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5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不怀疑宁俊琦的信息真伪,但疑惑她信息来源的渠道。不过此时,他已经没有时间来考虑信息的来源了,他首先需要做的是了解上丨访丨者的动机和诉求。
  离前院越来越近,现场的吵闹声也越来越清晰。
  转过政府办公楼,楚天齐到了前院,现场情形进入视线,整体感觉就一个字:乱。乱哄哄的人群,乱哄哄的声音,乱糟糟的车辆和物品。

  楚天齐驻足扫视了一下现场,把冲锋衣的帽子戴在头上,系住了帽子上的松紧带,然后绕着人群外围,慢悠悠的转悠起来。转完外围,又钻进了人群,来回穿梭着。
  政府楼前大院内,几乎挤满了人,有男有女。这些人穿着颜色各异的厚重衣服,戴着多种样式的帽子和头巾,有的人坐在办公楼台阶上,有的人坐在农用车上,还有的人站在空地上。
  现场的人们有说有笑,好多人在嗑着瓜子、吃着榛子。地上到处都是瓜子屑、坚果壳、香蕉皮,还有踩的稀碎的西红柿、带着残渣的一次性餐盒,以及一片片的痰迹,也有吃东西时洒上的汤汤水水。
  政府大院铁门歪歪扭扭立在那里,固定铁门的门墩上掉下了好多水泥块,估计是多人在推拉铁门时所致。铁门没有锁,但有好多丨警丨察站在门的两侧。

  院外大街上也是成片的人群,还有毫无规矩停放的各类农用汽车。看的出,这些人有上丨访丨的,也有好多是看热闹的。看样子这条路的交通是彻底瘫痪了。
  政府办公楼台阶上也挤满了人,在靠近楼房大门的地方,站着两排丨警丨察。丨警丨察统一着制式服装,腰上佩戴着警棍,双手操在背后,肩并肩的站着。
  人群四周也站着一些丨警丨察,只不过没有刻意组成人墙,另有多名身穿便衣的人不说话,而是来回不停的小范围走动着,但眼睛时刻盯着院子里的人们。
  这种情况下,自然少不了摄录人员,楚天齐就看到有三个人正在摄录,其中有一个还穿着警服。另外,还有个别人员在偷偷摸摸的拍照或录相,估计应该是上丨访丨的人。

  在人群中转悠了两圈,楚天齐也发现了不同的地方。有一部分人不像上丨访丨群众,也不像丨警丨察或政府人员,更像是社会闲杂人员。他们或三五成群站在一起、窃窃私语,或来回的走动,并不时耳语几句,或交流着眼神。
  忽然,有两个人的面容出现在楚天齐视线里,他觉得见过他俩。
  不知是对方发现了楚天齐目光,还是正好要离开,就在楚天齐盯着两人看的时候,二人匆匆走开了。
  到底在哪见过呢?楚天齐在脑中搜索着关于二人的影像,最终没有什么收获。
  此时,旁边三轮车上几人的对话,引起了楚天齐兴趣,他收拢心神,听了起来。三轮车上坐着十多号人,说话的就三位,一个穿黑红棉袄的中年妇女,一个穿深蓝色大衣的老年男性,还有一个穿着灰色羽绒服的高个中年男人。
  中年妇女:“唉,你说这都好几天了,县里也不给个答复,这可怎么办,耗到多会儿是个头儿?”
  中年男人:“是呀,刚开始还有人出面,现在除了丨警丨察,政府连个人都不派人,这不是要逼着我们自己撤吗?”
  老年男性:“撤?凭什么撤?我就不撤,我这把老骨头还就耗这儿了,一天不解决,我就一天不离开政府大院。”
  中年男人:“不离开又能怎么样?别说是在县政府了,昨天连市里都去了,到头来不还是什么都没解决吗?”

  老年男性:“我可听说了,市里把县委书记、县长都叫去了,要求限期解决,要不就拿他们的乌纱帽说事。”
  中年男人:“这你也信?那不过是官官相护的套路,先把人哄走再说。”
  老年男性:“我听二碌轴说的,他也跟着去了,说的有鼻子有眼。要是今儿个还不解决,我也跟着去市里,市里要是不管,就去省里,去中央。”
  中年妇女:“去中央?拉倒吧,估计你连县城都出不去。刚才我们家二财说了,县城好多出口都是丨警丨察,连车站也是,说不定现在我们就被丨警丨察盯着呢。”
  老年男性:“丨警丨察能盯过来?院里不就几十个吗?咱们可是有上千人呢。”
  中年妇女:“这你就不懂了,别光看穿衣服的,不穿衣服的叫便衣,还有好多呢。知道不?路口那些监控头更不是吃素的,说不准院里也有。”妇女说着,警惕的向旁边看去,“诶,你是干什么的,怎么听我们说话?”
  楚天齐由于听的太认真,被中年妇女怀疑了,那两个男人也把目光投到了楚天齐身上。

  “我……我就是随便听听。”没想到对方注意到了自己,楚天齐只得随意应付了一句。
  中年妇女盯问着:“随便听听?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妇女语气就像是审问,楚天齐觉得很不舒服,但自己听他们对话在先,并且有任务在身,不便发作。只得反问道:“你猜我是干什么的?”
  “你……”妇女狐疑的,一眼眼瞅着楚天齐。
  “你是政府的?”中年男人问道。
  楚天齐正暗自感叹对方眼光毒辣,不曾想老年男性却说道:“你是大鸭梨的人?”

  老年男性的声音很低,但楚天齐听的清清楚楚,不禁心中疑惑:大鸭梨,大鸭梨是谁?
  中年妇女道:“都别瞎说。”然后看着楚天齐,“你是记者吧?”
  “记者?”中年和老年男性都疑惑道。
  楚天齐也不禁一楞,含糊道:“啊……”
  “看看,我猜对了吧?”妇女得意的炫耀着,“一口标准话,个子高高大大的,他这衣服也是记者们常穿的。还用帽子遮住了少半个脸,他不是记者又是什么?我说的没错吧?”说着,她冲楚天齐点了点头,显然是在征得他的确认。
  记者?楚天齐暗暗好笑,正要否认,转念一想,又变了主意,看了看左右,低声道:“小点声。”
  虽然楚天齐没有承认,但传递给对方的消息就是在确认,其实他也是有意在误导对方。

  果然,妇女露出信以为真的神情,其余两人也不停的点头,既是认可了妇女的话,也表示要“小点声”。
  “记者同志,想了解点什么情况?你是不是能帮到我们?”妇女充满希冀的问。
  楚天齐点点头:“我可以帮你们,但需要你们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透彻、清楚。”
  “你真的能帮我们?”老年男性疑惑的问。
  “嗯”,楚天齐再次郑重的点了点头。
  得到楚天齐的承诺,三人简单商量了一下,那名妇女开始叙说事情的经过:“四年前,县里要征用我们的土地,搞开发区。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对这个事不了解,都觉的心里没底。有一些人家还好说,反正是把地租给别人种,每年收租金,县里收回去一次性给钱也好。像我们这样的人家,就不一样了,我们主要是靠在这些地里种菜卖钱过日子,地没了,就相当于没有了来钱的地方。所以,我们都不同意。

  日期:2016-11-04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