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7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先走了。
  薛明媚看了看我,自己拿了酒杯喝酒。
  我这才仔细打量她,眼影淡,淡妆,但那妖媚的表情和脸庞,还有那双会勾魂的双眼,还是那么的妩媚。
  她看看我,然后叹气一声,把头靠在了我肩膀说道:“在里面的时候,天天想着出来,想着还有那么久才能出来,绝望,压抑。出来了后,更是觉得活着压抑,林斌,就像一片笼罩在我天空上的乌云,死死的压着我。无论我走到哪里,都压着我。不,应该说是五指山,心上的五指山,压着我的心,我睡觉都被压着难受。”
  我说道:“不知道他现在知道你要对付他,他会怎么想。”
  薛明媚说道:“没有永恒的感情,只有永恒的利益。”
  我说道:“是吗,我们之间,也是这样子吗。”

  薛明媚说道:“不知道。我曾经和他,也以为是永恒的感情。”
  我说:“你看错人了。”
  薛明媚说:“可是人有那么容易看得懂吗。”
  我说:“不知道,我也看不懂。因为,人都是会变的,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哪怕就是柳智慧,也看不懂。
  因为,现在看懂了,未必看懂将来。
  人,都是会变的。
  薛明媚说道:“爱的越深就越恨。”
  我问:“是吧。那现在还爱吗。”
  薛明媚说:“有多恨,就曾经有多爱。在我的心里,他刻在我心里最深刻。”
  我说:“好吧,但这样子,是悲剧。”
  薛明媚说道:“对,是悲剧。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一个让我如此深爱的男人。”
  我说:“维斯怎么算。”
  薛明媚说道:“算是利用吧,相互利用,他利用我,得到我的身体,得到我的帮助。我利用他,要达到我的目标。”
  我沉默着。
  一会儿后,我说道:“这样子,好吗。”

  薛明媚说道:“其实人和人交往,就是在相互利用。这都是交易罢了。”
  我说道:“呵呵,是吗,我不这么看。”
  薛明媚说道:“一对结婚的夫妻,在婚姻中,也就是相互利用,你帮她得到她想要的东西,她也通过你,得到她想要的东西,就是一种交易。只是互相利用,互相帮助,是长期交易,掺和着金钱利益和性关系的复杂,什么爱不爱的,都是就假的。夫妻间实际上是互相利用关系,彼此在对方认知上得到最大化利益,也许那种利用会达到的另一个境界高度。当然,夫妻之外的男女关系都是短期交易。说白了,结婚证就是一纸契约,好夫妻是双方都遵守契约关系,出轨了就是违约。”

  我说:“你说这些话,像是你自己在对伴侣没有了感情的一样,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类,都有感情的存在,是,人的所有付出都是为了得到,的确是一种交易,但是人是有情感的。”
  她说的也挺对,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这么一看,的确就是交易,从男女间所谓的见面了互相钟情后开始,不过开始都是见色起意,所谓日久生情,不过权衡利弊。
  最令人羡慕的伴侣之间的关系,是一方有难,另一方不离不弃,无利可图也支持着对方。
  就像,婚礼上那仪式誓词那段话一样,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你当以温柔耐心来照顾你的妻子,敬爱她,唯独与她居住。要尊重她的家庭为你的家族,尽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终身。不再和其他人发生感情,并且对他保持贞洁吗?你在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
  我愿意,容易说,但,很难做到。

  我对薛明媚说:“我只能对你说,你爱错了人。”
  薛明媚说道:“是吧,那你是那个对的人吗。”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我。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不是对的人,我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薛明媚一笑,推开我,说:“你也知道你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我说:“那当然,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薛明媚说道:“保护好自己,我走了。”
  说着,她站了起来,出去带着她保镖离开了。
  在林小玲父亲的努力之下,陈安妮的案子重审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问了林小玲,林小玲也不太懂,因为她并不是对这个事情很关心。
  陈安妮估计真的是被人害的,林小玲父亲请的私家侦探和高级律师,要给陈安妮翻案,林小玲并不是太同意,但我听得出来,可能,他们家之间的这些故事,要比他们说给我听的要复杂很多,可我也不想去知道了,我原本是真的相信了陈安妮,能分到几千万的遗产,结果,那都是假的。
  走了就走了吧。
  林小玲就说,怕是陈安妮出来后,他们林家又要不平静起来了。
  这都是钱惹的祸,谁让你家有钱呢,要是像我家一样,钱也没钱的,还闹什么闹啊。

  不过,林小玲父亲却很会来事,让人找了我,塞了给我一张银行卡,说是感谢我,卡里面的数字,对我来说,够买部车了,但我不敢买,更不敢显富,因为贺兰婷盯着我,那家伙仇富,特别仇我的富,一旦发现我有点钱花,她就要使用各种办法剥削我,弄到我穷为止。
  但是,不得不说,林小玲父亲真的很会做人做事,就他这样的人,不成功我都不相信。
  黑明珠一直催着让我找那计算机天才,但实在没办法,找不到,黑明珠急,急也没办法。
  这天,我去了监区巡视了一趟,但是,却看到,东叔让我保护照顾的那莫婉芯,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劳动车间搬东西,拿着一件一件货,扛着去库房。
  我一看,挺心疼的,毕竟,一个奶茶妹妹那样纤瘦身材的女孩,扛着那么一大袋一大袋的东西,去仓库,这么大热天,她全身都湿透。

  我把沈月叫来了,问道:“告诉我,她在干嘛呢。”
  沈月说:“我也不知道。”
  我说:“我不是让你照顾她,你们干嘛呢?玩我呢。”
  沈月说:“我是让她们照顾她,不知道她们怎么惩罚她了。”
  沈月看我发脾气了,赶紧的叫人来问。
  那几个命令莫婉芯去搬货的女狱警,沈月把她们叫过来了。

  我问道:“你们干嘛呢,惩罚她呢。”
  她们说道:“是谭队长让做的。”
  谭队长,是我们监区的其中一个队长,在我之下,还有不少的管理职务的队长。
  我问道:“谭队长干嘛让她去搬东西,惩罚她呢。”
  她们说道:“这名女囚,在劳动的时候,偷懒,睡觉。”
  我说道:“你们不是看着呢,还让她睡了?”
  她们说道:“我们也不知道。”
  我说道:“赶紧让她住手!我警告你们,你们给我把她照顾好!明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