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0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全凯靖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虚了,想了想又说:“这样,子建,你还是和他先按程序来,一会就给他去个电话,说我让他赶快动起来。我吗,会抽时间找冀书记谈谈,我想这冀书记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这各种的环节他比我们都清楚,只要他和我的想法一致,撤掉赵局长也不是难事。”
  这也是华子建想要的结果,庄副市长既然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对手,拔掉他的人越多,对自己的威胁就越小,等到他庄峰成了光杆司令的时候,看他还有什么资本来对付自己。
  华子建就说:“那行吧,我尽量的往前赶时间吧。过去我就和赵局长联系一下,在催一催。”
  离开了全市长的办公室,华子建回来之后,他才懒得给那个赵局长去电话呢,你爱给不给的,看看我们谁的耐心好。
  华子建叫来了秘书小赵,让他安排车,自己要到通往下面县乡的老路去转转,了解一下道路两旁那些农村小型经济体的规模和数量,仔细的算算,好好的想想。
  但华子建今天只视察了一半的时间,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当华子建听完了这个电话的时候,心一下就收缩起来,他忙对正在往前继续开的司机说:“掉头,回政府。”
  司机和坐在前排的秘书是没有察觉到华子建神色的变化,他们以为这只是一次很普通的调整,一点都不知道,这个电话对华子建意味着什么。

  但华子建自己是知道的,他的脸上就显出了浓重的忧虑,他开始为自己担心起来了,因为自己已经露出了一个破绽,一个无法弥补的破绽,而作为对手的庄副市长,他是一定不会让这个机会轻易的滑过的,或许,这次就是老天赐予他对华子建发起致命一击的最好时机。
  华子建一路都没有说一句话,在他赶到了市政府的时候,他又接到了全市长的一个电话,华子建没有来得及会自己的办公室,就先到了全市长的办公室里。
  全市长正拧着眉头在办公室来回走着,看的出他很烦躁,也很紧张,华子建的到来让他稍微的分了一下心,松了松眉头,说:“华市长,快坐,出事情了。”
  华子建刚才电话里已经听张老板大概的说了情况,所以只是简单的点了一下头,说:“事故还没有调查清楚吧?到底原因是什么,我们等结果出来了再想想怎么处理。”

  全市长摇下头说:“你坐,我给你说说。”
  他看着华子建坐了下来,自己也努力的镇定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花园广场在挖土方的时候,旁边的土方护栏垮塌了,把两个在下面作业的工人给活埋了,人很快救出来送医院了,但.....唉,没有抢救过来。”
  华子建脸上是充满了悲哀的,就在今天一大早,自己还到工地去看了看的,还和几个工人说了几句话,但现在有可能他们其中的某一个人就已经去世了,一想到这,华子建也暂时忘记了自己将要面临的威胁,说:“我会和张老板谈谈,给人家好好料理后事。”
  全市长坐到了华子建的面前,看着他,焦虑不安的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刚才苏副省长已经给我来了电话,要我们拿出一个意见,对事故做出全面的调查分析,以便下一步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这才是我担心的。”
  华子建叹口气,该来的总会来的:“省上消息很快啊。”
  全市长就恨恨的骂了几句粗话,这也是华子建认识全市长这大半年来第一次听到他说的粗话,骂完之后,全市长才说:“我刚才把劳动局局长臭骂了一顿,市政府还没开会,怎么就把事情捅到了上面?不过我也心里清楚,他算个屁,还不是背后庄峰在捣鬼,他就想看着我们倒霉。”
  这当然也早就在华子建预料之中了,庄峰肯定不是不会轻易的放过这次机会,这件事情一定是他让劳动局捅上去的,说不定苏副省长的消息还是他亲自给反映的。
  全市长又来回走了几步,一面走,一面说:“华市长啊,现在我们要找出一个责任人来,按苏副省长的话,只有下一步处理了这个人,才能对上对下有个交代。”
  华子建想了想说:“全市长,我看既然省上已经知道了,事情最后肯定要有个交代,但也不急在一时,我们可以先等事故调查的结果出来了在研究。”
  “只怕难啊,这两个遇难的工人都是新屏市郊区的,据说已经有闹事的迹象了,我们再不处理,恐怕事情越闹越大。”
  华子建皱眉说:“这施工事故是难免的,他们闹什么事?”
  “有人在散布一些歪曲的事实,说花园广场建设规划过于草率,没有对地质进行详细的分析,这是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显然的,矛头是指向你我二人啊。”
  华子建没有想到对方的动作如此敏捷,接下来他们一定还有其他的招数,只怕事情的发展会很严峻了。
  离开了全市长的办公室,华子建马上赶到了现场,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在六七米深的土方坑边沿上,有一片土方已经滑坡,这应该是为修基座专门挖的大坑,原本四四方方的一个坑,现在因为垮塌喝救人,让这个早上来看还是好好的大坑,现在已经凌乱变形了。
  华子建给张老板去了一个电话:“张总,你在什么地方?”

  张总在电话中说:“我在办公室,华市长在哪?”
  “我在广场的工地上啊。”
  张老板说:“要不请华市长到公司来坐坐吧,工地我不敢去,死者家属和亲戚们都在那里,正在和项目部的人扯皮呢,我去了不好。”
  华子建就拿着话头打着电话,一看,远远的见过去那个广场筹建处的临时板房,已经聚集了好多人,华子建现在也不能过去的,对方正在火头上,自己过去了于事无补,反倒会激起他们的情绪失控。
  华子建就说:“那行吧,我现在过去,你也准备一下,看这个后事该怎么处理。”
  挂断了电话,华子建就匆匆忙忙的上车往张老板的办公室去了。

  而在新屏市的几大院里,这些朝九晚五,枯燥乏味的干部们,都开始纷纷的议论起来了,这样的事情对他们大多数人来说就是一种新鲜刺激的话题,单调的工作培养了他们对每一件突发事件最为热烈的兴趣。
  有人说事故应该是施工方的责任,和政府各部门没有什么关系。
  还有人说,这个广场本来就不应该修建,没有广场的新屏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何必多此一举。
  还有人说政府应该负责,因为整个项目是政府提议,也是政府在监管的,出了问题当然应该是政府承担责任。

  这其中还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更是到处散布着一些流言蜚语,作为他们这些低层的公务员,看热闹的是不怕事情大的,说不定牵连的人越多,给他们腾出的位置越多。
  这些都是正常的反应。
  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正常,还有一些人他们成为了这次事故最为活跃的挑拨,煽动者,他们是获得了某些领导的默许,刻意来做的,所以他们的言论针对性就很强。
  他们虽然没有明说到底该谁来负责,但话中的意思已经慢慢的把大家的思路都集中到了全市长的身上,这应该是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听说全市长快走了,那么让他来为这件事情承担责任是最好的一种选择,何况全市长在新屏市这两年多,也实在没有做出过什么政绩,大家也都并不喜欢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