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2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永州交到钱江柳手中,还真是不放心啊!
  车上,小五问梁健:“去宁州看嫂子吗?”
  “嗯,就快要去西陵了,该去好好陪陪她。先回家拿衣服。”梁健回答。
  小五点头。
  梁健看了一会窗外,忽然想起一事,转头问小五:“你和菲菲最近怎么样?”
  “还好。”小五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梁健笑:“多久了?两年多了吧。好定下来了。”
  小五却没回答,脸上露出的神色,有那种犹犹豫豫地担忧和顾虑。
  梁健明白他在想什么,但这种事情,需要他自己去克服。别人劝是没有用的。

  “这次去西陵,你就不要去了。在这里陪着项瑾他们吧,正好也跟菲菲近一点,方便联络感情。”
  小五看了梁健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梁健正打算再劝,忽然手机响了。
  “有时间吗?”电话里吴越的声音有些低沉,显然心情不是很美丽。
  梁建犹豫了一下,说:“有空,怎么说?”
  “见个面吧,我在泰和路32号等你。”
  梁建到的时候,吴越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里,抽着烟。梁建走过去,他没动,随意地说了一声:“坐。”
  梁建坐下来,他准备给梁建递烟,被梁建拒绝:“我不用。”

  “怎么?戒烟了?”吴越看他一眼:“看来心情不错啊!”
  梁建笑笑没有接话。吴越却抽了一口,继续用他那带着点嘲讽的语调继续说道:“但是,我心情不好呀,错信了不该信的人。”
  梁建知道他想说什么,正好有服务员过来,两人停了下来。等服务员离开,梁建看了吴越一眼,笑道:“吴书记是在指我吗?”
  吴越一下坐直了身体,身体略微前倾,两只眼睛盯着梁建的脸,上下左右打量了好一会,说:“看来,你还没忘了。”
  梁建笑笑:“既然答应了你,我自然不会忘。”
  吴越眉毛一挑:“既然没有忘,那你对今天下达的文件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说什么?这不是还有时间吗?”梁建看着他,笑。
  吴越愣了愣,眉头一皱,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服务员端了茶送过来,吴越又靠回了沙发中,整个人放松下来,姿态略痞。梁建拿起茶闻了闻,赞了一声:“茶不错。”说完,浅尝一口后,放下茶杯,缓缓而道:“马上就是公示期了,公示期最怕什么?”
  吴越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你的意思是……”
  他话未说完,但他心里已经清楚,脸上有惊骇之色一闪而过:“看来,你确实有点能力。那你想好怎么做了吗?”
  梁健对着他摇了摇头。

  吴越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问:“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梁健笑答:“不是我怎么做,是你怎么做。”
  吴越眉头皱得更紧,但没说话,等着下文。
  梁健喝了一口茶:“证据中全同志那边有,回头我会让他交给你。接下去该怎么做,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为什么不是你亲自来?”吴越问他。
  “我手上的证据,以我目前的处境,还不够分量。但你可以。”梁健看着他笑。
  吴越看着梁健,问:“你怎么知道我可以?”
  梁健反问他:“难道你不行?”

  吴越脸色憋得有些红,半响忽然笑了起来,口中骂道:“没想到,你也挺狠的。”
  “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吴越笑容一滞,旋即说道:“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容易把东西给我,说吧,什么条件,只要不过分,我就答应你。”
  “永成钢业。”
 
  走出泰和路32号后,梁建并没有立马通知纪中全,让他将资料交给吴越。离公示期还有几天,如果这个时候,资料给了吴越,一旦走漏了风声,老黑的事情,钱江柳肯定是使不上力了。梁建可不想错过了这么个自己送上门的劳力。
  梁建想了想,给郎朋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他一些事情,然后才放心地去了宁州。刚到宁州没多久,梁建忽然就接到了王世根的电话。
  “梁书记,省公丨安丨厅来人了。”王世根有些焦急。梁建虽然之前有料到,老黑背景深厚,动了他,肯定有人会着急,只不过他没想到,省里动作会这么快。
  “去了哪些人?”梁建问。
  王世根回答:“刑侦总队的一个副队长,和治安总队的队长,还有另外带了三个人。”

  刑侦队和治安队?梁建皱了下眉,沉吟了一下,问王世根:“郎朋呢?”
  “他被叫去谈话了。”王世根说。
  “谈话结束,你让他打个电话给我。另外,如果他们跟你们要资料,你们就给,记住,所有证据,一定要做好备份,藏好了。”
  “你放心,梁书记,我就担心有人捣乱,所以早就做好备份,已经交给纪书记,让他统一保管了。”
  “好的。那就先这样,有新动静再跟我联系。”梁建挂了电话后,想来想去,觉得有些不放心。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人给搅黄了。
  梁建拿出手机,犹豫了好一会,翻出了一个许久不曾联系的号码。电话拨出后,第一个没人接。梁建有些不死心,又打了一个,响到一半的时候,终于接通。
  电话一通,刚才想好的措辞,却突然忘了。梁建有些难为情,自从上一次在白其安家中见过杨美女之后,他一直都没有联系过她,除了避嫌之外,最关键的是,他甚至都没有想起过她。可现在有事了,才找人家。梁建有些难以启齿。
  过了好几秒,他才强迫着自己开口:“美女,现在方便吗?”
  “有什么事?”时隔许久,杨美女似乎对他还是心存一些怨气。梁建心中更加不好意思,但他的事情,不得不说。
  “我想见一下白厅长。”

  “他在省政府,你可以直接去找他。”
  “我想单独和他见一面,有件事情,很重要,只有他能帮忙。”梁建一边和自己内心做着斗争,一边放软了语气。
  杨美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答应他:“我打个电话问问。你等我会。”
  十分钟后,梁建接到了白其安亲自打来的电话。还没开枪,梁建就遭到了白其安的训斥:“我不喜欢你通过我女儿来找我。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白其安愣了愣,片刻后,问:“找我什么事?”
  “能见面聊吗?”梁建问。虽然他知道,以白其安的身份,估计是没时间出来见他的,但是他还是想试试。
  果然,白其安说:“就电话里说吧,我现在走不开。”
  “也行。今天省厅刑侦队的副队长和治安总队的队长带着人到永州了,这件事,您应该知道吧?”
  白其安没说他清楚不清楚这个事情,只是回答:“这是乔书记直接安排的事情。”
  梁建一听这回答,有些犹豫要不要说下去。如果说白其安对这段时间永州发生的事情,一点也不知情,肯定不可能。但他是不是一清二楚,那就不能肯定了。现在白其安对梁建说,这是乔任梁直接安排的,是想表达他对这件事并不是十分清楚呢,还是想表达,这是乔任梁的事情,我插不上手,你找我也没用?
  日期:2016-01-18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