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81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件事情还是要从十绝凶坟上说起,事实果然如我所料,花木兰的墓也是十绝凶坟里的一座!根据她所说,十绝凶坟的主坟里供养的那东西和我有一定的因果,一直想干掉我,只不过它作为主坟里供养的东西,十绝凶坟一天不被破坏,它就根本没法出去。说白了,十绝凶坟能让主坟里那东西一直强大下去,但同时也是一座禁锢它的囚笼,最终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所以这十绝凶坟存在了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为祸阳间。直到几个月前吧,一伙盗墓贼发现了这些秦岭大山里的古墓群,掘开其中的一座坟墓,一下子盗走了好几千件文物,同时还把消息给走漏了,一下子让那个秦岭大山里的十绝凶坟变成了众矢之的,引来了无数人在秦岭大山盗墓,十绝凶坟一座接着一座被破坏,一下子打破了这种平衡,十绝凶坟被破坏,再也困不住主坟里的那东西了……

  日期:2016-08-15 11:57:00
  根据花木兰的估计,主坟里的那东西应该是在7月31号就会彻底挣脱十绝凶坟的束缚了,到那时候它要做的第一件事情肯定就是去要我的命!
  为了防止我被那东西所害,花木兰只得想办法救我,可她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哪里,那时候恰逢卖给我百辟刀的那个盗墓贼和他的兄弟进了花木兰的墓,花木兰一看这两人进来,顿时心生一计——故意让那俩兄弟把百辟刀带走,只不过那俩兄弟有一个手贱,竟然想开馆动花木兰的尸身,结果被血如一口咬在了脖子上面,最后只剩下卖给我百辟刀的盗墓贼抱着那个被血如咬了的倒霉蛋一溜烟跑了!

  日期:2016-08-15 11:57:00
  花木兰说百辟刀和我有缘,流传出去肯定会最后落入我手里,如果让那盗墓贼把百辟刀拿走的话,那么她就能找到我了。然后只要在7月31日主坟里那东西出去找我的时候,她把我带进十绝凶坟,这样我不就能和主坟里的那东西错开了么?直接给那主坟里的东西玩一出灯下黑,估计那东西也不会想到它要找的人其实就在它的老巢里!
  谁知,就在那俩盗墓贼刚刚带走百辟刀的时候,主坟里的那东西也知道了百辟刀被盗了,它也知道百辟刀最后会落入我手里,于是就派了笑面尸追踪了出去,只要找到百辟刀的得主,就直接干掉!
  也就是说,一把百辟刀引出了两方人马,花木兰一方,那个主坟里的东西是一方,只不过花木兰是要救我,而那笑面尸是要害我……
  接下来的事情根本就不用我多说了,我很倒霉的收了那把百辟刀,一下子成为了花木兰和笑面尸的目标!
  日期:2016-08-15 11:58:00
  至于那天晚上趴在我背上的那个裹脚鬼老太,花木兰说那完全就是我在路上遇到的孤魂野鬼,那个时候夜尽天明,为了避免被天地间的阳气伤到,她也没时间帮我收拾那鬼老太了,只能带着笑面尸匆匆离开了,主要也是因为那个鬼老太没有什么道行,一时半会儿要不了我的命,她相信我能解决。
  听她说完这一切,我虽然对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但随之而来却有了更多的疑问,于是就向花木兰提出了我疑惑。
  第一,主坟里的那个东西为什么一定要整死我?
  第二,为什么花木兰和主坟里的那个东西一口咬定我和百辟刀有缘,只要百辟刀流传出来,最后肯定会落入我手里?
  第三,花木兰为什么要救我?按说她和主坟里的那东西同为十绝凶坟里的存在,本应该是一家人才对,干嘛她胳膊肘往外拐!
  第四,十绝凶坟到底是什么存在弄出来的,它的目的到底又是什么?!

  日期:2016-08-15 11:58:00
  花木兰听完我的问题以后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十绝凶坟是谁弄出来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我下葬的时候,这里确实是一条龙脉,这条龙脉是后来被钉死变成怨龙地的。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阴谋,骗着我们这些人把这里当成龙脉下葬,然后再钉死龙脉,让我们被动成为十绝凶坟的外围十座大阵!”
  说到这里,花木兰有些歉意的看了我一眼,道:“至于其他的问题,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对你没什么好处。”
  我一听这个顿时就无语了,虽然我知道了一个大概,但根本不及深挖,因为事情的本源到底是因为什么我现在仍旧是两眼一抹黑,不过我看花木兰的样子也知道自己追问都没用,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了:“那你能告诉我主坟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吗?”
  日期:2016-08-15 11:59:00
  “他是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现在很厉害。”
  花木兰轻轻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下,这才说道:“不过他生前的身份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他生前其实就是柔然人的二王子,多伦!”
  柔然王子?
  我一愣,鬼使神差的想到了前室壁画上那个追求花木兰的柔然人,那个柔然人出征之时大帐为金顶,显然也是柔然人的皇族。
  难不成,主坟里的那个东西就是当初追求花木兰的那个柔然皇族?
  日期:2016-08-15 11:59:00
  花木兰确实是个蕙质兰心的女子,就在我心中刚刚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向了我:“你是不是已经猜到了?”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苦笑了起来:“你特意叮嘱血如一定要让我看前室的壁画,除了想让我了解你的生平以外,恐怕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让我了解一下这个柔然王子多伦的事迹吧?”

  花木兰点了点头,说起这个她似乎情绪不是很高,一直都在垂头沉默着,似乎没有多说的兴致。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一下子不好受了起来,一时没忍住,就开口问道:“你和他……”
  “仅仅是敌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