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1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旅游局和派出所搅和在一起针对一个酒店,这事儿可供联想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张文定知道,杜振军这么做,一来是卖了自己一个人情,二来,也是拿自己当挡箭牌,要不然光凭他一个派出所的所长,有些压力真的抗不住!
  不过,张文定觉得划得来,他领杜振军这个人情,也愿意帮杜振军挡一挡来自上面的压力——他可不是第一次进派出所了,想必他几次进派出最后惹出的那些事情,在随江公丨安丨系统中是早就流传开了的,文锦分局的领导在这个事情上想要帮孔留洋打招呼,也会认真考虑一下后果吧?
  果然如同张文定所料,车还才刚到派出所门口,杜振军就接到了两个求情电话,可他都一口回绝了,显然那两个打电话的人都不是什么要紧人物。等到进了派出之后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杜振军又接到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杜振军说得很客气,却很明确地点出了,现在张文定就在派出所里。这个话真的很有效果,对方没再多说了。
  孔留洋在派出所里,只是协助调查,又在派出所里有熟人,自然是不用戴手铐,而且还有水喝,打电话接电话都没问题,就是不能离开。几个电话的反馈,让他明白了,今天这个事情,没那么简单。
  杜振军做事很有意思,那些客人和技师,他让自己的心腹去审,而孔留洋呢,他则交给了副所长去问话——据说副所长跟孔留洋关系不错。
  他是一点都不怕副所长教孔留洋些什么,只要那些客人和技师在他手中,那他就既可以让技师承认是私自和客人发生关系的,也可以让技师承认是酒店组织她们卖银的。
  这二者区别可就大了。前者,罚点款就行了;后者,那酒店的老板可就犯了组织卖银罪,会判刑的!
  市林业局局长孔大河是在下班后接到电话知道儿子的酒店被查,并且儿子在派出所出不来的。
  他还知道,派出所查房的时候,旅游局也在儿子的酒店里搞检查,并且,现在旅游局副局长张文定还在派出所。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派出所似乎怀疑他的宝贝儿子涉嫌组织卖银。
  虽然不清楚组织卖银这个罪名有多大,可孔大河也明白情况不妙,稍一打听,就心里狂跳了,这个罪名可不是闹着玩的——真要坐实了罪名,轻则五年,重则无期甚至死刑!
  孔大河打听这个罪名的后果的时候,那边的人就告诉他了,石三勇能够当上开发区公丨安丨分局的局长,是张文定到市局老大孙坤面前递了话的。由这个话,他不用想都知道,今天这事儿是张文定干出来的了——在孙坤面前都递得上话扶得正分局局长,一个派出所长算什么?
  孔大河很生气,可是儿子这个事情干得实在是太不光彩了,他都没脸去找领导。而且,张文定搞出这么大的阵势,他找领导又真的有用吗?
  张文定那家伙,做事狠着呢。思虑许久,孔大河最终也没再找别人,而是,咬咬牙,选择向旅游局,向张文定低头。

  他怕张文定一不满意,真的就把孔留洋给弄个组织卖银罪——这事儿,他赌不起!
  孔大河赌不起,不敢赌,他就那么一个宝贝儿子!所以这一仗,他认输了!
  张文定赢了,赢得很开心,开心到还请车站路派出所所长杜振军吃了一次饭,对杜所长当时表现出来的强硬颇为欣赏。要是杜所长稍微软蛋一点,他也没那么容易让孔大河就范。
  至于杜所长跟孔留洋之间有什么恩怨,又从孔留洋身上捞到了什么好处,他才懒得去理会。
  他只要孔大河认输,让别人知道旅游局虽小,可也不是谁都能够任意揉捏的,那就够了。

  这一仗,张文定很满意,可是随江官场上有些人却并不满意,原以为能有场好戏看,却不料好戏还没到高朝就收场了——林业局败得憋屈,旅游局胜得也不风光。
  对这事儿不满意的还有钟五岩,他没有达到目的,却见证了张文定的成长,免不了一番郁闷。
  不过,别人心里怎么想的,张文定却不会管,事情解决了,差不多算是无声无息的解决了,这对他来说,是个挑战,也是个收获。
  林业局为难紫霞山公司,这个事情其实不怎么大,但也不算太小,许多人还是知道的。那些知道的人,都等着看热闹,等着张文定又搞出一个大事件来。
  毕竟,紫霞山旅游开发可是张文定负责的呢,而张文定这个人,给随江官场上许多人的印象就是那种睚眦必报的性子,而且一动就会下死手。
  然而这一次,张文定没如他们的愿,伙同杜振军查了留洋大酒店之后,居然再没什么后续动作,和孔大河之间就形成了共识,并没有再继续碰撞下去。
  有些人便明白了,那个心狠手毒著称的张文定,现在又多了一份冷静和沉着,以后将会更不好惹了。
  下午,一场大雨,就在张文定驾车进入白漳地界,尚未下高速的时候,突然降了下来。黄豆大小的雨珠子打在车上发出急促而沉闷的响声,雨刷的频率瞬间便开到最大。
  能见度越来越低,从车内望去,不像往日那般可以瞟一眼路边河里的清澈碧波,也望不见远处的山峦起伏,路上的车辆都放慢了速度,打着双闪,仿佛两条浑身闪闪发光的长龙一般相向而行。间或有几辆车还开了远光灯,这场面倒有几分繁华都市里夜景的壮观,可惜没高楼。
  今天,张文定要去白漳跟徐莹幽会,因为徐莹的房子买好了,是一套二手房,装修好了可以直接入住的那种。今天准备搬进去入住,张文定前去,是要给她热火坑的。
  热火坑是随江这边的说法,意思就是搬家的那天,在家里做一顿饭吃,就是个风俗,热闹一下的意思。

  徐莹买二手房也就是图个方便,当然了,这个房子性价比也比较高,虽然不是从团省委的下属手中买来,也是领了人情的。至于领的谁的人情,徐莹没说。
  对于这种情况,张文定是了解的,在随江,各行局领导买二手房的人不在少数,倒不是他们不喜欢买新房子,而是有下属卖二手房给领导,领导也就买了——比市场价一平方米少个一千两千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那可是十多二十万块钱啊!
  而且这个钱,还算不到受贿这里面来——是比市价低,可是却比当初买的房价要高了许多啊,卖房子的人,算起来也是房屋升值了。
  不管徐莹是领的谁的人情,反正这种房子谁都愿买,她到白漳没多久就买了一套在手,张文定也替她开心。
  当然,在今天,除了祝贺徐莹乔迁之喜外,他也想见见徐莹。最近好几天他都好想见一见徐莹,把自己心中那份跟林业局争斗大获全胜却没惹出什么麻烦的喜悦给她分享分享。
  这次跟林业局一场争斗,时间不长,动作也不激烈,可张文定却是煞费苦心了的。当然,他一点都不觉得累,相反,还比以往任何斗争取得胜利的时候都开心。

  这开心到现在都还剩了点尾巴没有完全消散掉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