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0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给了林业局两台车,那别的相关部门呢?旅游局怎么给?开发区怎么给?

  要知道,对紫霞山公司来说,旅游局才是最大的主管部门,而紫霞山景区的地盘又在开发区,开发区也不能得罪啊。
  所以,对于林业局的要求,紫霞山公司理所当然地拒绝了。麻比的,旅游局都从来没对我们提过这样的要求,你林业局算老几啊!
  听到白珊珊的汇报,张文定也有点无语,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旅游局若不是自己在中间卡着,恐怕早就问紫霞山公司要车了,其实不问紫霞山公司要也有车——自己有理由阻止他们向企业借车,可没理由阻止他们买车啊!
  唉,那些人啊,只想着自己捞好处,哪儿还有心思做事情?
  饭是石三勇安排的,瞿和城来得很快,他和张文定也勉强算是熟人了,一见面就主动跟张文定打了个招呼,没等石三勇作介绍。
  张文定原以为瞿和城会端一下老牌副处的架子,却不料居然相当随和,跟自己说话的神情,仿佛自己还在组织部干部一科的时候一样——看来在林业局受排挤得比较厉害,不愿意随便得罪人了。
  “瞿局,有段日子没见了啊,今天可得喝好,石局这人特别小气,难得他请次客,咱们狠狠吃他一回。”张文定握着瞿和城的手没急着松开,笑吟吟地说。

  不明底细的人,还以为他和瞿和城有多熟呢,绝对想不到这二人以前只见过一次面,并且还是组织谈话!
  石三勇就看着张文定道:“我要有那么大个会所摆在那儿,天天请你们吃饭都没问题!”
  “看看,就我跟瞿局在这儿,你还在找客观原因,啧,我跟你就没共同语言。”张文定来了这么一句,拉着瞿和城入座。
  听着这二人的对话,瞿和城心中暗想,江湖传言石三勇能够当上开发区公丨安丨分局的局长,张文定是从中出了力的,看来这个传言有那么几分可信度。不过你们俩熟归熟,我和你们的交情还没到那一步吧?

  搞这种表演给我看,你们还真看得起我。
  今天石三勇打电话请他吃饭,却没有说还有谁,现在见到了张文定,他心里就明白恐怕是为了紫霞山的事情了。石三勇这个搞法有点不地道,但他却没生气,是真的没生气——林业局这次干的事情跟他没任何关系,纯粹是孔大河搞出来的把戏。
  哼,姓孔这几年在林业局说一不二,市里对林业局的事情也不怎么指手画脚,他姓孔的难免有点自大了,以为国家林业局的领导来过一次,就天老大他老二了。
  操,这次恐怕你姓孔踢到板铁上了!
  想到这儿,瞿和城心里就有点骚动,恨不得紫霞山公司马上就跟林业局干上一架。他不是特别清楚紫霞山公司的背景,但他知道一点,李淑汶她爹来随江的时候,可是省委统战部长亲自作陪的!
  除了这一点之外,市委书记陈继恩对紫霞山旅游是何等的重视,瞿和城也是有所耳闻的。
  这个工程是市委书记退休前的留名工程,在陈书记的心中有多重的份量可想而知。一个官员,不论能力强与弱,为官是清是贪,在临近退休之际却又没被人搞下来的话,谁都希望能够在自己执政的地方留下一段佳话。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啊!
  当官的最重权威,对于下级挑战权威的搞法特别不能容忍,而快退休时的官员,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当官的人,越临近退休的时候,就越贪恋自己的权势,也越在意自己的脸面。
  最近的市委开会的时候,只要不是涉及到很大的问题,市长高洪一般都让着陈继恩,就是不想在这个时候随便招惹陈继恩。当然了,市长这么配合工作,陈大书记心里也很舒坦,临退之前也想表现得大度一些,顺便结个善缘,倒是也给了高洪不少方便。
  二人之间,仿佛又回到了最开始搭班子时的蜜月期了。
  这种情况下,孔大河如果惹怒了陈继恩,那后果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瞿和城在林业局干了七年副局长了,亲眼看着孔大河在局党组的排名中从自己后面到自己前面去,对于孔大河的为人和行事作风,他是相当了解的。
  这次的事情,一方面是要教训紫霞山公司不听话,另一方面,林业局的领导层心里都明白,孔老板怕是惦记上旅游局了,想在旅游这事儿上分口肉吃。
  这事儿跟当年从建设局嘴里抢绿化的权力有相似的理由——山上的事情,哪个敢说比我林业局更懂?
  站在林业局的角度来看问题,瞿和城也觉得在旅游这一块小小地插一手是不错的,可是现在的旅游局不比以前了。张文定是什么人?敢对前任市委组织部长下死手的猛人,会容忍你一个林业局的局长递爪子吗?
  瞿和城觉得,或许这次,孔大河搞不好要让出市林业局局长的宝座了。
  虽然孔大河下了之后,没多大的可能会由他顶上去,但看着和自己不对付的人倒霉,也有种快感不是?
  带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思,瞿和城跟张文定和石三勇的酒喝得很热烈,推杯换盏你来我往没半个小时,一瓶茅台就见底了,第二瓶接着打开。

  这个时候,张文定电话响了。
  来电话的人是钟五岩,钟公子说话是带着笑意的:“老弟呀,在哪儿潇洒?”
  对于钟五岩来电话的目的,张文定是一清二楚的,听到钟公子用这种语气说话,他也就笑着道:“比不得哥哥你啊,上班潇洒下班还是潇洒,我就是个劳碌命,干不完的工作。”
  “工作干不完是好事啊,这就表示你肩膀上担子重,很得领导信任嘛。听你笑得这么开心,是不是副处要落实了?”钟五岩笑意不断,不紧不慢地说,“老弟,我可跟你说呀,副处落实的时候,啊,你自己看着办,白漳随江都行,反正你要让我满意才行。”
  老子跟你没那么惯吧?老子是副处还是副处待遇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好歹也有个省委常委的爹,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平易近人?高傲一点会死啊!
  张文定心里对钟五岩这么说话不以为然,但也习惯了,他倒也没觉得奇怪,叹了口气道:“我现在都一个头两个大了,把紫霞山真正做起来才是正理,这个工作要是干不好,说什么都是空的。”
  “我对你有信心。”钟五岩道,“你负责的工作,哪儿有干不好的?呵呵,我可是等着喝你的酒哪。”
  这话明着好听,可实际上的意思张文定相当明白,他钟五岩跟人合伙投资紫霞山,就是因为紫霞山是你张文定负责的,现在紫霞山被林业局刁难,你张文定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张文定自然不能再和他继续绕圈子,便很痛快地说紫霞山公司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正在跟相关部门沟通。

  钟五岩又说了几句请他到白漳去玩之类的话,便结束了通话。
  这个电话,张文定没有走出去接,就当着石三勇和瞿和城的面接的,挂断电话后,他看了看这二人,摇摇头苦笑道:“紫霞山公司的电话,呵呵。”
  这个话,瞿和城没有接,石三勇却笑呵呵地说:“抓人那事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