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2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论是对行业的健康发展,还是对旅游局内部的职工来说,张程强的想法都可以说是很好的,两全其美的。可是,张文定却明白得很,旅游局不能那么干,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往往会比想象中还要大得多。
  现在紫霞山都才搞建设,还没开门迎宾,就算是对外的宣传工作都还没有大力开展起来,如果旅游局真干起了这种缺德事,那还不闹得那些企业天怒人怨?
  不管怎么说,开发区开始对企业动心思,那也是在企业落户并且赢利之后。可是现在紫霞山都还没有接待客人,张程强就想先从那些相关企业上咬下几块肉来,这***太不地道了吧。
  “我觉得吧,行业规范,这个的确是需要引起重视的,我们旅游局,是政府的旅游行政主管部门,考虑问题一定要全面,要从实际出发。做任何决定,都要多方论证,慎之又慎啊。紫霞山现在都还没有游客过来,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随江市哪个旅游企业又靠紫霞山赚到钱了呢?景区的经营,说到底,还是要靠旅游企业才能发展起来,光靠我们旅游局这些人是不可能的!我是干招商出身的,我知道企业最怕最烦的就是行政主管部门今天一个文件要收费,明天一个决定要缴款......”张文定叹了口气,平复了一下略显激动的心情,看着戴金花道,“戴局长,我有点激动,如果有什么说得不对的地方,请你批评。”

  他用上了戴局长这个称呼,那就表明这个事情,他是认真的,也是就事论事的。
  戴金花就笑了起来,道:“你呀,大姐在你心中,觉悟就那么低吗?”
  张文定就不好意思地笑笑,没说话。
  孙从军这时候点点头说话了:“看得出来,小张是踏踏实实做事的,也是看问题看到了实质的,不简单啊。”
  张文定摇摇头苦笑道:“不怕您二位笑话,其实这个事情,我也是深有体会的。我爸妈就开了个小小的狗肉店,工商、税务、卫生、消防、环保等等部门那真是,唉,我都不想说......”
  戴金花点点头附和了一声,然后一脸沉重地说:“程强同志的出发点还是好的,不过我担心最终会好心办坏事啊。现在他只是主持工作,有事情还要跟我和湘生同志沟通一下,如果他真的当了一把手,那这个事情他肯定会马上实施。你跟他共事的时间不长,可能对他的性格还不是很了解......”
  话题很自然地就扯到局长之位了,张文定也不能再装聋作哑了,皱着眉头道:“他当不当一把手,我们也左右不了啊,这个要看市委领导的意思。”
  戴金花笑着道:“市委领导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紫霞山真正地做起来,广迎四方宾客,这才是市委领导希望看到的。文定,你在市委领导那里说得上话,机会合适的话,也可以跟领导适当反映些情况嘛。”
  张文定听懂了她的意思,她是希望自己到市委组织部木部长面前说说话呢,或者能够直接把话递到市委书记陈继恩耳朵里去那就最好了。
  他觉得,可能在戴金花的眼中,自己虽然不能直接帮上她的忙,但坏张程强的事,应该是没问题的——所有人眼中,自己都是组织部木部长的心腹爱将呢,在木部长前面说说别人的坏话,想必是很有效果的。
  对张程强的性格,张文定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他当然明白,真要让张程强当了局长,那么戴金花所说的事情肯定会发生。那不仅仅是吸旅游企业的血,同时也是直接把手插到他张文定的分管范围内搅上一搅了。
  张文定可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他觉得,戴金花的这个要求不过份,对自己对紫霞山的旅游开发都有好处,而且还能够分管到接待那一块儿,这笔交易做得。
  打定了主意,张文定就点点头道:“戴姐说得对,我们市的旅游事业,市委领导一直都相当重视。啊,任何可能对旅游业有重大影响的事情,我们都应该向市委领导汇报,认真听取市委领导的指示......”
  条件摆上来,交易定下来。茶室里气氛格外和谐,三个人都不再说一句跟工作相关的话题,尽扯些生活中的鸡毛蒜皮,时不时几声轻笑,见证着这生活的美好。
  室内茶香萦绕,室外,在不知不觉中,已有细雨从天空飘落下来。

  细雨温柔地落在车窗玻璃上,没有啪啪的声响,在雨雾中那朦胧的灯光照耀下,只见玻璃上形成一条条弯弯扭扭的痕迹,仿佛被蚯蚓爬过后泥泞的地面一般,看着让人直皱眉。
  白珊珊这时候就两眼盯着车窗外面不时闪过的朦胧灯光直皱眉,她倒不是不喜欢下雨天,而是觉得今天晚上这餐饭,自己被戴金花给利用了,心里有些不痛快,还有些担忧,担忧着领导张文定会不会因此而怪罪自己。
  她天真地以为今天真的仅仅只是一场家宴,却不料最终会演变成那个样子,她怎么说也是当过局领导的人了,虽然只是开发区的一个局,却也足够让她明白戴金花的用心了。
  对戴金花今天的搞法,她心里是颇有些怨念的,大家都不是外人,你有什么动作就不能先跟我商量一下吗?
  张局长对我有大恩,你这么搞,显得好像是我在算计张局长似的,这不是陷我于不义吗?
  我这还没和你儿子结婚呢,你就对我这么不尊重,真要给你当了儿媳妇,那你还不是想把我怎么捏就怎么捏?
  刚才在酒桌上,由于有张文定在,白珊珊只能强忍着心里的不痛快,装出笑脸应付着。可是等坐上了车之后,无论坐在前面副驾驶位上的孙光耀说什么,她都只是嗯嗯啊啊地应着,没有和他多说话的意思。
  要不是这车里还有个司机的话,她甚至都不愿和孙光耀说哪怕一个字。
  孙光耀也感觉到了白珊珊的反常,可是父亲的司机在开着车,他也不好询问她到底怎么了,只好不停地找冷沧水说话。冷沧水对女儿这个男朋友那是相当满意的,一路上说说笑笑,没觉出什么距离便进了小区。

  下车后,孙光耀让父亲的司机先回去,他呆会儿自己打车走。看着汽车消失在雨幕里,冷沧水请孙光耀上楼,白珊珊没说话,当先上楼而去。
  一进客厅,还没来得及坐下,白珊珊就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孙光耀说道:“你刚才怎么不走?还想住在我们家吗?”
  “珊珊,你怎么说话呢。”冷沧水一见气氛不对,赶紧瞪了白珊珊一眼,然后又笑着对孙光耀道,“小孙你坐,喝茶还是喝咖啡?”
  “阿姨,不用麻烦了。”孙光耀笑了笑,然后一屁股坐下,仰起脸看着白珊珊,挺纳闷地问,“站着干什么,坐呀。”

  说完,他还伸手在沙发上拍了拍。
  白珊珊歪了歪嘴,没说话,一脸不高兴地坐了下来。
  冷沧水也不知道女儿这是在发什么神经,心里叹了口气,转身取速溶咖啡去了。
  “珊珊,你怎么了?”孙光耀关怀了一句,伸手就要去搂白珊珊。
  白珊珊抬手挡住了他的手臂,有心说点什么,想想还是算了,他妈妈又不是他,一码归一码。

  摇摇头,白珊珊脸色柔和了一点,懒洋洋地说:“我累了,想早点休息,你也早点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