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5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看大家都不想把地卖给县里,县里就开始采用各种方法,逼我们同意。一开始是软办法,向每家私下答应一些条件,有的是给免一些应该交的费用,有的答应给找临时工作。这样的软办法,让一些家庭签了卖地协议,不过大部分都没签。
  接下来,就是用的厉害办法,玩硬的。对于家里有亲人在县里上正式班的,就利用亲人的工作进行威胁,让亲人不上班,就回家做工作。这些家里,怕亲人丢了铁饭碗,都在卖地协议上签了字。
  还有好多家不同意,县里就给停水停电。人没水喝,可以临时出去拉水,浇菜地总不能从外边拉水吧,实在没有办法,也在协议上签字。对于实在不搬的,就用更厉害的办法,在晚上往院里扔砖头,像家里养狗的,就把狗给弄死。还有更绝的办法,要是不同意卖地,就不让家里孩子念书。
  左折腾右折腾,谁也受不了,最后大伙都只得同意把地卖给县里。县里答应先给百分之二十,其余的分两批给,拆迁后两个月内再给百分之四十,最后的钱在当年年底给清。事儿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这样了。
  很快,每家第户拿到了卖地款的百分之二十,有的家里人也有了临时工作,比如当保安、在公家单位打扫卫生什么的。县里把那块地上的房子全拆,菜地、农田也用大机器给推平了,开始在上面盖房子。刚盖了没几天,活就干不下去,停工了,我们余下的补偿款也就没了着落。
  我们去找开发区管委会,管委会说县里没拨钱。我们又找县里几次,每次都是用好话把我们打发走,过后就没了动静。连县长的面还没见到,那个县长就因为贪污被抓走了。好不容易等来新县长,我们就又开始找……”
  县委书记办公室。
  郑义平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紧跟着门也关上了,屋子里只剩下了柯兴旺和冯志国。
  看了看门口,冯志国对着柯兴旺道:“书记,这是不是太便宜某些人了,什么都还没干呢,就把权力给了他,也有点不符合程序呀。”
  听完冯志国的话,柯兴旺用手向后拢了拢头发,笑咪*咪的看着冯志国,却不说话。
  看着柯兴旺的表情,冯志国有些纳闷,过了一会儿,见对方还不说话,冯志国又试探的问:“书记,我说的不妥吗?”
  柯兴旺一笑,答非所问:“老冯,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但就这么着把一个职位送出去,是不是有点太可惜,也稍微有点不够严肃。”冯志国的话说的慢条斯理。
  柯兴旺笑容更加诡秘:“哦,是吗?要不我和徐副县长沟通一下,你就受点累,由你牵头弄这个事。对于开发区人员使用的事,完全由你说了算。怎么样?”
  冯志国一楞,马上回复:“我……呀?现在的工作还忙不过来呢,哪有精力揽这摊子事。”
  “忙不过来?那好办,可以把你现有的工作,请别的同志承担点,也可以找一个人辅助你一下。只要你把开发区这个摊子接过来,其它的都好说。”柯兴旺的话意味深长。
  冯志国大脑飞快的旋转着,然后忙不迭的说:“书记,我还是只做现有的工作吧,这些我更熟悉,开发区的事我就不掺和了。”

  柯兴旺笑着,用手点指冯志国:“老冯,哈哈哈……”笑毕,面色一整,“特殊时期只能用特殊办法,虽然这次程序和常规有些不太符合,但特殊时期就得特殊对待。当务之急,是赶快平稳疏散上丨访丨人群,否则上面板子打下来,我们班子成员都躲不开。”
  冯志国陪笑点着头:“是,是。只是如果按刚才的安排做了,仍然不能蔬散人群,又该怎么办?”
  “怎么办?老冯就别装糊涂了,你能不清楚怎么办?否则,你也不会把开发区工作推的那么干净。”柯兴旺眉毛挑了挑。
  “如果没有解决的话,自会有承担责任的人。那要是解决的话,岂不是太便宜某些人了。”冯志国仍不死心。

  “老冯,你难道不盼着顺利解决?”柯兴旺有些不悦的说。
  “这……哪能呢?”冯志国笑着,用以掩藏自己的尴尬。
  中年妇女正讲的起劲,现场冷不防响起了一个声音:“瞎白话什么呢?”
  妇女一吐舌头,声音戛然而止。
  听着声音挺冲,楚天齐回头望去,看到了两个人。

  今天已是第二次见到两人了,楚天齐确信以前肯定见过他们,只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看到楚天齐投来目光,那两人冷竣的扫了中年妇女等三人一眼,匆匆走开了。
  楚天齐转回脸,等着三人继续讲述,但一女两男都低下了头,一声不吭,尤其那妇女还不时偷瞄向远处。
  楚天齐顺着那妇女的眼神望去,刚才那两人果然停了下来,也正瞅向自己这边。他明白,有那两人在这里,这三个人是不敢再说上丨访丨的事了。本想打听一下那两人的情况,想想还是算了,他们肯定不会说,说不准还会给他们增添麻烦。
  虽然没有听三人说完,所好的是,他已经从他们处获得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再和宁俊琦提供的信息组合在一起,有些事情已经渐渐清晰起来,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打算。
  冲着三人笑了笑,楚天齐郑重的说道:“谢谢你们!”
  听到楚天齐的话,三人都抬起了头。
  从他们的眼神中,楚天齐读懂了他们的意思,点点头:“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们的。”
  三人没有说话,但眼神中明显有一些惊喜和渴望。

  楚天齐告别三人,轻轻移动着脚步,在人群中来回穿梭着,试图再了解一些情况。在走动的过程中,他发现那两人的目光就没离开过自己,虽然他们离自己有一段距离,但他能感受到他们在对自己盯梢。
  为了测试自己的判断,楚天齐故意走出人群,在外围走动起来。果然他慢,他们也慢,他快,他们也快。看来那两人就是在盯自己的梢,只是楚天齐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他们是谁,他们又和上丨访丨的事有什么联系。但他知道,他俩肯定是在防着自己,不敢说究竟对自己有什么歹意,但肯定没有什么善意。
  有那两人在后面,看来自己要想和上丨访丨者沟通是不可能了。于是,他暂时放弃了找人了解事情的想法,开始观察起来。虽然他不准备找人问话了,但那两人就像尾巴一样,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着自己。
  虽然被人跟着,楚天齐倒也没觉得不便,更没觉得紧张。谅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再说了自己的身手也根本不惧他们。他只觉得好玩,平白无故多出两个尾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自己的跟班呢。

  这么一走一过,楚天齐发现,尽管上丨访丨者看起来人挺多,现场也弄的杂乱不堪,还不时大声吵嚷着。但却保持着一定的克制,没有过激的行为。尤其本来在政府楼台阶上的许多上丨访丨者,几乎同时退了下来,把台阶上面的部分都留给了丨警丨察。这多少有些反常,让楚天齐不禁心生疑惑:这些人好像很有组织似的。
  日期:2016-11-0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