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3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隔壁的院子里,进屋子的地方新建了一个台阶,就在新建的台阶底下,用混凝土浇筑的”。贺飞因为嘴实在是很痛,所以说话含糊不清,但是刘振东听得清楚了,立刻出去和丁长生联系。
  丁长生还在赶回白山的路上,一听到刘振东的消息,一个急刹停在了路边,“你继续问其他的问题,尤其是和柯子华相互勾结都干了什么事,还有阿狼在什么位置”。
  “行,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点”。刘振东说道。
  丁长生赶回白山后,家里一切如常,自己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但是叮嘱秦墨和闫荔不要出去,一定要提高警惕,秦墨见丁长生如此紧张,心里对他的安全也很担心,但是丁长生又不能呆在家里不出去,贺飞的案子侦破在即,单单靠自己和刘振东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这件事要是要争取唐炳坤的支持  。

  几天不见,钟林枫憔悴了很多,整个人看上去也老了很多,她一早就到了白山,但是丁长生却不在办公室,打电话是无法接通,其实是丁长生不再使用那张电话卡了,但是钟林枫又怕错过和丁长生见面,于是,就堵在了丁长生的办公室门口。
  “丁书记,耽误你几分钟,我想找你谈几句话”。钟林枫一见丁长生上了楼,急迫的迎了上去,说道。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丁长生看看梅三弄,询问他怎么把人给放进来了,梅三弄也是无奈的摇摇头。
  “是我自己要来的,你不要责怪他们,我真是有急事”。钟林枫快要急哭了,说道。
  “进来说吧”。丁长生打开办公室门,让钟林枫跟着进来了,钟林枫一进门就关上了门,生怕别人进来似得,梅三弄也很看得透事,这个女人可能是有真正的大事要和老板商量,于是他躲得远远的,不让任何人到书记办公室去。
  “丁书记,我找了我们家老林了,他说可以谈,让你去省里和他谈,谈什么都可以,你提出条件,他就答应”。钟林枫说道。
  丁长生一愣,这个消息的确是太意外了,他还以为林一道会把这件事拧着干,一拧到底呢,这是什么态度,丁长生是个阴谋论者,未虑成,先虑败,林一道转换如此之快的态度,让丁长生首先考虑的是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谈,怎么谈,杀人偿命,这事有的谈吗?”丁长生打起了官腔。
  “丁书记,我就这一个儿子,我不能看着他去坐牢啊,所以……”
  “但是据我了解,那家也就那么一个女孩,现在每家都是一个孩子,你要知道,孩子长到这个程度,父母基本都丧失了生育能力了,他们就成了失独家庭,他们的将来怎么办?现在老两口发了疯似得找孩子,还不知道孩子死了呢”。丁长生表情阴郁的说道。
  “丁书记,人死不能复生,我们愿意赔偿,多少钱都行,实在不行,我可以找人养他们老,给他们养老送终,成立基金会,都可以,我知道,这件事主动权在您手里,您说个法子,我照办”  。钟林枫几乎是要给丁长生跪下了,但是丁长生还是没说话。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还没想好怎么说,前面扯了那么多,都是在为自己的思考争取时间,但是他发现,饶是自己脑子好使,可是这不是按照自己的剧本来的,所以现思考剧本还是比较吃力。

  遇到重大抉择的事情,丁长生此时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因为这件事从一开始定的基调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把林家搞臭,可是搞臭不等于搞垮,一个不慎,对方真的可能反咬一口,这都是可能的。
  既然是林家要谈,这事还真是有可以谈的余地,丁长生心想,而他现在又想到,刘振东抓了贺飞,贺飞已经承认了尸体是他处理的,在什么位置都交代了,接下来就是找到尸体,查抄千里马俱乐部了。
  “丁书记,你到底怎么考虑的,倒是给个话啊?”钟林枫急的哭了。
  “这样吧,你先回去,我晚点去江都,面见林省长,到时候我们再谈,好吧,我现在还有工作要做,失陪了”。丁长生说完,也不管钟林枫什么表情了,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钟林枫紧接着追了出来,但是到了楼下时,丁长生早就开车走了。
  钟林枫面无表情的上了车,后排的林一道坐起身,问道:“谈的怎么样?”
  丁长生也许想不到,林一道居然在这个时候到了白山,但是一直都在车上没下车,丁长生去了市委,可是这一路上一直在想,该怎么和唐炳坤说这事,该怎么和林一道谈,这都是需要有个人给他好好把握一下的,否则,一旦一步错,那可能就是步步错。
  将车停在路边,思考了一下,此时去省里来不及,但是给石爱国打个电话还是可行的,于是到了路边的电话亭,给石爱国打了个电话,请教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唉,多事之秋啊,现在就看你怎么想了,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你觉得你这一击能让其彻底丧失反抗力吗?这毕竟不是他个人出的问题”。石爱国听到丁长生的汇报,考虑了一下,说出来这么一句话,决定权还是在丁长生这里。
  听到丁长生的汇报,唐炳坤简直是惊呆了,在他眼里,贺飞这小子虽然是个混不吝,但是也不至于去杀人吧?
  丁长生想来想去,在和林一道沟通妥当之前,是不能全部托底给唐炳坤的,还是那句话,人心隔肚皮,林一道一直对唐炳坤不满,如果将视频交给唐炳坤,先不说唐炳坤怎么想,唐炳坤背后的人怎么想那就不知道了。

  在这件事里,任何人都可以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但是唯独丁长生不行,如果林一道不是把目标对准了祁凤竹和宇文灵芝,那么丁长生真的不愿意去惹火林一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还是明白的。
  所以,如果真的就这件事和林家谈成交易,丁长生不介意放林平南一马,这样一来,两面都好,甚至祁凤竹的案子翻过来的进程都可以加快。
  可是如果将证据交给了唐炳坤,那么那些没有这种交易欲望在里面的人不介意咬林家一口,即便是咬不死你,也得恶心你一下,损人不利己的事有的人愿意干。
  “我们派去的侦查员发现,贺飞很可能是白山地区最大的贩毒头子,所以,贺飞的事必须要查,关于杀人的事,贺飞已经承认了,尸体就在他会所隔壁的院子里埋着呢”。丁长生说道。
  “真有这事?”唐炳坤这次是彻底激怒了,如果说贺飞杀人自己不信,但是贩毒这事可是伤天害理的事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