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0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劫慌忙摇头,说不,他是我师父,这本来就是我分内之事。
  不用自己背,屈胖三松了一口气,然后笑了,说瞧你刚才动手的时候,挺干脆的嘛,怎么,以前经常杀人?
  劫慌忙否认,说不,野兽猎过许多,但人却从来没有杀过。

  屈胖三拍手,说那你很不错,挺有潜质的。
  交谈几句之后,劫也不管别的,将我背到了他的家里住下,然后生火,给我和屈胖三做了一顿肉汤喝。
  尽管那族长和二长老被杀死了,但是鉴于刚才屈胖三展露出来的强悍手段,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过来这边打扰,这事儿倒是让人有一些诧异,屈胖三坐在我旁边,跟我聊了一会儿分离之后的事情,然后跟我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接下来呢,就先去华族。
  华族在荒域这一片地方,算得上是最大的部族之一,消息什么的都比较灵通,跟我们关系又挺好的,有着华族的帮助,相信应该很快能够找到其他人的消息。
  我说你不是有找到朵朵的法子么?
  屈胖三说本来是准备去找小媳妇儿的,不过带着你这么一累赘,到时候要出了事儿,那可怎么办?
  我翻了一下眼皮,说好吧,需要我谢你不?
  屈胖三说算了,回头的时候,你帮我给你堂哥多多美言两句,让他答应将自家闺女嫁给我就是了。
  我说你丫真禽兽,人朵朵才那么点儿大,你也真敢下手。

  屈胖三装嫩,说我特么也很小好吧?也不是现在就要干嘛干嘛,当一童养媳,慢慢调养,那才够味道嘛……
  呃……
  我感觉有点儿说不过这老流氓,于是便全心全力地闭目休养,不再跟他斗嘴。
  一天一夜,皆无任何事情,尽管有三两个小屁孩儿过来捣乱,不过都给劫给赶走了,至于部族的领导层,则一个都没有过来,显然是在强行装作视而不见。
  反正族长死了,重新选一个出来的话,还需要一点儿时间。

  光这事儿就够他们忙了,没有人会想过来送死。
  有着屈胖三这强大的武力保障,我度过了最为关键的愈合期,次日清晨醒过来的时候,我感觉身子好了许多,尝试着下床,站起来走了一会儿,感觉虽然还是有一些隐隐作痛,但妨碍倒也没有太多。
  至少比之前瘫在床上的样子好了许多。
  我这边度过了最危险的愈合期,接下来的日子就是调养了,待在这儿也没啥意思,于是我们准备离开。
  当我们收拾东西,走出了房门来的时候,村子里仿佛死一样的沉寂,放眼望去,没有一个人。
  不过我能够感受得到在那些茅草棚子的里面,有着无数双的眼睛在看着这边。
  屈胖三也感觉到了,挥了挥手,说拜拜。
  没有一人回应他。
  我们离开了陈留,询问了一下劫,得知最近的部族在百里外的一条江水边,于是我们出发,一路上劫都背着我。
  大仇得报的劫放下了心中的包袱,一身轻松,背着我也健步如飞,这一路上走得倒也顺利,林中危机四伏,不过屈胖三抖了抖身子,散发出自己的气息之后,却没有一个敢上前来惹。
  走了五十里地,我们在一条小溪旁歇息,劫去周围打猎,准备给我们弄点儿吃的。
  劫走了不久,屈胖三突然说道:“嘿,你对你这小徒弟,有没有什么了解?”
  我一愣,说怎么想起问这事儿来?
  屈胖三说闲着无聊,就问问你。
  我说你是觉得他不可靠?
  屈胖三说你把你知道的跟我说一下,我看看有没有跟我的判断背离。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问题,于是将与劫相遇的前因后果给说了出来,大概讲了一遍之后,说他也是一个可怜孩子,从小就不行,父母给人害死之后,在这族中卧薪藏胆……
  屈胖三突然间问道:“他其实已经不再是他了。”
  啊?
  我愣了一下,说你这话儿,是什么意思?

  屈胖三琢磨了一下,说我的表达或许有一些歧义——我的意思是,他的身体里面,其实有两个灵魂,这事儿你知道么?
  啊?
  我说什么情况,你确定这事儿么?
  屈胖三说这个世界上若说谁对这事儿最有研究的话,我敢说我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了,你说呢?
  屈胖三点出了劫有可能是两个灵魂,这让我想起了陈留村中的传言。
  他们说起劫在此之前,并不叫劫,而是在五年之前改的名字,而且时不时做出怪异的举动,并且经常梦游,胡言乱语,这才是陈留一族的老人说他是灾星、祸患的原因,也认为他是克死父母的真正凶手。
  然而事实上,劫的父母是被族长和二长老给害死的。
  但并不表示劫没有问题。
  听到了屈胖三的话语,我沉默了许久,问他该怎么办?屈胖三哈哈一笑,说管他呢,反正目前来看,我们对他有恩,所以不会对我们不利;再说了,把他赶走了,没有人背你,难不成让我来扶着你走路啊?
  我说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你能不能别提了?我特么自己走行不?
  屈胖三说就你这一瘸一拐的样子,多影响进度啊?你是不知道,自从认识了我可爱的小媳妇儿朵朵之后,我整个人就沉沦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一想都有那么久没见着了,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他说得恶心,我忍不住吐槽,说你一怪大叔,能不能对小孩子下手?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说你看我现在这样,我要是对那青春美少女下手,等我长大成人,能干正事儿了,她们可不就都成了老干妈了?
  两人争吵中,最终将事情给定了下来。
  那就是在此之前,并不揭开,而等到抵达了华族之后,再慢慢对劫来进行打探,看看能不能帮他解决掉一些问题。
  劫是一个出色的猎手,这使得他在父母死去之后的这些时间里,能够自给自足,而荒域则是一个极为丰饶之地,所以没走一会儿,劫便打了两只山鸡和一头大肥兔子回来。
  我们弄了吃食之后,继续前进,在天黑入夜之前,终于抵达了那个被叫做宁陵的部族。

  这是一个比陈留大一倍的部族,当我们抵达,并且提出借助要求的时候,对方询问了我们的来历,得知是刚从陈留过来的时候,当场就给予了拒绝。
  劫打小就没有见过大事面,不敢言语,而屈胖三装嫩,不想出头,就只有我来盘道。
  我问对方为什么。
  宁陵一族的那人说陈留与宁陵虽然相隔不远,但彼此交恶,十年前甚至还发生过一起大规模的战斗,彼此都是世仇,如何肯接待你们?走,赶紧走,一会儿上面的人来了,说不定你们就走不了了。
  日期:2016-06-10 08: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