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4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我们是丨警丨察。”见吴伟民吓得浑身打哆嗦,蒋亚芳不由得心中一阵欣喜,丨警丨察审讯犯人的时候最喜欢遇到这样的胆小鬼,根本不用动什么心思,只要拍桌子吓唬两句,就能很顺利的拿到犯人的口供了。吴伟民既然也是这么个主儿,那么今天的审讯工作一定会进行的非常顺利。
  “既然你醒过来了,那就跟我出去吧。我们有事情要问你。”蒋亚芳拿出手铐把吴伟民双手一拷,拖着就往外走。
  见吴伟民一边跟她走一边用眼睛往四处张望,显然是想看清楚四周的环境。蒋亚芳也不制止,随吴伟民去了。
  这里本来某部队废弃的靶场,最近刚刚移交给西郊区公丨安丨分局,准备修整之后作为分局射击训练基地来使用。除了靶场这座孤零零的二层小楼外,附近方圆十里一户人家都没有,唯一进出的通道还要经过部队的哨卡,把这里作为吴伟民的临时羁押地是再理想不过的好场所。
  审讯室就设隔壁的房间。由于事关重大,方学文亲自上阵主持审讯,梅立峰在一旁协助,蒋亚芳担任审讯记录员,包飞扬也以实习生的名义获得了列席旁听的资格。

  “吴伟民,知道为什么把你叫过来吗?”方学文魁梧的身材往审讯桌后面一座,几乎占满了整个空间,使负责记录的蒋亚芳只能就着一个桌角写记录。至于梅立峰,则整个被方学文给挤到审讯桌外面去了。
  为什么?当然知道为什么,咱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但是不能说,再害怕都不能说。
  “不知道。”吴伟民哆哆嗦嗦的说道。
  “那龚大力你认识吗?”

  “不……不认识。”
  “哦,龚大力你不认识啊?”
  “我不认识。”吴伟民强自镇定。
  “那这么说来,你也一定没有给我龚大力八万元现金了?”
  “没,没有  !”
  “好,咱们先说第一个问题。既然不认识龚大力,那么四月二十九日晚上,你怎么会和龚大力在桃园大酒店二楼的小包间吃饭?”

  “根本没有的事!”
  “没有?”
  方学文冷笑着看了龚大力一眼,一张一张地往外拿证据。
  “这是牡丹大酒店二楼服务员的证词。这是牡丹大酒店停车场看车员的证词。这是牡丹大酒店收银台收银员的证词。他们都证明四月二十九日晚上看到你和龚大力在一起吃饭,还有,这是牡丹大酒店收银台发票存根,抬头上写的可是昌盛投资有限公司……”
  把这些都摆出来之后,方学文一拍桌子,喝问吴伟民道,“难道这些都是假的,都是那些人编造出来的?”
  方学文的巴掌比熊掌还要大一号,这一巴掌拍下去,桌面上东西乱跳,桌子也吱吱丫丫一阵乱响。也幸亏这是一张部队留下来带着有着傻大粗笨外表但是质量绝对过硬的实木桌子,如果换成质量差一点的桌子,还不被方学文给拍散了架?

  吴伟民差点没有被这惊动天地的动静给吓死,他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是认识龚大力,但是和他不熟。”
  “不熟?不熟你为什么要送他八万块钱?”
  “我没有送。”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方学文继续往外拿证据,“这是龚大力承认你送他八万块钱的供词。这是送钱当日,你们公司在银行提取现金的银行对账单,这是当时装钱的公文包,我们技术人员已经从上面提取了多枚有效指纹,除了龚大力本人的指纹之外,另外几枚指纹主人是谁,我想你比我们更清楚……”

  吴伟民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他本来以为警方没有什么证据,所以才会用这种秘密抓捕的手段把他先抓起来,想从他嘴里挖到证据,所以才心存侥幸,想负隅顽抗。可是现在看来不是,警方手里已经掌握了大量的确凿的证据。只是警方既然掌握了这么多证据,为什么直接不上门去抓他,反而要费尽周折兜这么大一个圈子呢?
  看来,他们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背后那个人啊!
  吴伟民虽然胆子有些小,但是并不代表他不聪明,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他就想清楚了前因后果。
  “不错,龚大力我是认识,钱也是我送的。”吴伟民知道这个时候抵赖没有什么意义,索性就招认出来。反正他没有一丝后路可以退了。

  “送钱的目的是什么?”
  “让龚大力带着村民们去抗议中天石化工程指挥部。”
  “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没有任何人,就是我自己想这样做的。”
  “你自己想这样做的?”方学文差点被吴伟民给气乐了,“你和中天石化工程指挥部之间有什么仇怨吗?”

  “没有,就是看不惯中天石化指挥部草菅人命的行为,所以才想让龚大力带着村民们去抗议,为事故的死难者讨一个公道  。”
  听吴伟民在信口雌黄,方学文实在是忍不住了。
  “吴伟民,你放屁!”他伸手又一拍桌子。只听咔嚓一声,这次傻大粗笨也没有抗住方学文的熊掌,实木桌子从中间断成了两截,桌子上的记录本档案袋钢笔印台等物品飞了一地。也幸亏蒋亚芳因为避讳,没有去记录方学文这句“你放屁”,否则她爬在桌子上写的时候肯定会被摔一个趔趄。
  蒋亚芳、梅立峰还有坐在旁边的包飞扬连忙蹲到地上手忙脚乱地去捡这些东西。
  “梅立峰,收拾完了去换过一张桌子来!什么破玩意儿!”
  方学文撂下了一句话,就甩着手大步来到吴伟民跟前。吴伟民坐在椅子上往上看,方学文魁梧的身材简直就像一座小山一般,随时都可能从上空压过来。他心下不由得哆嗦,两只脚不停地等着地面,把椅子慢慢地往后挪。
  “吴伟民,你还有脸说为事故死难者讨一个公道?我来问你,熊大磊是谁,你认识吗?”

  听方学文提到熊大磊的名字,吴伟民心中又是一惊,什么,龚大力这孬种,竟然连熊大磊的事情都告诉警方了?
  “我,我认识。”
  “他是你什么人?”
  “我,我的小车司机。”
  “根据龚大力的供词,你的这个小车司机熊大磊从四月三十日起,也就是你和龚大力在桃园大酒店吃饭的第二天起,一直在龚大力家居住,一直到五月三日一早才离去。龚大力还证实,其中五月一日和五月二日连续两天,熊大磊都到了中天石化乙烯扩建工程的配套办公楼施工现场,其中五月二日是晚上八点去的,在办公楼施工现场逗留了四十多分钟。然后第二天也就是五月三日早上,办公楼施工现场就发生了吊篮滑落恶**故,而熊大磊也离奇地失踪了,这说明了什么?”

  听到方学文对熊大磊的行踪掌握的如此详尽,吴伟民的心越来越凉,但是却又不能不做一下垂死挣扎。
  “这一切不过都是巧合。”
  “巧合?那在吊篮断裂的卡扣上找到熊大磊的指纹也是巧合了?”方学文冷笑道,“而且我们还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证明那只断裂的卡扣遭受过人为破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