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站在宏源大厦电梯间前,看着墙壁上林林总总不下上百家期货公司的标牌,心中也暗自感叹,这么多期货公司都选择和中天商品期货交易所在同一家大厦办公,除了办理业务方便之外,更主要的也是想借中天商品期货交易所的东风吧?在这种情况下,昌盛投资公司选择中天市财政大厦作为办公室地点就显得有些另类,也许正是这种差异化经营的路线,使昌盛投资公司显得与一般期货公司的不同来,从而更容易忽悠到客户?而只接受处级以上干部作为公司的客户,同样走的也是差异化经营路线,一下子就把昌盛投资公司的形象拔高了不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吴伟民还真是少有的聪明人,行走在这个时代的先锋。可惜的是,这个聪明人却为虎作伥,和路忠诚路卫国父子沆瀣一气。这也注定了吴伟民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包飞扬心中感慨着,乘坐电梯来到了六楼。宏源大厦六楼是中天商品期货交易所高层领导的办公地,分为东西两侧。其中东边一侧是常学宏办公室所在地,西边一侧则是交易所其他几位副所长的办公室所在地。
  包飞扬来到六楼东侧的走廊,正要往里进。却被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给拦住了。
  “干什么的?”
  “哦,我是来找常所长的。”
  年轻人用鄙夷地目光上下打量包飞扬两眼,傲慢地说道:“找常所长干什么?”
  包飞扬不愿意生事,也被年轻人傲慢的态度给激怒了:“我找他干什么,只有见他才能说。”
  “哟呵,口气还不小啊?”年轻人鼻头翕动着,嘴巴几乎要翘到天上,“还见到常所长才能说。我们常所长忙着呢,可没有空见什么闲杂人等。你快出去吧!”说着还往外挥挥手,像是在轰苍蝇似的。
  包飞扬没有想到在这个紧要关头听竟然会遇到这么一位狗眼看人低的极品货色。这时候包飞扬也无心和这个极品男纠缠,他沉声说道:“你也不问我是什么人,就把我往外赶,就不怕被常所长责备?”
  听着包飞扬充满自信的口气,年轻人心中不由得打了一个突,目光有些狐疑地望着包飞扬,“你是什么人?”
  “李逸风的侄子。”
  包飞扬没有打出伯父包国强的旗号,而是把李逸风搬出来,除了避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之外,还有另外一层担心……
  “李逸风是什么……啊,你是说市公丨安丨局李逸风李局吗?”年轻人态度前倨后恭,转变地十分自如和迅速。
  “你们常所长还认得别的李逸风吗?”包飞扬淡淡一笑。
  “啊?原来你就是李局的侄子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年轻人一脸亲切地微笑,双手拉着包飞扬的手连声向包飞扬道歉,“你好你好,我是常所长的秘书小张,我上次还听李局提起过你,却没有想到自己有眼不识泰山,见到你本人却闹出这么大误会  。”
  他伸手就把包飞扬往他的办公室让,“你先坐沙发上等等,我这就去向常所长汇报。”说完一溜烟地就向走廊尽头跑去。
  工夫不大,张秘书又一溜烟地跑了回来,“常所长请你进去。”
  常学宏正一脸纳闷地坐在办公桌后,想着“李逸风的侄子”究竟是何许人的时候,张秘书领着包飞扬走了进来。常学宏抬头一看,不由得笑了起来,原来竟然这小子。不错不错,论起来这小子还真的是李逸风的侄子呢!

