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1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了飞机,坐上车之后,张文定又给武玲和武云分别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心里对武云也还是挺感激的,这丫头虽然时不时的就会看他不顺眼,可一遇到事情了,对他也还是相当够意思的。

  车刚上机场高速,白珊珊的电话便又打了进来,得知领导已经在往随江赶,便又把情况汇报了一遍,田局长的抢救还在进行中,而且,局里也有些人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但到医院探望的人不多。
  张文定明白人不多的原因,因为局长大人没有醒过来,探望了也是白搭,局长大人也不会记得自己。当然了,最重要的是,这个病就算是抢救过来了,局长大人也没法再工作了,探望得再积极又有什么用呢?重要的是赶紧打听消息,看看谁会当新局长,争取赶在别人前面去拜码头表忠心,以求日后能得到新局长的重用。
  想到这些,张文定心里特不是滋味,官场之中,实在少了点人情味。
  被这个消息搞得有些情绪不高,张文定一路无话,也没去想新局长的问题,将安全带系上,接了几个电话之后,便坐在后排睡着了,一直到下高速的时候才醒。

  车没回住所,直往医院而去,到医院之后,张文定便让那司机自己回去,他则提着行李箱,边往里走边给白珊珊打电话。
  白珊珊接到电话,说了楼号和楼层之后,赶紧到电梯旁去等候。
  张文定从电梯里一出来,白珊珊就伸手去接行李箱,很随意地拖着,不等他发问,边带路往里走边轻声说道:“田局长现在在病房里,还在昏迷,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醒。”
  “吴大姐来了吗?”张文定问。
  这个吴大姐,名叫吴霞,是田金贵的夫人。
  白珊珊道:“来了,挺伤心的,戴局长在陪她说话。”
  在张文定面前,白珊珊称呼戴金花一直都是戴局长,而没有叫阿姨。张文定也由得她,反正这是她的事情,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张文定没说话,白珊珊又说了几个名字,都是来了之后又走了的人。毕竟今天田金贵是跟人喝酒的时候脑溢血的,消息传得快,现在差不多整个旅游局的人都听说了这个事情。张文定估计,那些来了又走了的人,过来也只是表达一下心情,留个几百块钱算是仁至义尽了。
  令张文定意外的是,病房里这时候人还挺多,有田金贵的老婆和两个亲戚,还有四个局里的人,戴金花在场,张程强也在场,还有就是办公室主任伍爱国以及田金贵的司机了。

  张文定和戴金花以及张程强没有先开口,只是交流了一下眼神,便直接走到吴霞面前,声音低沉地打招呼:“吴大姐。”
  “张局长,你请坐。”吴霞眼里还含着泪光,起身请张文定坐。
  张文定没坐,问:“情况怎么样?”
  吴霞摇摇头,声音哽咽了起来:“老田他......”
  “田局长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张文定发现吴霞已经六神无主了,心里叹了口气,安慰道,“吴大姐,你把心放宽,到医院里来了,一切都有医生,啊。”
  吴霞这时候就只剩点头了,泪水不要钱地滴了下来。
  病房里的气氛瞬间分外伤怀,戴金花便轻声劝着吴霞,两分钟的样子,吴霞止住了泪水,再次向众人道谢。这时候,纪检组长李湘生也来了,隔不多久,工会主席谭国栋和副调研员曾宏都出现在了病房中,至此,市旅游局的领导一个不落全到齐了。
  俗话说王不见王,这些局领导之间,若不是开会,基本上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也就这个机会,大家都站到一块儿来了。
  张文定原以为这些家伙最早要等到明天才会来医院呢,没想到居然都在晚上过来了,很显然,谁都不想被别人说闲话。
  不管平时大家感情如何,现在田金贵人都那样了,如果不过来看一下,倒显得太过冷血了——那些科长们可以现实一点,但局领导嘛,哪怕是做做样子,这个局领导班子团结的姿态都是要表示出来的。
  既然领导们都到一起了,针对这个事情,也还是要议一议的,几乎没费什么口水就达成了共识,金贵同志的病一定要治好,随江条件有限就去省里,省里不行就去京城。

  这个共识,其实也不是讨论出来,而是一个领导说要尽最大努力治疗,别人就都附和了。当然,这个费用,由局里承担。
  如果病的是个科长什么的,就没这待遇了,但局领导不一样嘛,大家都是局领导,谁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生大病呢?总不能光靠医保吧?
  在医院里,也只能说这一个问题了,别的问题是不方便讨论的。病房里有家属,还有伍爱国和司机在,众人呆了一会儿,便都告辞了。
  下楼的时候大家是一起走的,面色沉重地交谈着,但一到停车场,就都不说话了,作鸟兽散。
  戴金花见张文定的行李箱都由白珊珊拖着,就知道他来的时候没开车,说送他一程。
  张文定也没客气,准备将行李箱放在戴金花新配的车的后备箱中,司机很有眼色地下来帮忙,白珊珊则坐到了副驾驶位。
  车开动之后,戴金花就对张文定道:“你忙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休几天假,又有得忙啰。”
  “我再怎么忙,也就那些事。倒是你和程强同志,要辛苦了啊。”张文定叹了口气道,他明白戴金花的话是在做试探,便很干脆地表明自己对局长之位没有什么兴趣,然后又点出来,在旅游局内部,就只有她和张程强二人有竞争力。
  张程强虽然是党组副书记,目前排在第二,可是她是女同志,这一点也是个优势,至于李湘生嘛,虽然是党组成员,可毕竟只是个纪检组长而不是副局长,差了一截。
  戴金花叹息了一声,道:“出了这个事情,没办法呀。我那一摊子事情不多,谈不上辛苦。啊,程强同志年富力强,方方面面的情况都很熟悉,工作容易上手,应该也辛苦不到哪儿去。”
  这个话,听上去像是在叹息田金贵住院了之后她工作量就会加大了而心情郁闷,又像是在称赞张程强的工作能力强,可实际上呢,听话要听音,年富力强,那就是说一旦张程强上位,可不会像田金贵那种快要退休的心态那么平和了,到时候跟你张文定之间,怕不会斗得天翻地覆?他张程强在局里经营了那么久,方方面面都有他的人,到时候要给你使绊子,那就太容易了,你可不能大意啊。
  一番提醒,戴金花说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掏心掏肺,很有几分感动人。
  张文定确实有几分感动,这个大姐说话还是很够意思的,不过在感动的同时,他也有几分感慨。

  人啊,果然都是有贪心的。
  她这话听着是提醒自己要小心张程强,可也透出了几分她对局长之位的念想。以前戴金花在局里地位超然,没有偏向任何一方,自从张文定帮了她几个忙之后,她隐隐就和张文定成了同盟,现在眼看着旅游局一天比一天红火起来了,她那颗淡然的心也起了些涟漪,而现在局长的位置一空,她那求上进的心思就止不住地冒出来了。
  身在官场,果然是谁都不会真正淡然啊,哪怕只要有一丝希望,也不管这希望是不是自己的机会,都会去碰碰运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