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0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是不知道一个针对自己的阴谋正在展开,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预感,因为他了解庄峰,知道庄峰和自己一样,都是看的准事情的人,但华子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阴谋却是在全市长的办公室展开的,对全市长这个人,华子建自问从来没有慢待过,就算偶尔的,自己心里会有那么的一点不满,但在礼仪和维护他的权威上,自己一直做的还算不错。
  但就是这个人,马上就会提起砍刀往华子建的身上招呼了,这让华子建实在是痛苦。
  华子建坐在张老板的办公室里,两人都闷闷的抽着烟,现在做工程最怕的就是事故,赔钱,补偿都不怕,唯独这个安全指标卡的很严,每年全市都是有一个名额限度的,超过了这个限额,最后麻烦很多。
  刚才他们已经谈论了一些善后的事宜,从筹建处反馈的消息来看,对方遇难的家属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教唆,想把事情闹大,但他们心里更想要钱,有了这个想法,现在的事态还是有望控制住。

  不过两人最为担心的是这次事故谁来承担责任,作为施工方的张总认为,这样的工程事故难以避免的,希望市政府不要上纲上线,公司解决好此事也就成了,何必闹的沸沸扬扬。
  华子建没有办法来给他解释更多的东西,华子建只能安慰他,让他放心,这件事情政府会承担责任的,后来他们又谈到政府谁来承担这个责任的问题,华子建就无法回答了,在华子建的想象中,可能自己和全市长都要多多少少的受到一点牵连吧,到底谁严重一点,实在不好说。
  江可蕊在这个时候后打来了电话:“子建,我听说广场出事了,怎么样?”
  华子建看了一眼张总,平静的说:“问题正在处理中,对了,你们要管一下你们的宣传部门,在事情没有最终的结论出来前不要乱发表什么议论。”
  “我听说现在很多人都在议论,说应该是全市长来承担这次事故,会不会连累到你也跟着受处分啊。”

  华子建本来现在心情也不是很好,在一个,旁边坐的还有张老板,他就不想说的太多:“事情还在处理中,谣言不可信,等晚上回家在说吧。”
  江可蕊就估计华子建说话不方便,就挂断了电话。
  张老板苦笑一声说:“你爱人也担心了吧?”
  华子建尽量很淡定的说:“是啊,女同志吗,总是胆小,我看今天就这样吧,你这面尽量的让事情平息下来,遇难者也很可怜,能多补一点就多补一点吧。”
  “嗯,这你放心,钱不是问题,干脆晚上一起吃饭吧。”
  华子建摇下头,说:“没心情啊,我回政府了。”
  华子建就站起来,还没有动步,电话又响了起来,是政府办公室的电话,通知华子建马上到政府小会议室去开会。
  华子建一面接着电话,一面对张老板点头示意一下,就离开了。
  不用谁来告诉每一个参加会议的人,大家都知道今天这个会议的主题是什么,看一看参见会议人员的结构,大家也都明白了,来的有安监局,劳动局,城建局,还有所有的市长,秘书长和办公室的王稼祥。
  于是过去每次开会前的嘻嘻哈哈的状况,今天都收敛了不少,说话的人都压低了自己说话的音频,特别是当华子建一走进了会场的时候,顿时,所有的人都鸦雀无声了,他们或许不知道即将对华子建展开的那一场阴谋,但他们还是知道,华子建作为一个主管广场项目的副市长,恐怕多少会受到一点责难的。
  通常情况下,这样的事情是要有一个人来牺牲一下,哪怕是暂时的,等风声过后在换个地方让你做官。
  但这个人的级别高低,就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了,这就要看事态的严重程度,还要看上面的意图,当然了归根结底还是上面的意图在起着关键的作用。
  而此事上面显然已经极为重视,据说不仅是苏副省长来过几个电话,就是几个相关的厅长,也都不厌其烦的问了好多次,从这种种现象来看,这次一定会有人为此付出一点代价。

  华子建走进来的时候,会议室已经坐了好多人了,局长都来了,几个副市长也差不多来齐了,华子建脸瞪的平平的,也没有刻意的去看谁,就坐在了自己常坐的,也是他应该坐的那个位置上,在他的旁边就坐着王稼祥。
  王稼祥装着给华子建点烟,小声的说:“老庄在全市长办公室,他们谈了很久了。”
  就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已经让华子建有点不祥之兆了,他们两人怎么可能走到一起,这有点反常,通常情况下,他们两人是很少长久商议什么的,庄峰看不上全市长,全市长也不想见庄峰,今天这种反常的举动,其中恐怕是有一定的问题。
  华子建低头就着王稼祥的打火机,点着烟,说:“这样啊,那事情恐怕有点麻烦。”
  王稼祥也忧心忡忡的看了一眼华子建,收去了打火机,在没有说什么了,他看到了华子建皱起的眉头,知道他需要安静的思考一下,自己就不能打扰了。
  华子建也没有在说什么,一直沉思默想着,事情的发展恐怕会比自己预想的还要麻烦一点,如果单单是新屏市的事情,那到没什么太值得担心的,现在就怕省里有人会借助此事兴风作浪,从秋紫云说起那次为了自己的事情,省常委们都有了明确的分歧来看,自己现在已经不能单纯的把这件事情看成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已经无法回避的成为了北江市两派势力角逐的一枚旗子。

  吃掉自己和保护自己,已经不在是就事论事的一个简单行为,有人就想着借着打击自己以便在北江市树立一面优势明显的旗杆,去招揽那些还在三心二意,还在犹豫不定,还在察言观色的人们,让他们看清北江市的大势,看清谁才是主导北江市高层建筑的龙头。
  一但自己陷入了这个政治决斗的漩涡,自己的空间和回旋的尺度就会受到极大的约束,自己在很多时候会身不由己,就像过河的小卒一样,只能前进,不能后退,最后的结局呢?或许最多也只能去拼换对方的一个棋子。
  胜利往往不是小卒所能看到了,棋局中能够走到最后,获取胜利的也都是那些行走自由的车马炮,除非是拼到最后的残棋,但这样的机率太少,太少了。
  但人的命运和旗子的命运何其相似啊,自己是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的,就像现在一样,万一对方就从这件事情上开始呢?自己能躲的掉?能逃的开吗?
  毫无疑问的说,自己没有办法去回避,自己只能身不由己的置身在这个棋局中。
  这一点是华子建最不希望发生的,不管是善意的利用,还是恶意的攻击,华子建都不希望它们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不过是想要好好的做点事情,对的起自己,对得起良心,为什么非要逼迫自己拿起武器参与到这个斗争中来啊。
  华子建叹口气,一抬头,就看到了庄副市长和全市长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全市长坐在了会议桌的中央位置,他的脸色有点无精打采,眼圈也有点肿胀,但这没有影响到他故作威严的表情,他缓慢的扫视了一圈在座的各位,对着正在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秘书长路翔点了一下头,示意会议可以开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