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94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彼端传来蔡如龙温柔谦卑的话语声:“亲爱的,你还生气呐,我给你当面赔罪还不行吗?”陈晨奇道:“你又来青阳了?”蔡如龙笑嘻嘻的道:“是啊,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天天往青阳跑。你过来吧,我在盛景大酒店等你。”陈晨越发奇怪,问道:“你跑盛景大酒店干什么去了?”蔡如龙道:“我请你唱歌啊,顺便赔罪,还给你准备了礼物,你快来啊。”陈晨大为得意,笑了出来,嘴上却道:“我还没吃饭呢,唱什么歌啊。”

  蔡如龙道:“那我先请你吃饭啊,吃完饭再去唱歌,反正盛景大酒店里什么都有,餐厅,KTV,都有,呵呵。”陈晨至此已经接受了他的邀请,嘴上却没有直接答应,哼道:“那也不行,我陪姐们儿逛街呢,你让我抛下她一个啊,那怎么行?”蔡如龙道:“你让她回家啊。”陈晨一口否定:“不行,你怎么不回家啊?我好容易跟我姐们儿聚一次……”蔡如龙忙改口道:“那你带她一块来,我顺便请她吃饭,然后咱们一块唱歌。”

  陈晨这才满意,道:“行吧,那我们这就过去。”蔡如龙笑道:“好,那我去餐厅点菜啦。亲爱的你真好,心胸真宽广,我爱死你了了。”陈晨斥道:“别贫!过会儿见面再说。”说着就挂了,娇艳无匹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仿佛刚刚打了场胜仗似的。
  她女伴儿问道:“你男朋友啊?”陈晨抱住她手臂,点头道:“走吧,他请客吃饭。”她女伴问道:“在哪啊?我做灯泡好嘛?”陈晨笑道:“在盛景大酒店,什么灯泡啊,他才是灯泡,呵呵。”她女伴夸张的叫道:“哇,盛景大酒店?!那可是五星级酒店,你男朋友真有钱啊。”陈晨不免又有几分自得,谦虚说道:“也不算什么有钱,就是不愁钱花罢了,走吧!”
  二女手挽着手,来到路边,乘上一辆出租车,很快随车远去,消失在五光十色的灯火中。
  在二女前往盛景酒店的同一时刻,身在盛景酒店楼下车里的蔡如龙,脸上现出阴狠的笑意,自言自语的说道:“陈晨你个贱人,咱们慢慢玩,我这有的是好戏给你唱,我要不好好玩你几年,我就特么不姓蔡,嘿嘿,哼哼。”说完这话,两手已经抬到方向盘上,左手里是一个红色镶绒的戒指盒,右手中则是一瓶无色透明的液体。
  他看也没看那个戒指盒,只是盯视那瓶液体,看着看着,忽的眼中精光大盛,充满淫邪之色……
  五分钟后,李睿走出大楼,下意识的四下里望望,要看陈晨还在不在,结果自然是失望的,却也没多耽搁,走到路边打车,赶奔盛景大酒店,路上也在纳闷,自己怎么会想着陈晨,是因她穿空姐装太迷人,还是她已经慢慢走入了自己的心扉?

  赶到盛景酒店楼下,还不到七点,夜色已然深沉。李睿边往酒店里去边想,也不知道纪小佳到了没,她跟自己一样是领导秘书,固然是上班的时候要陪着领导,而就算下了班,只要领导不休息,就也要跟在领导身边听差,平时基本没有什么人身自由,有事了只能跟领导请假,唉,这么说起来,自己当时把她推荐给情姐姐郑紫娟做秘书,也不知道是对她好还是害了她?
  一路急行,上楼赶到梅花厅,李睿进门先就看到青曼与纪小佳正手拉手的站在一起聊天,亲密情态还真像是一对姑嫂,只看得心中一暖,转目看向他人,见老爸正与纪飞坐在桌边,边喝茶边闲聊,以往,老爸面对纪飞这样的副处级干部肯定会自惭形秽,但是现在,他却可以坦然的跟纪飞说笑,看来他跟自己一样,也因为与吕家的联姻增涨了自信与底气,是啊,都跟省长坐在一起吃饭喝酒过了,又怎会怯于跟个副处级干部同桌说笑?

