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1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江可蕊休息之后,华子建还是没有遵守自己的承诺,他来到了客厅的凉台上,看着外面的雨丝,点上了一支烟,黑暗中,只有华子建那点点的烟火在一闪一闪的放着亮光。
  夏夜的雨气中渗透着清迈之气,小雨的滴答声,如一首轻妙的音乐,滴在华子建的心头上,一滴一滴,慢慢如磬音摇醒华子建昏眠的心智,当雨点打在华子建身上的时候,他仰面,凝视细细的雨幕,忘记周围的环境,心灵,自然地百感交集。
  脸上的雨丝滑下,滴落地面,然后划下一道水渍,华子建苦笑一下,因为百年之后,自己能留下的,也许还不如它。
  华子建默默站立着,看着雨幕,一如既往地安静细碎,洗礼尘世的浮躁,华子建在刚才疯狂的快乐后,又回到了平静中来,一但跌回了现实中的华子建,就必不可免的想到了工作和自己目前的处境,他站在凉台,就想到了明天会议可能出现的情况,华子建的脸上多了一份肃杀和冷凝。
  第二天依然在下雨,而且雨势比昨天还要大了许多,新屏市的天上已经被乌云遮盖的严严实实了,从天而降的雨水把天地连成了一条线,大雨也懂得,今天注定会有一个人蒙受政敌的迫害,所以它不想给这里的人们送来一点阳光,让天地间变的阴沉压抑,黯然伤神。
  在这样一个大雨天气,华子建总有种忧伤的感觉,心情也随之下沉,华子建从小都不喜欢阴天,这种感觉让华子建感到孤独、失落,本来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应该充满了阳光和快乐,但是,这些年走过的风风雨雨,已经逐渐的磨灭掉了他许多快乐的心境,他变了,变的深沉而寂寞。
  风在凌厉地来回穿梭着,突然一阵北风吹来,一片乌云从北部天边急涌过来,还拌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刹那间,狂风大作,乌云布满了天空,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又是一个霹雳,震耳欲聋。一霎间雨点连成了线,哗的一声,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斜下来。

  就是这样的一个天气,华子建走进了政府会议室,他来的不算最早,也不算太晚,至少省政府调查组的人都还没有到来,全市长意外的提前来了,他阴沉着脸坐在那里,谁也不看,只有当华子建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的眉头杨了杨,一丝愧疚在他脸上一闪而过。
  全市长知道,自己是对不起华子建的,他一直对自己毕恭毕敬,也从来没有应才而傲,他总是小心翼翼的配合着自己,而自己却就这样背叛了他,唉,没有办法,谁让我们是在这个地方相遇,这里,就是一个适者生存,不择手段的地方啊。
  华子建还看到了很多双默默注视着自己的眼神,他回避着这些眼神,此刻的华子建是不需要同情和怜悯的,但他还是在那众多的眼神中看到了几道哀伤的目光,那是王稼祥,还有凤梦涵,他们在为自己忧伤吧?
  华子建不忍多看他们的眼神,他坐了下来,掏出了笔记本,把自己的手表和笔都拿出来,轻轻的放在了桌面上,略微的低下头,目光空洞的看着桌面。
  冀良青也来了,他刚一走进,就用眼光找到了华子建,冀良青腮边的肌肉抽动了一下,眼中是惋惜和无助,这个华子建就这样让他们整到,太可惜了,太可惜了,不是那个王老爷子曾今说过他是一个大运之人吗?但为什么没有显示出来,难道还要让他继续遭受一些磨练吗?
  对,不错,应该是这样的,不是常说天下降大任者,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吗?华子建也应该是这样吧?但万一王老爷子算不不准呢?那是不是华子建就会从此消失在北江市的政坛上。
  冀良青无奈的暗自叹口气,坐了下来,他和华子建相隔还有几个人,但冀良青还是从兜里拿出了香烟,远远的,给华子建扔了一根,笑了一笑,自己也点上一支,抽了起来。

  华子建点上了冀良青扔过来的香烟,点上火,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使劲的呼出,像是要把心中不抑郁和不快都一吐而尽。
  会议室里所有的新屏市前来的参会的人员都到齐了,会议室里也很安静的,今天谁都知道这个会议的严肃性,没有人嬉笑,没有人交头接耳,每一个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着,或许他们也都油然而生的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吧,在这个当今风险最大,利益最高的权利之场,谁又能保证自己永远一帆风顺呢?落马只是在那不经意的一瞬间。
  华子建抑郁寡欢的坐在那里,下意思的看了看桌上的手表,时间已经过去10分钟了,但检查组的人还没有过来,这让华子建有点焦躁,这样的等待对他也是一种煎熬,不就是一刀吗?早点砍,晚点砍,都是一砍。
  冀良青也抬腕看了一下时间,有点不满的说了一句什么,眉头也皱了起来,转过脸,对一直苦着脸的全市长说:“怎么回事,还不过来,你联系一下。”
  听到了冀良青的话,全市长才蓦然一惊,抬起了头,愣怔了一下,赶忙看看自己的手表,就拿起了电话,很快拨通了调查组一个比较熟悉的成员的号码:“喂,我全凯靖啊,你们出发了吧,奥,还在酒店啊,那.....好好,我知道了。”

  放下了电话,全市长对冀良青说:“他们马上就过来了,嗯,可能是雨太大吧?”
  “雨大又不让他们走路,真是的。”冀良青发了一句牢骚,就招手,让自己的秘书过来,说:“把今天的文件拿出来,我看一会。”
  秘书小魏赶忙从包里掏出了几份待批的文件,递给了冀良青,冀良青就掏出笔来,自己看了起来。
  这样一等又是10分钟的样子,过道里才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应该是检查组的人到了,所有人一起看向了会议室的门口,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包括全市长,庄副市长,但华子建纹丝不动的坐着,冀良青也装着看文件看的认真,没有听到脚步声,只有当检查组的人都走进来以后,冀良青才合上了文件,看了一眼他们。
  在检查组的后面,苏副省长走了进来,他的步履坚定,目光犀利,这个时候,连冀良青也只能站起来了,华子建也站了起来,一起看着苏副省长。
  苏副省长很简洁的打了一个手势,让大家坐下,而眼光像猎鹰般从会议室的左侧,快速的扫到了右侧,但每一个与会者都感觉到苏副省长的目光曾今在自己的脸上停留了一下,所有人都有点心跳加速。

  苏副省长坐了下来,在会议室完全安静之后,他才表情冷峻的说:“同志们,今天的会议议题想必大家也能猜到,就是关于新屏市花园广场重大人员伤亡事故调查的分析会,你们也知道,我们调查组来新屏市已经三天了,该跑的地方也都跑了,该问的情况也都问了,该落实的情况也都落实了.........。”
  华子建知道,开始了,他们的刀就要落下来了,于是他就看到了庄副市长抑制不住的微笑,他还看到了冀良青的秘书小魏眼中闪过一种奇怪的光芒,华子建无法判定那是一种什么意思,他就从小魏的脸上把目光滑了开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