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2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光耀这时候就开始介绍双方家长,自然又是一番客套,随后一行人便往里走去,很自然地以孙从军为中心。
  一进包厢,才刚刚坐下,冷沧水就又站起身来,把那个礼品袋子递给戴金花,言明就只两瓶酒,一瓶茅台,一瓶随江老酒。戴金花也没客气,道过谢收下了,又顺手给了冷沧水一个礼品袋子。
  看来这二人都是早有准备。
  交换过礼品之后,孙光耀便吩咐服务员倒酒上菜。大家边吃边聊,孙从军丝毫没有摆副厅级领导的架子,气氛比较热烈,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冷沧水的生意上面。
  冷沧水虽然许多酒都做,但最主要的还是郎酒和随江老酒,孙从军便突然说试试随江老酒的味道怎么样,让戴金花把冷沧水带来的那瓶随江老酒给开了。
  随江老酒的味道还真的挺不错,孙从军在桌子上就表态了,这种随江人民自己的美酒,随江人要多喝,还要请外面的朋友喝,今后市人大的接待用酒,也算随江老酒一份。他在市人大分管着接待处呢,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儿。
  孙从军这一表态,不等冷沧水感谢,戴金花就对张文定道:“文定啊,咱们旅游局是随江对外的窗口,你看咱们的接待,是不是也试一试随江老酒?”
  张文定就奇怪了,办公室是你戴金花分管的,又不是我分管的,这种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了,问我干什么?
  仿佛看出了张文定的疑惑,戴金花接着又说:“现在金贵同志去京城了,我和程强同志压力就大了,你跟外面人打交道多,人年轻有精力,啊,大姐跟你说,你可别想偷懒,接待这一块,你得帮大姐分担了。啊,我跟湘生同志说过这个事情,他也认为是这么个道理。其实呀,我是最想把办公室都扔给你,别让你闲着,不过呢,程强同志认为紫霞山那一块工作挺重的,从保护年轻同志的角度来讲,他不希望你太过劳累。在这一点上,我跟程强同志的看法,是不一致的。”

  张文定心中大震,戴金花她这哪是要自己分担什么压力,分明就是往自己手中送权力啊。
  旅游局的接待任务是归办公室负责的,办公室是归戴金花分管的,但办公室主任又是局长田金贵的人,这关系有点小复杂。
  现在戴金花可是出口惊人,先说要把接待这一块儿给自己,后面干脆直接说把整个办公室都让给自己分管,更难得的是,这个事情她已经和纪检组长李湘生沟通过了,就算是张程强想阻止,也阻止不了。特别是最后她提醒的那一下,也让张功松心里一紧,张程强现在还没当局长,就开始惦记着要打压自己这个老对头了,真要让他当了局长那还了得?
  当领导的,哪个不希望手中的权力大一点多一点?
  对于戴金花抛出来的这块肥肉,张文定是很想接在手里的,但他却没有马上接。
  幸福来得太快,张文定却没有被砸晕,相反头脑还在瞬间就冷静下来了。
  戴金花肯送给自己这么大的好处,那绝对不是白送的,她绝对会有所求。自己想要吃下接待这一块,那肯定要付出些什么,要是想拿下整个办公室,那付出得肯定就更多了。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说穿了,无非就是一个互相帮忙,做场交易而已。戴金花肯舍弃这么一块肥肉,不用说,肯定是有事情要求自己帮忙了。
  什么事情呢?用屁股都想得出来,肯定是跟张程强的局长之争了。
  自己不想在这事情上掺合什么,可是现在看来,真的是不掺合都不行了。唉,真要让张程强当了局长,自己以后的工作可就不好开展了,倒不如帮一帮戴金花。
  沉吟间,张文定想了这许多,就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请自己来参加这个饭局了,也明白冷沧水为什么别的礼物不准备,单单就只提了两瓶酒过来。到了此时,张文定不得不佩服孙从军和戴金花两口子的手段了。
  老江湖就是老江湖,做事情确实有一套。
  一桌子的人都看向了张文定,想听他怎么说。而这其中,冷沧水不仅仅只是看着张文定,她还开口说话了:“身为一个随江人,宣传咱们随江的美酒,我也义不容辞。这样吧,明天我先往旅游局送两箱随江老酒过去,请领导们先试试味道......”

  她这个话说得相当直白,一下就将张文定抵到了墙上,偏偏张文定还没办法跟她计较,因为她没说要钱,人家直接就是送的,是一番好心啊。
  还没等张文定开口,孙从军又大笑着开口道:“冷总,你可不能一心只想着小张啊。”
  冷沧水顺口就娇笑着答了一句:“我不敢想你呀,要是想了你,戴大姐可饶不了我。”
  孙从军笑声不绝:“那倒是,你戴大姐我都不敢惹她。你还是想想小张比较安全。”

  靠,这种场合下你们也敢**?
  张文定就相当无语了,**就**吧,别把我扯进去啊,我只是白珊珊的半个娘家人,可没想过给她娘做情人!
  戴金花心里颇为不爽,却还要露出一脸微笑,白了孙从军一眼,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啐道:“你个老不正经的,也不怕文定和珊珊笑话。”
  张文定可不敢顺着她这个话接,就端着酒杯站起身来,走到戴金花面前,道:“戴姐,来来,我敬你一杯,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关怀,啊,这个,还有帮助、指导......”
  戴金花也站起身,端起酒杯笑着打断张文定的话道:“文定啊,大姐虽然比你痴长几岁,但是呢,还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指导你的。啊,生活上大姐可以帮助你,工作上呢,你指导大姐还差不多。”
  张文定道:“戴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是领导......”
  戴金花面带不愉地打断他的话道:“什么领导不领导的,这儿又不是局里,没有领导,我就是你大姐。啊,说起来,我到旅游局的时间也不短了,可咱们随江的旅游......幸亏文定你把紫霞山旅游开发搞起来了,现在咱们旅游局的人走出去,头都抬得高些啊。可以说,是你让我们局广大干部职工扬眉吐气了,来,这杯酒大姐敬你。”
  还好今天这桌子上没外人,要不然张文定都要怀疑戴金花居心叵测了。
  这哪是表扬啊,完全就是在搞捧杀嘛,飘得越高摔得越重啊。

  不过,明知道戴金花心里不可能真像嘴上说的那样,可听到这个话,张文定还是有点心中暗喜,脸上却露出一丝苦笑,摇头道:“戴姐,你再这么说我真就无地自容了,来,我敬你。”
  话落音,他跟戴金花碰了一下,然后一仰脖子,将杯中的酒喝了个干净。
  戴金花也一口就将酒喝完了,很给张文定面子,二人对望一眼,心中都颇为满意。
  这杯酒一喝,双方就都明白彼此的意思了。

  张文定对这块肥肉表示有兴趣,但还要先看看交换条件再说,而戴金花就没再提有关接待用酒的事情,恐怕是觉得在这儿不方便说,要等到饭后再私下里单独沟通。毕竟,这儿还有个冷沧水在场呢,虽然她是白珊珊的母亲,可让她知道得太多也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