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3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事情一点都不考虑影响,领导就算口头表扬他了,心里还不恨得他要死?
  有什么事情,等到市领导对这个问题盖棺定论了再说,要不然到时候市领导看他不顺眼,局里还给他加了担子,市领导会怎么看老子这个主持工作的副局长?
  张程强的反对,在戴金花的预料之中。
  她提出这个事情来,是因为早就已经李湘生沟通过的,于是乎,她就把目光投向了李湘生。至于张文定嘛,他到这儿是列席的,只能就紫霞山的事故答上两句,别的事情嘛,他没资格发言。
  李湘生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戴金花,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蠢到了极点,这个事情,你在什么会上都可以提出来,但唯独不可以在这个会上提!
  不过,戴金花既然看了他一眼,他也不能装聋作哑,只能出话点点她:“我看啊,这个事情还是等这次事故形成了书面结论,上报市委市政府之后再说吧。”
  听到李湘生的话,戴金花眼中闪过一道愠色,但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了,便又对李湘生报以歉意地微笑,点点头道:“哦,也是,也好。”
  散会后刚回到办公室,白珊珊就上来了,一见面,便笑着道:“领导,你真是我的偶像,太崇拜你了。”
  “个人崇拜要不得啊。”张文定翻了翻眼皮,勉强笑了笑,道,“喝水自己倒,我现在动都不想动。”

  白珊珊没讲客气,自己动手倒水了,但这第一杯却是倒给张文定的,然后才轮到她自己。这些小细节,白珊珊一向做得相当自然。
  张文定也没向她道谢,顺手就端起了水杯。
  经过在紫霞观里的调息,他的手光着上下动一动还是没问题的,可是要想端起一杯茶来,那就吃力了,颤抖得厉害,水杯刚一离开桌面,便洒出了许多。
  白珊珊马上抢上前一步,双手一捧,将张文定的手连同水杯一起捧在了掌中,嘴里及时说道:“我来......帮你。”
  话说得急,差点说成了“我来喂你”,虽然她确实是准备喂他的,可说出来的话,感觉就很暧昧了。当然了,现在她捧着他的手和水杯,其实也蛮暧昧的,好在她动作很快,一只手抓着杯沿,另一只手松开,让张文定那只颤抖着手得以解放出来。
  两个人都不是婆婆妈妈的人,虽然刚才手挨着的时候也有些不自然,可谁也不会往心里去。

  白珊珊端着水杯,绕过办公桌来到张文定身边,将水杯凑到他唇边,稍稍倾斜,让他喝了一口。
  张文定将水吞下,见她还要喂,便摇摇头道:“行了,不用了。啧,这还没住医院呢,喝水都要人喂了......”
  “这是你平易近人呀。”白珊珊恭维了一句,又笑着道:“领导,你累成这样子还怎么上班呀,要不,我叫人送你回家休息吧。”
  白珊珊开紧凑型的车都速度相当慢,像君威啊凯美瑞之类的车就估计不到左右的宽度了,而张文定这个Q7这么大的车,她是碰都不愿碰的。所以,她没说自己送他回家,而是说叫个人来。
  张文定摇摇头,没说话。
  白珊珊也没坚持,道:“那你就在办公室里眯一会儿,我先下去了,等会儿再上来。”
  张文定点点头,道:“忙你的去吧。”
  白珊珊应了一声,欲言又止。
  “还有事?”张文定眉毛扬了扬,看着白珊珊问道。
  白珊珊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我妈给我打电话了,说要送酒过来,我没让她来。”
  张文定都把这事儿给忘记了,深深地看了白珊珊一眼,微不可觉地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白珊珊就没再说这个事情,礼貌告辞。
  一个下午,张文定就在办公室休息,除了下属进来问候之外,没外人找他。

  晚上,李淑汶、钟五岩、苍龙柯都给张文定打了电话,都是差不多的问候,然后就是说有时间大家聚一聚。张文定都笑着答应下来,说等这段时间忙完了就聚。
  第二天身体依旧酸痛,早上坚持打了一趟拳,气息不是很顺畅。洗完澡后下楼,站在院子里看了看车,觉得脚踩油门刹车是没问题的,可是手还有些酸,打方向盘恐怕不是很灵活。
  想了想,他还是没自己开车,出门坐的士了。
  随江是早上八点上班,九点钟的时候,白珊珊又到张文定办公室来了。这次她就汇报了一个情况,昨天晚上随江的新闻中没有出现紫霞山事故的报道,今天的随江日报里也没有相关内容。
  张文定心里明白,宣传部门把这个事情压下来了,如果死者家属跟施工方协商好了,没有找政府闹或者找媒体,那这个事情就不会再报道出来,如果死者家属闹起来了,这个事情宣传部门也会有对策——重点把张劲文定下悬崖的事迹渲染一下,坏事就变成好事了。
  毕竟,昨天可是有摄像机在一旁把事情经过都记录下来了呢。

  听到白珊珊汇报的消息,张文定也没什么明确的表态,只是一句看不出喜怒的我知道了,便将白珊珊给打发了。
  白珊珊从张文定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心里也颇为担忧,她看得明白,这次的事情,如果死者家属不闹的话,对张文定来说,未必是好事——市里不会向公众明说这里面的情况,但却会批评张文定,谁叫你张文定负责的项目出问题了呢?
  那如果死者的家属闹起来了呢,市里肯定会生气,但对张文定来说,未必就是坏事了——按以往的经验来看,死者家属要闹,也只会去开发区管委会办公楼前闹,而不会来旅游局闹,并且,死者家属一闹的话,市里面为了把坏事变成好事,肯定会大力宣传张文定不顾危险下悬崖的事迹。
  那样一来,板子自然就打不到张文定身上了。
  至于这两个结果后面更深层次的问题,以白珊珊现在的眼界,却是没办法看得透的。
  其实这个事情最终是福是祸,张文定也看不透。不过他这人性格洒脱,看不透就不总是盯着去看,也不去多想,专心把眼前的工作做好就行了。
  至于市里最终会如何对待这个事情,只能听天由命了,反正遇事做事,他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他觉得自己做的都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可有人觉得他不应该做。

  十点多的时候,武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一接通,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发什么神经充什么英雄啊?脑子有毛病是不是?你是公务员,不是探险家......”
  张文定知道她是关心自己,也没生气,只是叹了口气,轻笑着道:“老婆,这还是你第一次骂我呢。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可不好。”
  武玲哼哼着道:“我没生气,也气不坏,早就被你给吓坏了!”
  张文定没问她是从哪儿听到的消息,也不和她讲道理,只是耐心地哄着她,哄了几分钟,终于哄得她气消了。
  “我过两天就来随江,你不准再那么冲动了。”武玲语气中透出无限温柔。

  张文定道:“嗯,坚决按照老婆大人的指示办。老婆,要是你今天就过来多好啊,我好想你。”
  武玲道:“别乱想了,好好休息两天,等我来了再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