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1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老爷子就连声答应着,说没问题,有好茶。
  这面联系好了,王稼祥就赶紧的收拾一下,对王老爷子说:“我先走了,万一遇上了不好。”
  老爷子也不希望王稼祥和冀良青遇上,今天是要给华子建做说客的,不是闲聊喝茶,只有自己和冀良青两人的时候,有的话才好说。
  他也就没有挽留儿子王稼祥,送他离开了。
  王老爷子就开始准备起茶具,茶叶了,忽听到一阵门铃响,按王老爷子在家中的规矩,在准备品茶谈事时,他不希望有人来打扰的,所以他一般是不让保姆在这种情况下去开门,自己先从防盗门的猫眼中窥视一下,如对方是自己今天愿见之人,便会打开大门,以示尊重;如不愿见,他就会让保姆去应付,自己则“躲进小楼成一统”。
  今天他从“猫眼”中看去,却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子,王老爷子犹豫了一下,看看墙上挂钟的时间,估计冀良青还有一阵才能过来,便开门迎进。
  来者二十出头,身材窈窕,清纯美丽,她就是新屏市电视台的美女明记者,也是上几次和华子建一起喝酒的那位名记。
  这个女孩王老爷子是认识的,两人见过好多次面,她今天来此,是来感谢王老爷子对她母亲的救命之恩。
  半年前,美女明记者的母亲得了一种怪病:全身浮肿,似乎每个关节都疼痛难受。

  家中先后把她送到好几家大医院治疗,花了很多钱,但始终不见好转,无奈之下,美女明记者想起了曾在宴会上认识的医怪王老爷子,就硬着头皮请求王老爷子为母治病。
  没有非常特殊的情况王老爷子是不出诊的,何况美女明记者家离城七八里,出一次诊也得一二个小时。
  没有想到,面对美女明记者的请求,王老爷子丝毫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他“望”了明记者母亲的病状,加之“切”和“问”,很快就断定她所得之病就是中医所说的湿症,他开了中药,并破例地为她进行“气针”(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捻着竹质牙签,在离病人两尺多高处对着穴位运气针炙)。

  他每五天去一次,到第五次去时,明记者的母亲已完全康复,行走如常。一家人千恩万谢,捏着一包钱非得表表心意,王老爷子坚决不收,他说:“既然是熟人,我收你们的钱良心不安,救死扶伤,是我应有的良知和职责。”
  后来,明记者几次约王老爷子吃饭、喝茶,王老爷子都婉言谢绝,最后,他在电话中说:“小明,如果你真要感谢我,你就约个时间,哪天下午或晚上到我这里来一趟。”
  明记者天资聪慧,又耳濡目染社会上许多“潜规则”,她大致明白了这“来一趟”的真正含义,今天,她就来了。
  王老爷子很客气把明记者带进客厅旁边的一个诊病室,泡了茶,请她在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明记者说:“不用了,我是请假出来的,晚上还要到台里去。你抓紧时间吧。”
  王老爷子问:“你叫我抓紧时间干什么?”
  明记者答:“我明白你想干什么。”
  王老爷子问:“你真的愿意?”

  明记者答:“为谢母亲对我的养育之恩,为报你对我母亲的救命之恩,我心甘情愿。”
  王老爷子不语,打量着面前这位向往已久的奇特姑娘,明记者也不再说什么,把自已的衣裤一层一层脱了下来,躺到了床上。
  王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欣赏着明记者美丽的身体:她那彤红的脸色像刚露出晨曦的朝阳;白得似乎透明的酮体恰似水晶雕塑。
  他正在困惑之时,忽见明记者紧闭的双目中不断涌出泪水。
  王老爷子走到床前,用被子盖住明记者的身体,说:“姑娘,恕我直言,你已经不是处子之身。”
  明记者点点头。
  王老爷子自顾自的说:“你的**,应该是在一个月之内。”

  明记者又点点头,开始情不自禁地哭出声来。
  “看来你不是自愿**,而是对此非常伤心,”
  “你别再问了。”明记者哭得喘不过气来,用被子盖住了脸。
  王老爷子轻轻掀开被子的一角,帮明记者擦着泪水,道:“姑娘,你是个奇女子,是我梦寐以求的奇女子。但是你太纯洁,太伤心,太孝顺,我不忍要你,也不敢要你,你对我来说就像一尊佛。你起来吧,穿好衣服,我再跟你说话。”言毕,便走出房间,到客厅坐下,让明记者从容穿衣。
  十分钟左右,王老爷子回到病房,明记者已穿好衣服,坐在了沙发上。她见了王老爷子,低头愧疚地说:“王大师,本来我是自愿来感谢您的,没想到,您竟然没有要我。”

  这时,明记者对王老爷子的称呼已由“你”改为“您”了,说话的心境和语气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王老爷子说:“如果你要感谢我,那就告诉我是谁夺去了你的贞操。”
  明记者沉默了片刻,还是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王老爷子:半个月前,新屏市电视台招聘人员到了最后转正的一关了。
  按照前几次的考试成绩,明记者都是名列前茅,但在最后的六个人中只能录用三名,决定权在台长手里。那天晚上,台长通知明记者参加一个宴会。
  明记者按指令到达包厢后,包厢中只有台长和新屏市的一位大人物,喝酒时,台长可能在明记者的酒中放入了特殊的药物,使得明记者精神异常亢奋,全身骚动燥热。

  就在那天晚上,台长亲自把明记者送到这位大人物的住处,这位大人物夺去了她的贞~操。而明记者也顺利地转正了。
  明记者虽然始终未肯吐露这位大人物是谁,但王老爷子看病时遇达官贵人,得知一些风云人物的奇闻逸事,加之王稼祥也常透露一些官场内幕,他己推断出这位大人物十有**就是庄副市长,深为感慨道:“我一生善事做过不少,唯一的坏事就是贪色,为此我经常遭到良心的遣责。但比起这些道貌岸然的官员来,我觉得自已比他们强得多,善得多。姑娘,我虽然没有什么能力,但以后你要是遇上什么麻烦事情,可以来找我,我也许还能帮你一二。”

  明记者当然是感激万分,两人又攀谈了一会,这明记者才姗姗离去。
  王老爷子就感慨唏嘘了一番,收拾好了茶具茶叶,等着冀良青的到来,时间不长,冀良青就坐车来了,司机没有进来,在车上睡觉休息,只有冀良青一个人走进了别墅的客厅。
  两个也说不上是朋友,还是知己的人就坐在了一起,冀良青先是端起了茶盅,闭上眼睛闻了一会,说:“真不错,真不错,比我的茶叶都好啊。”
  王老爷子哈哈的笑着说:“你在寒惨我啊,我这茶叶怎么能和大书记你的比,只是这里喝茶相对安静一点,和你那车水马龙的地方比,要幽静许多。”
  冀良青连来呢点头说:“是啊,是啊,这喝茶也要讲究个心境,有时候啊,茶好心情不好,环境不好,一样是浪费了茶叶,我就不客气了,先品尝一下。”
  冀良青就仰头喝掉了茶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