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2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办法啊,谁叫张程强是他的人并且还比较听话呢?有能力的干部遍地都是,但也只有听话的,才用得顺手啊!
  在粟文胜想来,他帮张程强争取一个旅游局局长的位置应该没什么难度。不错,现在旅游局的局长不是由市政府直接任命,而是需要市委常委会讨论,但是,旅游局是政府序列的,政府这边的意见也很重要,而这一块又是他分管的,由他提名张程强,别的副市长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市委那边嘛,粟文胜也认为问题不大,现在谁不知道陈书记对旅游局很关注,谁敢跟快要退休的陈书记争这个位置?而自己又是陈书记的人,在陈书记面前,也是说得上话的。自己这些年一直很听陈书记的招呼,现在又分管着旅游这一摊子,陈书记是个念旧的人,想来不会驳了自己这个工作上的请求。
  几家欢喜几家愁,眼看着粟文胜那么力挺张程强,戴金花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相当不是滋味。眼睛在另几个局领导身上瞄了瞄,脑子里就转动了起来。
  别的局领导虽然没有奢望局长之位,可他们心里应该清楚,真要让张程强上位了,以张程强的性格,那他们的日子都不会有田金贵时期那么好过了。所以,从这方面来讲,他们对于张程强当一把手,心里多少也应该有一点抵触情绪的。
  想到这里,戴金花心思电转,觉得还是要和另几位局领导单独沟通一下,看看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要让他们明白这个事情的严重后果。
  嘿嘿,到时候组织部下来人考察谈话,局领导班子都不看好张程强当局长的话,市委恐怕也得慎重考虑考虑吧?

  田金贵没有办病退手续,继续占着旅游局一把手的位置,人已经从医院里出来,在家休息了一天,然后便由家人陪同着,前往京城求医治病了。
  旅游局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人传怪话了,说田金贵霸着局长的位子不让,是怕一旦病退下去,就没办法用公款治病了,还有人说田金贵那个病现在只能靠养,没办法完全治好的,跑到京城去治病是借口,目的只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多报销些医药费,变相捞钱......
  这怪话传得相当快,也传到了局领导耳朵里。
  张文定是从白珊珊那儿听到的汇报,心中恼怒不已,却也没什么办法,现在这社会啊,什么都好管,就是别人的嘴巴不好管。
  他心里隐隐觉得,这怪话只怕并非那么简单,说不定还有局领导在推波助澜,或者干脆就是在某个局领导的暗示下传出来的。

  妈的,不就是个局长的位置,有必要这么下作,这么不择手段吗?
  张文定心里有些悲凉,进入体制内打拼也有这么长时间了,而且还当了市旅游局的副局长,在开发区的时候见识过管委会领导之间的斗争,在市委组织部的时候也曾经跟邓如意动手打过架,他以为自己算是经历过了各种阴暗了,却没想到在旅游局又大开了一回眼界。
  到底要阴暗到何等程度,才能对一个病得丧失了工作能力的人都这么恶语中伤?难道,就没有一点点悲悯之情?
  张程强这两天比较恼火,虽然市里已经明确指定由他来主持工作,可是这个工作实在是不好开展。
  局党组现在实际上就只三个人,戴金花明显对局长之位还有些念想,所以对他有些敌意;而李湘生呢,不知道什么原因,对他也若即若离;至于那几个没进党组的局领导,谭国栋和曾宏依旧我行我素,张文定嘛,那就不用提了。
  他也曾试过单独沟通,却没收到什么效果。
  面对这样一盘散沙的状态,他这个主持工作的副局长,真的是相当头痛。
  刚刚主持工作时候的兴奋劲一过去,他就真正体会主持工作的副局长和正局长之间的区别大了去了,想提拔个人都没办法——党组会上三个人谁也不肯支持别人啊。
  他想要打破这种状况,可是一个时候却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突破口,但他明白,不能再等了。市里让自己主持工作,可如果自己在主持工作期间表现得太差劲了,那自己局长的宝座可就要泡汤了。
  张程强觉得,自己现在搞得这么被动,很大程度上跟张文定有关系。
  想当初田金贵住进了医院之后,自己于第二天主持会议,可是那次会议一开始,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张文定给打断了,随后又被张文定气得差点吐血。他认为,就是那次会议,让自己的威信扫地,从而引起了连锁反应,现在是个人都不把自己这个主持工作的副局长放在眼里了。
  认真考虑之后,张程强决定把这个突破口放在张文定身上。
  突破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和张文定搞好关系;第二种,那就是跟张文定斗一场,并使其臣服。
  很明显,以他现在的状况,是没办法和张文定搞好关系的,而且,他也不能示弱,只能想办法,用强硬的态度去把张文定打趴下!
  主持旅游局工作的副局长同志认为,为今之计,是要从哪儿跌倒,就在哪儿站起来。他的工作难以开展起来,就是因为有张文定这个刺头在,只要把张文定治得俯首帖耳了,别的人谁还敢阳奉阴违兴风作浪?

  哼,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碰运气做成了几件事情,就真以为自己比谁都厉害了?操,这次不找个名堂整得你掉层皮,老子跟你姓!
  张程强在心里赌咒发誓着,丝毫都没考虑,就算是跟张文定姓,他还是姓张呢。
  关于田金贵的怪话还才刚刚消沉下去,又一个传言冒了出来,不知道是谁嘴里传出来的,据说市委领导对旅游局的情况曾有过指示,不会从外面调局长来,而是就地提拔,但对于提张程强还是提戴金花,市委领导之间还没有达成共识,所以,市委才放任田金贵迟迟不办病退,也没先把张程强提为党组书记,根本原因,还是市委领导在犹豫。
  这个传言有鼻子有眼的,很有蛊惑性。

  张文定自然是不会相信这些传言的,但他知道,这个传言对张程强相当不利。
  看来,戴金花和张程强之间的竞争,相当激烈啊,不仅仅只是比拼上级领导的关系,还发动群众基础了。
  最近旅游局可谓是人心浮动妖风阵阵,从局领导到办事员,就没几个肯真正沉下心来做事情的。大家心里都有各自的打算,有支持戴金花的,也有紧跟张程强的,还有一大批骑墙派,不肯轻易下注,还在观望,但只要出现了压倒性的局面,他们就会随时投向胜利者的怀抱。
  大家对局长之争的关心,早就大过了对工作的热情。
  就连白珊珊,在工作之余,也会关心一下戴金花和张程强之争——虽然她是张文定赏识的人,可戴金花也是她男朋友的妈妈啊。

  “领导,明天晚上孙光耀他们请我们家吃饭。”在张文定办公室,白珊珊语带几分羞涩地说。
  张文定笑了起来:“哦?要订婚了?恭喜啊,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嗯,准备明年结婚,日子还没定。”白珊珊笑着答了一句,然后满是期待地看着张文定,道,“明天晚上,你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一起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