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2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想到下面可能还有两个生命在争分夺秒等待救援,说不定现在救上来后经过医护人员的急时抢救,就挽回了生命呢?而等到武警赶来再下去,可能由于失血过多或者别的一些什么原因而延误了最机抢救时机呢?
  脑子里想着这些,张文定有种把绳子捆在腰间然后下去救人的冲动,然而咬牙切齿了几次,总在话要出口的时候又害怕了,生生将自己想下去救人的念头给埋在心底。
  尽管他自认为凭自己的身手和壁虎功,只要腰间系根够承重的绳子,然后将绳子另一头在牢结的大树上捆结实,就算是没人在上面放绳子,自己一个人应该都能下去。可是,他毕竟没干过这种事情——理论上完全可行的事情,在现实中总会出现许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啊。
  张文定从小跟吴长顺学道习武,却没有看透生死,耳听着师父讲年轻时候的热血和惊险,他总是心向往之,恨不得亲身去体验一把那些随时可能一命呜呼的事情,然而现在他算是真正明白了,师父年轻时候的那些热血岁月,还真不是随便哪个人能够体会的。
  这时候,有人就对施工单位的领导说,给一千块钱,他就豁出去了,绑着绳子下去一次。施工单位的领导才不答应这个要求,他巴不得没人下去救人,最好那两个人死了算了,这赔偿比起半死不活在医院里那消耗可少得多呢。
  当然了,话他是不会这么说的,他只是一再强调,站在这儿的这些人都没有受过专门训练,不能冒险,刚刚才发生了事故,可要吸取教训,别救人不成还要被别人救,那就不好了,人命关天的大事,咱不能给领导添麻烦。
  这番套话听得张文定一阵反胃,刚才是你小子汇报说绳子都结好了两根了,可就是没人敢下去,现在倒好,有人想下去了,你***又不让下了,好话歹话全让你一个人给说完了啊。
  张程强这时候也是不希望再起波澜的,如果因为救人又弄出个什么事故,那他都有心往悬崖上跳了。所以听到那个施工单位的领导的话,他心里很高兴,却也只能看了那人一眼,神情颇为柔和。
  毕竟,他的身份不一样,不便说出这样的话来,也不便在语言上给予肯定——做领导干部的,怎么可以漠视生命见死不救呢?
  刚才他可是亲口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尽一切可能救人的呢。
  这时候,已经能够听到急促的警报声从山下传来,应该是武警官兵过来了。
  众人顿时精神大振,等着看武警战士大显神威下绝壁,丝毫没有考虑武警还在路上,就算是到停车场之后下车过来还要二十来分钟呢。
  二十分钟不长,但对于得伤的来讲,可能就是生死时速了。
  心中烦躁,张文定就伸手拿起地上的绳子看了看,一个个地检查起结头的地方。不得不说,这些人结绳子的手法还是很娴熟的,相当结实稳妥,承受个三四百斤的份量绝对没问题。
  这时候,大家都注意到了张文定的举动,其实一个人笑着道:“那个领导,这个绳子你不用看,绝对牢靠。”

  张程强就眯了眯眼睛,道:“文定同志,等武警来吧。快了。”
  张程强这个话一出口,周围人就都看向了张文定,有几个人在一旁鼓动着,说是这个领导看上去很年轻很壮实,可以下去试试,而旅游局内的人则在一旁劝着他,叫他不要冒险。
  张文定心里本来就犹豫着要不要下去,摸着绳子看,其实也并不是说他就真的想下去,更多的只是一种分散自己注意力的方法,免得自己总是良心上过不去。但现在被周围的人这么一讨论,他就郁闷了,在这当口,自己还真没脸就这么放下绳子不闻不问了。
  靠,张程强啊张程强,你***不说话会死啊,莫名其妙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老子真是被你顶到墙上了!

  张文定心里恨恨地骂了张程强一句,带着几分兴奋几分害怕几分豪情地说:“现在时间就是生命,等不起,这个绳子够结实,我下去看看吧。”
  如果仅仅只是周围这些人的围观,张文定可以毫不在乎,装作没听到一样,混官场的人,脸皮哪个不够厚呢?为旁人的几句话就拿自己的生命冒险,这种蠢事谁都不会干。
  可是张文定心里原本就是有要下去的念头,自己的良心上就一直过不去,又想体会一把师父当年面对生死的刺激,再加上刚才检查绳索的时候,他发现只要这绳子确实结实,只要不是有人故意害他,那他下去就不会有危险,所以他才说出这个话来。
  其实,张程强敢下这个决定,他还对自己的壁虎功有相当的信心,虽然不如电视里蜘蛛人那么厉害,可他自信,只要不是突然掉下去,他身上捆着两根绳子,分别由两伙人在上头抓紧,另一头还分别系上几棵老树,那他都可以只需要稍稍借助绳子的力量,不需要太依靠这两根绳子,大部分地方用壁虎功沿着石壁游下去都是问题不大的。
  当然了,心思是这样,可是对张程强的恨,那也是真的,若不是他张程强一句话起头,众人怎么会这么闹,众人不闹,他就可以继续看着这绳子,一截一截地看,看到武警上来为止。所以,尽管张程强成全了他的良心和兴奋,但他却依旧相当恨。
  “文定同志,我不同意你这么做。”张程强两步走到张文定面前,一脸严肃地说,“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非同儿戏!你没有受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不能冒这个险!”
  对刚才张文定的话,张程强恨不得跳起来骂娘,***张文定你还嫌事情不够大是不是?你***就不能老实一点?在局里闹得还不够,现在到这儿来了还要疯?你***眼里再没领导,可总要对你自己的生命负责吧?
  虽然张程强对张文定恨之入骨,可如果今天张文定在紫霞山出了意外,那他的领导责任可就大了去了,别说局长之位,恐怕马上就可以去养老了。

  “程强同志,我有把握。”张文定对着张程强点点头。
  “文定啊,这次你得听我的。”张程强心里焦急,称呼一下都亲热了许多。
  张文定笑着道:“程强同志,没事,放心吧。这儿几十号人,两根绳子还拉不住我这一百多斤?”
  张程强脸色一冷,批评道:“文定同志,个人英雄主义要不得!”
  要不是这里还站着许多人,他都想用更严厉的话来批评张文定了。
  张文定一脸正色道:“程强同志,现在人命关天,时间就是生命!武警战士来了也得放绳子下去,武警战士能下去,我就不能下去?都只有一条命啊!你不用说了,等我上来后,你想怎么批评我都行。”
  这时候,边上就就有人鼓掌了,有人大声称赞张文定是个好干部好领导。
  张程强眼见得这阵势,也知道自己没法阻止,虽然心里火得不行,却还要叮嘱张文定小心,又主动分派起人手来,看着张文定将绳子都在腰上绕一圈结个死结,每根绳子绕了两圈,共四个死结,这才放心,又指挥着众人将两根绳子的另一端分别围住了不同的三棵稍远处的大树绕了三圈打了三个死结,这才允许张文定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