,总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

  江可蕊就笑了笑,用手指弹弹华子建那依然活力四射的龙头,说:“去洗洗,我帮你亲出来。”
  华子建像得到了圣旨一样,差一点就喊一声“喳”了.....。
  清晨,华子建的春秋大梦被吵醒,一睁眼是一张活色生香的可人面孔,江可蕊扯着华子建的脖子在上用力纠吮,发泄蓬勃不尽的爱怨,这吻痕吸的时候只是疼,只消一天就变成淤紫。
  日期:2016-01-18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