  他想到这,越发感受到青曼给自己以及自己家人带来的改变,心中对青曼的敬爱之意又深了一重,面带笑容上前,跟众人打招呼。
  他这一到,厅里的人都聚了过来,包括青曼与小佳二女,纪飞与李建民二老,还有小佳的妈妈纪母、老公王杰,另外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穿着比较随意,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整座梅花厅,俨然以李睿为中心。
  纪飞先和李睿握手见过,随之为他介绍那个老头:“这是老张,我们局里退休的老干部,跟我们住一个小区,平时常操持婚庆场合,当个司仪、总理、证婚人什么的,今天我特意请过来给你们主持结拜仪式。”
  李睿忙跟这位老张握手说话,感谢对方几句,心中暗想,今天这个结拜仪式搞得还真挺正式的。
  纪飞又道:“咱们先举行仪式,然后再吃饭。”
  李睿听他说话的同时,也已经看见厅内北墙下面放了张方桌,桌上正中摆放着一尊关二爷像,像前摆了三盘供品,分别为猪肉、鱼、鸡蛋三种,代表了三牲祭品;每种两份,代表着此次是两人结拜。另外,在方桌前的酒桌上,摆着一瓶打开的红酒和一个空碗,旁边是一张描金的薄薄册子,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上面搁着一支碳素笔与一盒印泥。
  老张把他跟纪小佳叫到一块,讲述具体的结拜仪式:“咱们这已经是新时代了,就不按老辈子那些封建迂腐的老理儿走了,比方说,老辈子结拜讲究个斩鸡头烧黄纸,要杀活鸡喝鸡血的,可咱们这在人家五星级大酒店办仪式,别说杀鸡了,你连个活鸡都带不进来,呵呵,所以啊,咱们就用红酒代替鸡血了。另外老辈子还讲究歃血为盟,要刺破手指,往酒里滴血的,可你们俩身娇肉贵的,肯定舍不得扎肉出血,另外也不卫生,那咱们也就不扎了,全用红酒代替,当是那么个意思。你们兄妹俩没意见吧?”

  李睿与纪小佳能有什么意见,只求尽快把仪式走完,闻言都说没意见。
  老张续道:“过会儿怎么结拜呢,这样:看见桌上那本金兰谱了嘛,你们俩呀,每人撕一张,先按年龄大小次序,在金兰谱上写上自个儿的姓名,每人每张都要写,等于是写两份,写完以后,按上手印,这准备工作就算是完成了,然后呢,仪式就可以开始了,瞧见那边桌子上的关公像了吧,过会儿你们俩每人手拿一炷香,再拿上各自的金兰谱,去给关老爷上香;上完香以后,我这边倒一碗红酒,同样端到关老爷像前,先洒三滴在地上敬鬼神,然后你们兄妹俩按年龄大小每人喝一口,剩下的供在关老爷像前,我再给你们说上几句,你们给关二爷鞠几个躬,再互相鞠躬,这仪式就算是走完了,怎么样,我说清楚了吧?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吗?”

  李睿点头道:“听明白了,那过会儿就麻烦张叔您了。”
  老张笑着摆手道:“别客气,今天来了的就不是外人。”
  纪小佳眨巴眨巴秀气的眸子,看向李睿,道:“哥呀,好歹也是结拜一回,咱们干脆按歃血为盟走吧,也显得更心诚。不就是拿针扎手指头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去医院验血了。”
  李睿瞪大眼睛,匪夷所思的看向她,心说你个臭丫头,还真会没事找事,人家张叔都说不用那么迂腐封建的玩法了,你怎么还非要玩?敢情拿针扎手你不疼是吧?心里不太愿意,可嘴上却不好反对,真要是反对,倒显得自己心不诚了,只能硬着头皮把满脸的惊愕换成笑容,陪着笑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好……啊!”心里却已经疼得先于手指在滴血了。
  日期:2016-11-05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