  “飞扬,原来是你啊!”常学宏起身笑脸相迎,“你今天不上课吗?怎么有空跑我这里来了?”
  张秘书在一旁暗暗咋舌,原来这小子不是吹牛,真的是李逸风的侄子。也幸亏自己刚才见机得快,没有往死里得罪他,不然这小子怀恨起来,在常所长面前告告小黑状,也够自己喝一壶的。
  心中盘算着,张秘书手脚却不慢,动作麻利地为包飞扬泡上一杯明前毛尖,殷勤地端了上来。
  “常叔叔,我今天来找你有事。”包飞扬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张秘书。
  常学宏心领神会,挥手说道,“小张,你出去吧。”
  老板既然发了话,张秘书只有心惊肉跳地退了出去。他心中暗想,是不是那小子想要告自己是黑状,才让常所长把自己轰出去?
  等张秘书退了出去,常学宏就说道:“好了,飞扬,有什么事情,你现在可以说了。”
  “常叔叔,我想让你帮忙查一家公司的底细。”
  “查一家公司的底细?你应该去找工商局或者税务局啊?”常学宏笑了起来,“叔叔这里是期货交易所,又怎么能够帮你查呢?”
  “因为我要查的是一家期货公司。”
  “哦?期货公司?”常学宏坐直了身子,“说说看,是哪一家期货公司?”
  “昌盛投资有限公司。”

  “是昌盛投资有限公司?”常学宏看了包飞扬一眼,“你怎么会忽然间想起查他的底细了?”
  “前两天,有人把昌盛投资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吴伟民,说是要让我爸投资,搞期货交易。我妈知道后担心不靠谱,就让我暗地过来打听打听吴伟民的这个昌盛投资有限公司的底细。”包飞扬把他在路上进行编造的理由讲了出来。
  虽然说常学宏能够坐上中天期货交易所一把手的位置,主要是得力于包国强的大力推荐。但是在这个时候,包飞扬也不敢把他的真实目的告诉吴伟民。如果是包国强还在台上,包飞扬自然没有什么顾虑。但是现在包国强眼看就要失势了,谁知道常学宏会怎么想?人心隔肚皮啊!最起码就包飞扬所知,在上一世包国强入狱后,常学宏就再也没有登过包家的大门,和李逸风热心地跑前跑后忙里忙外形成了截然不同的鲜明对比。而且这次包国强率商贸考察团到日本去,常学宏也没有到机场去送行。这虽然不能说常学宏背叛的包国强,但是他明哲保身的态度还是非常明显的。

  而刚才包飞扬才会在张秘书面前打出李逸风而不是包国强的旗号,除了避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外,还担心常学宏知道是他过来拜访之后,会不会为了怕招惹麻烦,躲着不肯见他……
  说实话,常学宏见到包飞扬后,还真的是担心包飞扬是过来替包国强传什么话的  。常学宏自然是记得包国强向省里大力荐举他为中天商品期货交易所一把手的恩情。可是眼下市里形势险恶,明显是路忠诚占了上风,这个时候常学宏如果这个时候还公然站出来到包国强这一边,除了把自己的前程搭进去外,没有其他任何效果。包国强的境遇并不是说他常学宏站出来表态后就可以得到改变的。

  现在看到包飞扬只是想了解昌盛投资有限公司的底细,常学宏心中就放心多了。如果仅仅是这个问题的话,他倒是可以帮助一下包飞扬解决一下。他毕竟受过包国强的恩惠,这时候如果帮助包国胜避免一点经济损失,也算是对包国强的一种报答吧!
  “这个吴伟民,还真的会钻营算计,竟然把网都撒到大学里去了。”常学宏轻轻拍了一下扶手,感叹道,“飞扬啊,你今天来找我算是找对人了。不然,你父母的大半辈子积蓄,怕是要填到水坑里去了。”
  包飞扬的父亲是中天工业大学土木工程系主任,按照行政级别来说,也算是正处级干部。所以听包飞扬说吴伟民去找包国胜去拉投资,常学宏一点也不敢到怀疑。
  “回去告诉你爸你妈,”常学宏说道,“昌盛投资公司经营状况非常糟糕,说不定哪天就垮台了。让你爸你妈千万要提高警惕,不要把钱交给吴伟民。”

  “什么?昌盛投资有限公司要垮台了?不是吧?”包飞扬一脸惶急的模样,“不是说,昌盛投资有限公司经营的非常好吗?市委市政府很多处级干部都有投资在昌盛公司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