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5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同时,楚天齐也在思考,如果宁俊琦的消息有偏差的话,自己又该怎么办,又该如何应对。
  心里想着事情,时间显着就过的快了很多。不经意间,县城已经远远在望了。
  邹英涛的电话再次来了,问过楚天齐位置后,让他直接到政府后门下车,到时会有人接他。
  楚天齐装起手机,对司机说道:“到政府后街。”
  黄峰答应一声,驾驶着越野车,从东外环城路径直向政府后街驶去。不一会儿,越野车停在政府后街。下了越野车,楚天齐安排黄峰返回。

  看着越野车离开了这条街道,楚天齐才拿着自己的提包,穿过马路,来到了政府大院后门。
  政府大院院墙处,留有一个小门,平时都从里面锁着,没有特殊事从来也不使用。来到小门处,楚天齐刚一推小门,门开了,一个人站在里面,正是政府办副主任邹英涛。
  “快进来”,邹英涛一把拉进楚天齐,然后赶快把小门锁住了。
  “怎么回事?”楚天齐问道。
  邹英涛说:“你不知道?”
  楚天齐一笑:“我怎么知道?你又没和我说。”
  “哦,我以为……”邹英涛边走边说,“是这么回事……”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到了楚天齐宿舍门口,楚天齐扬了扬手中的提包,示意邹英涛等一下。然后,他慢条斯理打开屋门,把提包和挎包放了进去,并把厚重的羽绒服脱掉,换了一件冲锋衣穿上,才又返身走了出来。
  “小楚,事就是这么个事,至于领导让你回来干什么,我不得而知,刚才只不过是胡乱猜测而已。快点走吧,领导该等急了。”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说,“你听到前面的声音了吗?”
  楚天齐点点头:“听到了。”其实,他在院墙外的时候,已经隐隐听到了。只不过现在,那种哄哄吵吵的声音更大了。
  两人已经走进县委大楼,不再多说,径直向楼上走去。来到六楼第三会议室门口,邹英涛示意楚天齐等一下,他轻轻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站在门外,楚天齐依晰可以听到,县长郑义平的声音传了出来。

  不一会儿,会议室门一开,邹英涛向楚天齐招了招手。
  楚天齐稳了稳心神,步履从容的走了进去,身后的屋门自动关闭了。随着楚天齐的进入,会议室里静了下来,屋内众人“唰”的一下,都把目光投到了楚天齐身上。
  背对屋门站在那里,楚天齐首先看到了正面座位上的人——县委书记柯兴旺,此时柯兴旺也正看向楚天齐,二人目光在空中“啪”的交汇在一起。
  今天见到的柯兴旺,和那日在玉赤饭店二楼“岳阳阁”相见时,有了明显的不同。
  那天柯兴旺虽然对自己不感冒,虽然故意冷落自己,甚至不惜给自己难堪,而且楚天齐也感受到对方带给自己莫大压力。但那时感觉对方更多的是霸气,是故意摆出的居高临下态势,是强迫自己屈服。
  今天,坐在那里的柯兴旺,霸气还在,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势也在。但他周身散发出更多的是官威,一种自然而然的威严,而不是故意做出的那种强势。
  同是柯兴旺,同是玉赤县委书记,两次给人的感觉为何会有所不同呢?楚天齐用余光一扫,就明白了,两次的场合不同。那次是在餐饮包间,柯兴旺只是一人前往。而今天是在县委会议室,柯兴旺是坐在最中心那把椅子上,他的身旁两侧是玉赤县的最高权力层,而他是这个最高权力层的核心。
  想明白这个事情,楚天齐嘴角上*翘,笑了,因为他的大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如果要是自己坐在那个位置上,是不是也就马上官威立显了?
  楚天齐在看柯兴旺,柯兴旺同样也在观察楚天齐。他发现站在门口的那个大个子,和前两次见面有了很大不同。在玉赤饭店那次,这小子在自己面前显得很卑微,说话时也是谨小慎微,几乎自始至终低着头。就是李卫民来的那次,虽然这小子也好好的表演了一番,但拄着一支拐站在那里,感觉很是滑稽,甚至看上去像一个极力卖弄的小丑。
  没想到,短短数日不见,同样是这小子,却显得很是英气逼人,站在那里也是从容、镇定。柯兴旺发现,今天对方目光中透出更多的是自信、沉稳,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他不禁心中疑惑:难道这小子知道了今天接下来的安排,难道他就吃定了众人?

  转而一想,柯兴旺暗道:这也不对呀,最起码他也应该有一些懦弱才对。现场众人随便拉出一位,那怕就是列席的人,也比这小子职位高、资历老,他凭什么能够气定神闲?他是故意装的?那也太逼真了吧,逼真的根本就看不出一丁点的心虚。
  不怪柯兴旺看不出楚天齐心虚,因为楚天齐今天根本就不心虚。其实在老幺峰乡这些日子,楚天齐不光是学习,他也想了好多事情。尤其也总结了自己好多得与失,这些得失不光是具体工作上的,还包括对很多事情的感悟。
  有几天,楚天齐一直对好多事情想不明白。忽然有一天,他接到了艾钟强的电话,艾钟强对于他的疑惑给出了中肯的建议。那些建议不光中肯,而且直白,也尖锐。他当时有些不明白,不明白艾钟强怎么会说出那么多直指核心的话,为什么有些见地会一针见血?放下电话一思考,楚天齐明白了,因为现在艾钟强是一名学者、一名教授,少了做县长时对得失的在意。
  从那天开始,楚天齐也深刻剖析了自己。剖析自己现在经常会畏首畏脚,而越是畏首畏脚,自己的伸展空间却越来越少。他忽然悟到,越是怕失去,可能反而得不到,越是想得到,反而更容易失去,反之亦然,这就是得失的辩证关系。
  所以,楚天齐告诫自己,不要过多考虑得失,不必总看别人眼色行*事,只要自己把事情做的漂亮,得失随他去吧。因此,他虽然面对着县委书记,虽然面对着全县众大佬,却一点也不觉得有任何畏惧。
  屋内众人注意到,楚天齐和柯兴旺的目光都在对方身上,虽然目光中没有敌意,但也看不到应有的友善。
  “咳咳”,两声咳嗽,打破了屋里的宁静。楚天齐也收回目光,冲着屋里各位领导微微点了点头。

  咳嗽声是县长郑义平发出的,显然也是故意为之。咳嗽完,他把目光投向柯兴旺,眼中满是询问之意。
  此时柯兴旺也收回目光,并捕捉到了郑义平的询问,他对着郑义平点了点头。
  郑义平把目光投向楚天齐:“小楚,你坐那儿,先看看桌上的资料。”
  楚天齐冲着郑义平点了一下头,没有坐到郑义平以手示意的位置上,而是走前几步,从桌上拿起那几页纸,又回身坐到了靠墙根的椅子上。
  虽然楚天齐现在不过多的考虑得失,但也不会不顾及官场一些规矩,不能没大没小。刚才郑义平所示位置,是椭圆形会议桌边上的一个座位。那张桌子是县委常委们开会围坐,就是非常委副县长也不会冒然坐过去,何况自己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主任科员呢?这点自知自明他还是有的,否则,就别想在官场混了。
  日期:2016-11-03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