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5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扬扬,你看看,这是啥?”梅立峰戴着白手套,拿出一个黑色的高档笔记本,冲包飞扬晃了晃。、
  包飞扬伸手刚要去拿,梅立峰却摆了摆手,从兜里拿出一副白手套,递给包飞扬,示意他戴上。包飞扬旋即醒悟,梅立峰这时怕弄乱了笔记本上的指纹啊。
  包飞扬戴上手套,接过笔记本,慢慢地打开,只见笔记本的页面上面每一行都写着一个人名,后面还写着一串数字,数字后面则标注着日期  。
  包飞扬往后翻了翻,发现这个笔记本大约有将近二十页都是如此,每一行写着人名,后面跟着数字,数字后标注有日期。

  “这个人名,应该是送礼的人,后面跟的数字,则是金额,在后面,肯定是送礼的日期。”梅立峰在一旁为包飞扬介绍道,“这些送礼的人中,有几个我认识,第二页那个叫王风华的人,就有我们西郊区分局的副局长。真没有想到,他竟然也是路忠诚的人!”
  凭着直觉,包飞扬判断梅立峰分析的完全正确。可是单单拿这个笔记本作为证据,似乎还单薄了一点。
  梅立峰知道包飞扬在想什么,他嘿嘿一笑,从包里又拿出厚厚的一叠东西。
  “扬扬,你看看,这是什么?”
  “存折?怎么会这么多?”包飞扬喜出望外。
  “这些存折和那个笔记本一样,都是在别墅主卧室床下的暗格里找到的。”梅立峰说道,“路忠诚简直是太大胆了,这些存折都是用他儿子路卫国的名字开户的。你核对一下存折上的存款日期和存款金额,在比对一下笔记本上送礼人送礼的日期和存款金额,百分之七十以上都能找到关联关系!”
  包飞扬没有想到梅立峰竟然这些细心,趁等他的功夫,竟然把这些事情都做好了。

  “诺,你看,这一笔三万八千元的礼金是去年五月六日收到的,你再看这个存折,五月七日,就在银行存入了一笔三万八千元的存款。”梅立峰用手指给包飞扬看。
  包飞扬对比一下,果然是如此!
  “你计算过了吗?金额一共是多少?”包飞扬一边翻看着存折,一边问道。
  “一共是三十三本存折,我大致计算一下,总金额应该有八百七十多万。”梅立峰说道。
  八百七十多万?
  他奶奶的!这个路忠诚还真敢受贿。以一九九二年中江省的经济发展水平来说,这受贿八百七十多万,绝对是惊天第一大案。这样的受贿金额,即使放在全国范围来说,即使不排在同时期前三,也至少稳居前五之列吧?
  路忠诚你这个老王八,小爷我手中掌握了这如山铁证,你就伸长脖子等死吧!
  就在这时,听到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包飞扬连忙把笔记本和那一叠存折塞进了包里藏好。抬头望楼头口看去,只见蒋亚芳步履匆匆地走了上来,她目光巡视了一下,看到坐在角落里的包飞扬和梅立峰,就一路小跑地向这边跑来。
  “梅队,飞扬,不好了,李局和方队都被抓走了!”
  气还都来得及喘匀,蒋亚芳就说出一个糟糕透顶的坏消息。
  李逸风和方学文被抓了?

  一时间包飞扬感觉到好像五雷轰顶一般。眼见着拿到了路忠诚受贿的证据,就要全面大翻盘的时候,李逸风和方学文竟然被抓走了。难道说这还是要跟自己上一世一样,在报仇的最后关头,被路家父子无情地打压下去吗?
  C
  “怎么回事?”梅立峰也被这个消息惊呆了  。
  “具体我也弄不清楚。”蒋亚芳说,“我本来在射击训练基地那边守着吴伟民,谁知道接到我表嫂的传呼,说早上七点多快要上班的时候,家里了来七八个人,说是市纪委专案组的,要我表哥陪他们回去协助调查一起渎职案件。她追到院子里的时候,正好碰到李局的爱人郭晓燕,原来李局也被市纪委的工作人员以同样的理由给带走了。”
  由于市公丨安丨局的住房紧张,一直没能调剂出来相应规格的大房子,李逸风虽然调到市局三年多了,但是还一直居住在西郊区公丨安丨分局家属院的局长楼内,和方学文家相隔也就是两栋楼的距离。
  “市纪委?”包飞扬眉毛不由得一挑,“路忠诚真的是狗急跳墙,不按规矩出牌了!”
  李逸风是正厅级副局长,按照相关规定,只有省纪委才有权直接对李逸风进行立案调查。市纪委如果要对李逸风进行立案调查,就必须经过中天市委常委会的同意才行。可是在眼下马上就要召开两会了,在这个关节上市里肯定是以局面稳定为主,如果路忠诚拿不出充足的理由,中天市委常委会绝对不会轻易同意对一个正厅级干部采取措施。最大可能就是路忠诚利用自己分管纪委工作的权力,私自授意纪委的工作人员对李逸风采取措施。这也说明,这几天包飞扬和李逸风搞得这些动作,真的戳到了路忠诚的痛处!

  “我又查了一下传呼台的留言,知道你们约在这里见面,就赶紧赶过来向你们报信。”
  当时的传呼台还盛行一种留言服务,只要报出机主的姓名和预留的服务密码,就可以查到机主最近几条留言。这也是他们布置行动方案时预定下来的一种信号的传输方式。蒋亚芳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查到了留言暗语,找到老地方咖啡厅来的。
  “怎么办?”
  梅立峰和蒋亚芳的目光都聚集到包飞扬神圣。
  他们两个搞刑侦工作都是一把好手,但是论起官场上的政治斗争来说,却都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眼下究竟该怎么处理才是。
  包飞扬陡然间也感觉到肩上压力沉重。李逸风是他翻盘计划中的最大助力也是最大的倚仗,现在没有了李逸风,等于说他的计划大半基石都已经不存在,所有的东西都需要重新考虑过才行。
  日期:2016-11-04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