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上一世的时候,因为父母和伯父的遭遇,包飞扬毕业之后就离开了中江省南下粤东,之后也很少回来,对中天市的金融和商贸圈子并不熟悉,他并不知道中天市有一个昌盛投资有限公司,更没有听说过吴伟民这个人。即使路忠诚写在监狱中写的那本《忏悔录》,也只是涉及到了红星村村委主任龚大力,包飞扬根本不知道在整个事件中,还有昌盛投资公司总经理吴伟民的存在。
  包飞扬推测的没有错。李逸风之所以面容凝重,就是因为他认识吴伟民,也了解昌盛投资有限公司,所以知道情况非常棘手。

  从表面上看,昌盛投资有限公司不过是一家挂靠在中天粮食局下面的一家小公司,主要业务就是在中天粮食期货市场炒作期货,在一九九二年,中天市这样以炒作粮食期货为主要业务的投资公司没有一百家也至少有八十家,不谙内情的人,自然不会对昌盛投资有限公司有什么特别的关注。
  可是实际上呢,昌盛投资有限公司和其他炒作期货的投资公司不同,昌盛投资有限公司的客户主要是中天市处级以上的官员。有传言说,中天市市委市政府百分之四十以上的处级官员都在昌盛投资有限公司有投资,而在中天市市委市政府离退休的处级以上干部中,这个比例更高。而且传言还说,昌盛投资有限公司对客户有严格的要求,如果级别不到正处级,即使有再多的资金,也没有资格做昌盛投资有限公司的客户。

  就李逸风本人,也是得益于自己的中天市公丨安丨局正处级副局长的身份,一位昌盛投资有限公司的副经理找他来拉业务,才知道中天市有这么一家专门替正处级干部炒作粮食期货业务的昌盛投资公司  。虽然之后李逸风并没有投入资金委托昌盛投资公司炒作期货业务,但是对昌盛投资公司的了解也逐步多了起来,也认识了在圈子里高调在圈子外低调的昌盛投资公司总经理吴伟民。
  李逸风刚才看龚大力交代的材料涉及到了吴伟民,心中就颇为震惊。再听方学文汇报中提出立即对吴伟民展开抓捕行动,并没有提到要采取什么特别的措施,就知道方学文不了解昌盛投资有限公司,更不知道昌盛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吴伟民的神通。
  “老方,情况恐怕很棘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几乎把一根烟抽完,李逸风才开了口,“昌盛投资有限公司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这个公司的业务是以炒作粮食期货为主,市委市政府很多处级干部,包括很多已经退休了的处级干部,在昌盛投资有限公司都有期货业务。”
  “所以,我们如果要抓捕昌盛投资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会引起多大的影响,可想而知。而这个还是在其次。”
  “最重要的是,就吴伟民的情况,他是一个投资商人而已,和包市长又没有什么冲突,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去陷害包市长。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吴伟民身后还有幕后指使人。而正是这个幕后指使人的教唆,吴伟民才会去让司机去施工现场破坏施工设施,制造事故,收买龚大力煽动村民闹事。如果我们现在去抓了吴伟民,肯定会惊动那个幕后指使人。那么很可能引起两个结果,第一个,幕后指使者寻找机会杀人灭口,把吴伟民这条线掐断;第二个,幕后指使者利用其他渠道对我们施压,迫使我们放了吴伟民,让案件查不下去。其实甚至不用幕后指使者施压,单单是是吴伟民公司那些正处级以上的客户们,他们知道吴伟民被抓之后,也会想尽各种办法施加压力,让我们把吴伟民放出来。包市长此时远在日本,单单就靠我们几个人,是顶不住这么大压力的!”

  原来吴伟民果然是有这么大来头!包飞扬心中暗自吃惊,事情还真的是挺棘手。他想了一下问道:
  “李叔叔,那么我们能不能采用秘密抓捕的手段,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对吴伟民秘密的抓捕起来?”
  “恐怕很难!”李逸风摇了摇头,“昌盛投资有限公司办公地点在市财政大厦,市财政局、市投资公司、市税务局都在那里办公,我们如果到公司里去抓捕吴伟民,肯定会这些政府机构和部门。”
  “而如果不去公司抓捕,到吴伟民家里实施抓捕,更是行不通。”李逸风继续说道,“吴伟民家住在市政府家属院,左右邻居都是市委市政府的工作人员,稍有点动静,就会惊动周围邻居。”
  “那路途中秘密抓捕呢?”包飞扬问道。
  “如果选择好地点和时机,这个倒是可以不惊动其他人。”李逸风说道,“可是问题是吴伟民是一个大活人,他如果消失不见,无论是昌盛投资公司还是他的家里,都肯定会四处寻找的,到时候总会得到吴伟民被抓捕的消息,到时候各方面的压力都会接踵而至……”

  说到这里,李逸风看着包飞扬,“其实,压力还好说,即使没有包市长,我挺起脊梁,还是能够暂时顶上一顶。我怕的就是打草惊蛇,惊动了幕后指使人,掐断了线索,那么我们前面的这些努力都白费了!”
  其实李逸风所说的道理,包飞扬何尝不明白?可是他现在的时间太紧,必须抢在十六日市人大会议召开之前,拿到路忠诚涉案的证据,否则无法把路忠诚拉下马,上一世所经历的人生悲剧又将重演。
  在上一世,他已经失去过父亲和母亲一次了,难道说这一世还要再经历一次失去父母的悲恸?
  不行!
  绝对不行!
  但是,严峻的现实情况又摆在面前。不抓吴伟民,就没有办法拿到路忠诚的涉案证据。抓了吴伟民,又会惊动到路忠诚,有可能让路忠诚提前动手,销毁证据!

  而情况又不允许他们多拖延。本来五天多的时间,被龚大力耗去了十几个小时,现在只剩下四天零十三四个小时了。可以说现在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都弥足珍贵,时间每浪费一分一秒,就意味着包氏家族又距离悲剧的深渊近了一分一秒。
  该怎么破解眼前的这个死结呢?
  包飞扬脑子以最高速度转动着,试图找出一条破解眼下困局的办法。忽然间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上一世他去粤东前找李逸风告别时,李逸风跟他说起的一件事情。
  “李叔叔,你是不是有一个老战友在粤城市公丨安丨局工作工作?”包飞扬问道。
  李逸风也在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寻找办法解决眼前棘手的局面。听到包飞扬问他,就下意识地回答道:“对啊。我是有个老战友在粤城市公丨安丨局……”
  刚说到这里,李逸风忽然间醒悟了过来,他瞪大眼睛望着包飞扬,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