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0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个美女主要就是想来看看华子建,那有地方喝的下水了,刚才一个个喝的都是小肚子鼓园的了,一个个的看着华子建光笑,本来都是喝了不老少的酒,那眼神就很有点迷离的味道,这在让华子建潇洒,帅气,成熟的样子一迷惑,几个美女就都有点心神摇曳,春~情荡漾起来。
  华子建暗叫一声不好,这一个酒鬼就够难对付了,这在多来几个那还得了啊。
  华子建脑袋一转,就有了主意,出门喊来了几个值夜班的女服务员,对她们说:“这几个小同志喝多了一点,你们帮着到点水来吧?一会找一下龙总,帮着把她们送回去。”
  几个美女一看来了这么多的服务员,也都不发再发~情了,忙说:“我们外面有车等着呢,不用送了。”

  华子建对服务员说:“那你们就帮着扶一下,不要让她们磕着绊着了。”
  服务员一声答应,一人架上一个,把这几个美女都送走了。
  等人都走了,华子建才给江可蕊收拾起来,脱鞋,脱衣,脱裤子,忙活了半天两人才睡下,睡下之后也没好到那里去,江可蕊在整个前半夜都是说着醉话,一阵阵的笑,华子建也起来了好几次帮江可蕊倒水,这一夜啊,算是把华子建折腾了个够。
  清晨,带着温热的风透过窗户钻进了屋子,一具柔软的肉~体向华子建的怀里挤了挤,丰韵翘挺的臀~部紧紧地抵着他早晨的勃~起,华子建知道那是妻子江可蕊的习惯,每当清晨她总是喜欢往自己的怀里钻,而她胸腹紧抱的肯定是早已卷成一团的毛巾被。

  华子建不禁搂紧怀中的肉~体,而环绕着她身体的手自然地落在她胸前的高耸上。
  江可蕊也睁开了烟,她的脑袋隐隐作疼,昨夜的宿醉还没有完全清醒,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她继续眯着眼睛神游太虚。
  华子建问:“怎么样,现在好一点了吗?”
  江可蕊带着迷茫的神情,看这华子建,说:“什么好一点了。”
  华子建感到好笑:“你难道不记得你昨晚上喝醉了吗?你怎么回来的你知道吗。?”
  江可蕊摇摇头,努力的回忆了好一会,还是摇摇头说:“我记得我在酒店喝酒。”

  “是啊,是啊,后来是一个拾破烂的用板车把你送到了派出所,我才去把你领回家的。”华子建一本正经的说,连一点笑意都没有。
  江可蕊一下就坐了起来,很紧张的说:“不会吧?不会吧?”
  华子建叹口气:“怎么能不会呢?我去得时候,你还在派出所的地下躺着呢。”
  江可蕊睁大了眼睛,很恐怖的想象着那个情景,好长时间都没有说出话来。
  华子建还是憋不住笑了起来,这一笑就暴露给了江可蕊,江可蕊知道自己受骗了,抡起了小拳头就在华子建的身上捶了几下,两人就嘻嘻哈哈的保成了一团.....。
  在随后的几天里,华子建就陪着江可蕊,每天抽时间到大商场区购置家具,家电,后来华子建实在是受不了,就让办公室王稼祥安排了一个年轻的女孩,专门陪着江可蕊跑,直到一周之后,华子建和江可蕊才算搬到了市委家属院。
  一周过去了,江可蕊也在适应着新工作岗位,而华子建也已经对高速路项目的很多资料仔细的研究了一番,在这个时候,华子建就有了一种对高速路项目产生动摇的想法了。
  从大的道理上来说,谁都知道,道路交通是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的先决条件,但这个条件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是准确的,就拿现在新屏市准备上的这个高速路项目来说,华子建就发现了许多问题。
  该项目并不是通往外省,或者省城的一条道路,他只是把新屏市和下面的几个县城连接了起来,而新屏市和这几个县城原来就有一条很宽敞的水泥路,以目前的状况来看,这条公路完全能够承担新屏市到下面几个县去的车辆使用,因为一直也就没有太多的贸易和货流。
  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该项目占用的资金会是巨大的,除了向国家申请大部分资金之外,其他的那一小部分资金按规划构想是要新屏市自己筹集的,虽然那是一小部分,但小部分也是几个亿啊,这些钱从那里来,还不是要新屏市全区总动员,贷款,收税,捐赠和摊牌啊。
  这样的结果,会让新屏市在好多年都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要用10年,20年的高速路收费分成,才有可能收回现在投资进去的资金,至于一些间接的损失,比如耕地,比如那些农村的小型三产基地,恐怕就永远不会只能损失了。

  基于这几点看法,华子建就放缓了对高速路操作的速度,他还想在仔细的研究透彻一点,假如这几个不利因素不能在以后的研究中得到改变,华子建就准备抽时间和全市长,还有冀良青好好谈谈,暂缓这个对新屏市没有太大实际意义的项目。
  不过华子建一想到全市长说起这个项目时那种急切的心情,华子建自己都摇摇头,只怕要说服全市长会很困难的,何况全市长还想通过这个项目捞上两把。
  但不管有没有困难,华子建都决定先放一放,他不是没有借口,他现在就有一个很好的借口,公路局那个赵局长不是想要为难自己吗?好啊,好啊,那你就继续的为难我吧,看我怎么来借刀杀人!
  于是在全市长有一次把华子建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和华子建讨论着高速路项目的时候,华子建就说:“全市长,你也不要催我,我已经在尽力而为了,但是你也应该看到了,这项工作需要配合的部分很多,农业局,交通局等等,还有好多个当地县乡政府,这些都暂时不说吧,光是公路局那个赵局长就让我很为难的,好多数据到现在他都没有提供过来,你说我能怎么办?”

  全市长拧起了眉头,这个赵局长他也是知道的,知道这老小子和庄副市长那是铁杆,不要说华子建拿他没办法,自己有时候交代的事情他都敢阳奉阴违,自己去年年底在会上还说过一次,想要动动他,但结果庄副市长死扛着,最后冀良青也不想为了全市长,让自己和庄副市长搞的太僵,三拖两拖的,事情也就黄了,人家通过了年初的人大会表决,依然把局长坐的稳稳的。
  现在华子建说的这个问题,全市长还真的有点为难。
  他站起来,走了几步,又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过了一盒香烟,给华子建发了一支,在华子建给他们两人都点燃香烟之后,全市长说:“子建同志,我看你应该拿出一点魄力来,不要怕得罪谁,我和冀书记都在支持你,你还怕什么呢?不就是一个局长吗?你是谁?你是副市长啊,该批评你就批评,该处罚你就处罚,我支持你。”
  华子建听的是连连点头,但暗自里嘿嘿的好笑,你全凯靖这不是日弄人吗?我手上一没资金审批权,二没人事调整权,我用什么去处罚人家?和人家吵架,打架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