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3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基本查清了,相信唐书记可能听说过,去年在湖州被击毙的中北省最大的贩毒头子白开山,他的手下当时有四个人跑掉了,现在贺飞就是和他们在交易,丨毒丨品基本都来自金三角地区,如果不打掉的话,很可能会继续扩张”。  丁长生继续说道。
  丁长生明白,贺飞的叔叔贺明宣,作为白山市的组织部长,一直都是大力支持唐炳坤的工作的,可谓是唐炳坤的左膀右臂,所以,丁长生很担心唐炳坤会把这事往后押,那样的话,自己就得直接向省里汇报,他现在就是想唐炳坤下个决心,该怎么做?

  唐炳坤看看丁长生,问道:“你的意思呢?”
  “组织市局的人,最好是从下面县市区调集警力,或者是调集武警,今晚对千里马俱乐部进行突击检查,否则,我担心夜长梦多”  。丁长生说道。
  “从下面调人?你担心什么?”唐炳坤皱眉问道。
  “别说是从下面调人了,我预想的是从外地调人,您可能不知道,这段时间以来,贺飞和市局副局长柯子华交往甚密,一旦走漏了风声,事情就难办了,一旦贺飞的手下得到消息,销毁了证据,我们的案子就会大打折扣”。丁长生说道。
  唐炳坤站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他也在考虑,而且想的内容正是丁长生所担心的,贺明宣在白山对自己的支持可谓是不遗余力的,虽然都是相互扶持,相互利用,但是在如今的官场,这样的拍档也是很难寻找了,在这个信用缺失和人与人之间信任度嫉妒缺乏的时代,想找个信任的人合作确实是很难。

  可是丁长生这小子是个刺头不说,他琢磨贺飞肯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贺飞所犯的事不是小事,不是开车违章,而是实实在在的大事,一个不慎,可能会被人抓住把柄的,一句话,丁长生这小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亲自到这里来请示自己,这哪是请示啊,这简直就是在将军啊,唐炳坤皱眉看了丁长生一眼,说道:“就按照你说的做,你想从哪里调人?”
  “我的建议是从湖州调人,贺飞现在已经被关在湖州了,这里面还得您出面和湖州司书记交涉,我不够格”。丁长生笑笑说道。
  “你小子,你就滑吧,早晚把你滑到沟里去”。唐炳坤无奈的说道。
  “有书记拉着我,我哪里都滑不了”。丁长生恭维了一句,说道。
  “你少在这里给我戴高帽子,你从外地调人,我可以帮你交涉,但是市局这边你怎么解释?”唐炳坤说道。
  “市局这边我去找曹局长解释,我想,曹局长是个深明大义的人,顾全大局应该没得说”  。

  “好,我们分头行动吧”。唐炳坤说完,坐回了自己的大班椅,丁长生告辞走了,离开了市委,但是没去公丨安丨局,而是给曹建民打了个电话,约其出来喝茶,柯子华在市局,丁长生很少去那里,不想和这个人见面,而且这个人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自己还没想好怎么办?
  一盏明亮的灯,几乎是挂在了贺飞的眉头前,电灯发出的热量拼命消耗着贺飞体内的水分,一个上午过去了,他的嘴唇开始皲裂,舌头不时的伸出来舔一下自己的嘴唇。
  “给点水喝吧,我渴了”。贺飞哀求道。
  而在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刘振东和他的部下在喝茶下棋,怡然自得,而在墙角的角落里,那里放着一桶水,可是这一切离得贺飞却好似远在千里。
  咫尺可得却又得不到的感觉相信很多人都有过,那是一种遗憾,但是有时候却是绝望,贺飞现在就是绝望。
  “说点吧,说点我不知道的,说一件事一口水,怎么样?”刘振东对付过各式各样的贩毒分子,所以对待犯罪嫌疑人是很狠的,这一点贺飞算是慢慢体会到了。

  “真的,我真的没什么了,都说了”。贺飞还在死扛。
  刘振东也不说话,站起来端着一杯水,走到贺飞面前,他以为要给自己喝水了,于是努力的伸着头,把自己的舌头都伸出来老长,可是他就是看见那一杯水在离自己舌头很近很近的地方缓缓倒下,都落在了脚下的泥土里,他甚至感觉到了水的温凉,可是却一滴都没有到自己的嘴里,他看着刘振东,恨不得杀了他,可是无济于事,自己现在是人家手里的猎物。
  刘振东回到座位上,有倒了一杯水,而且倒水的速度很慢,那种哗哗的水冲击杯子的声音简直是莫大的诱惑,但是那只是一杯我们平时不想多看一眼的水而已。
  可是现在,那不是水,那是比美女,比美酒,比黄金还要珍贵一百倍的东西,因为它现在确实是他需要的东西。

  “说吧,说了就有水喝了,你自己交代的,我们算你坦白,在量刑的时候可以考虑宽大处理”。  刘振东站在贺飞面前,循循善诱道。
  贺飞此时虽然精神接近崩溃,但是却不傻,改交代的自己交代,不该交代的,自己说了,那就是找死,反观自己做的那些事,哪一件不够死几回的。
  贺飞惨然一笑,小声说道:“你要我交代什么呀?我什么都没做,我总不能编故事给你听吧,你喜欢听故事?”
  “我不喜欢听故事,但是有件事你好像还不是很清楚,这是在湖州,即便是你叔叔私下动手找你,也找不到,可以说,只要是我们不放你出去,你就是死在这里化成灰,也没人能找的到你,我们千辛万苦将你弄到这里来,你以为就这么算了?”刘振东继续从精神上威胁刘振东道。
  果然,贺飞愣愣的看着刘振东,说道:“我不会承认自己没干过的事,你休想往我头上扣屎盆子,我就是现在说了,到了法庭我也会翻供的”。
  “嗯,这倒是有可能,不过,你放心吧,我刚刚接到消息,今晚从湖州调集警力去白山突击查抄你的会所,到时候你干了什么,就都明白了,你现在说,我们算你坦白,也算是老实交代问题了,可是要是等到我们查抄出来,一件一件,你抵赖的了吗?”刘振东托起贺飞的下巴,看着这张因为拔了牙有点浮肿的脸,阴森森的问道。 
  听到刘振东这么说,贺飞呆住了,随即低下了头,不再说话,刘振东微微一笑,看来那个会所里藏着的不可告人的东西,今晚必须好好查查。
  “我交代可以,我要见我的律师,我有律师,给律师打电话吧”。贺飞说道。
  刘振东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贺飞,你是美国大片看多了吧,现在是在侦查阶段,你还不能见律师,等侦查结束了,你请几个律师那是你的本事,但是,现在不行,这里不是美国,是中国,我的耐心很有限,待会还得赶往白山,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说完,刘振东又坐回了座位,但是他明白,贺飞的精神崩溃在即,这小子也没多大能耐,没受过这样的苦,这才多长时间,就撑不住了。

  日期:2016-01-18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