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学文又禁不住看了包飞扬一眼,心中暗自惭愧  。他也是干了十几年的老刑侦了,竟然也会被龚大力这块滚刀肉给难为得毫无脾气。要不是包飞扬想出了这么一个绝妙的主意,方学文都不知道如何去向李逸风交代。
  主持审讯工作的还是梅立峰。在包飞扬的强烈要求下,方学文也只好同意让包飞扬以实习生的名义,进审讯室旁听。
  “龚大力,你想清楚了吗?”
  “我想清楚了,想清楚了!”
  龚大力刚从雷际新雷际党两兄弟的“魔爪”下逃出来,惊魂未定,听到梅立峰的问话,赶紧忙不迭地点头。
  “只要不把我和雷氏兄弟关在一起,让我干什么都行。”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梅立峰心中骂了一句。他还是有点无法把眼前这个小鸡仔和半个多小时前还桀骜不驯的滚刀肉对应起来。

  “我们不需要你干什么!”梅立峰严肃地说道,“你只需要把你前些天干过的事情详细给我们回忆一下就好!”
  “是不是我回忆一遍之后,就不用和雷际新雷际党关在一起了?”龚大力嗫嚅了半天,问道。
  “那也得看你回忆的效果!”梅立峰手指轻敲着桌子说道,“如果我们领导认为你回忆的不全面或者不细致,那我也只有把你送回到雷氏兄弟那个拘留室!”
  “我一定会认真回忆,仔细回忆,好好回忆,保证一点一滴不怕不遗漏!”龚大力一听说还有可能被送去和雷氏兄弟“同丨居丨”,不由得不寒而栗,连忙向梅立峰保证。
  “好,姑且相信你一次吧!”
  梅立峰点上一根香烟,靠在椅背上看着龚大力:
  “你可以开始了。”

  “梅队长,您……您看我是从哪一天开始回忆?”
  啪地一声,梅立峰一巴掌拍在了审讯桌上:
  “从哪一天回忆,还用得着我讲吗?龚大力,你是不是现在就想回去和雷氏兄弟做室友?”
  龚大力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滑了下来!他手忙脚乱地向梅立峰告饶:

  “不,不,不!梅队长,您千万别!我错了!我错了!不用您讲,我知道该从什么时候讲起!”
  “那还不快说?”
  “是,是,是,我马上讲。”龚大力咽下一口唾沫,用手指了指梅立峰手边放的那盒散花烟,说道:“梅队,可以给我一根烟抽吗?”
  只要龚大力愿意交代,梅立峰自然不会吝啬一根香烟。他给了龚大力一根香烟,又拿起打火机帮龚大力点着火,转身回到审讯桌后面,也不催促龚大力,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
  龚大力平常抽的都是五块钱一盒的红塔山,对一块六一盒的散花烟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的,觉得掉自己的身份。可是这个时候抽着这根散花烟,只觉得烟气又香又淳,简直要比红塔山强千万倍。
  抽完这根香烟,龚大力知道自己无法再拖延下去了  。如果自己再不开口,梅立峰恐怕会立刻把自己重新和雷际新雷际党两兄弟关在一起。

  这一招真是太阴损了,也不知道是谁他娘的想出来的!龚大力很害怕承担交代出去的后果,但是他更害怕自己被传染上艾滋病。如果真的让他像雷际新雷际党两兄弟人不人鬼不鬼的那样生活着,龚大力宁可死了算了!
  “梅队长,我从四月三十日开始讲吧……”龚大力恋恋不舍地抽完最后一口烟,开始了回忆:“四月三十日,我的一个朋友,市昌盛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小车司机熊大磊来家里找我……”
  用了将近两个小时时间,龚大力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交代了出来。了解到事实的真相后,不仅是负责审讯的梅立峰感到吃惊,连坐在一旁旁听的包飞扬也感到非常吃惊。虽然他有上一世的记忆和经验,但是有很多背后的细节,还是第一次知道。就比如中天石化五万吨乙烯配套办公楼吊篮滑落事件,包飞扬在上一世的时候,一直以为这是施工中的意外事故。而路忠诚只是聪明了选取了这个三死两伤的意外事故作为切入点,布置下阴谋,陷害包国强,把他拉下马。

  可是现在听了龚大力的交代,包飞扬才知道他以前错了,中天石化五万吨乙烯配套办公楼吊篮滑落的惨剧根本不是什么安全事故,而是一起人为破坏施工设施造成死伤的刑事案件。
  照这么推理开来,不是有了吊篮滑落的事故才引起路忠诚的后续一系列阴谋,而是这起吊篮滑落本身就是路忠诚阴谋的一部分。那个破坏吊篮的叫熊大磊的嫌疑人,肯定就是路忠诚那边派过来的。他们先破坏施工吊篮,造成工人死伤,然后又让龚大力出面,煽动村民家属闹事,按照计划好的时间表堵了宁海铁路,导致救灾专列停运。等中J委专案组下来之后,又派人送匿名信,诬告包国强。最后利用省市某些老干部对包国强的不满,把包国强拉下台……

  龚大力交代完之后,又被送回刚才的拘留室,不过这次拘留室真真正正只有他一个人,雷际新雷际党两兄弟不知道被调到什么地方了。
  李逸风那边也接到龚大力招供的消息,也立刻赶了过来,再看完龚大力交代的材料之后,他问方学文:
  “老方,你怎么看?”
  “目前看来,最大的嫌疑人是中天昌盛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吴伟民。”方学文分析道,“首先,吴伟民的司机熊大磊四月三十日至五月三日这几天在龚大力家里住。按照龚大力的说法,五月一日,五月二日连续两天,熊大磊都去了乙烯配套办公楼工程现场。其中五月二日是晚上八点之后去的,在施工现场逗留了大约四十分钟。五月三日早上施工现场就发生了吊篮钢缆断裂,工人三死两伤的重大工程事故。而熊大磊在事故发生后,人就不见了,也没有回昌盛投资公司。”

  李逸风点了点头,“继续说!”
  “第二个有力的证据,就是吴伟民给了龚大力八万元现金,先让龚大力带着死者的家属去中天石化乙烯扩建工程指挥部去闹事。在指挥部把事情闹大之后,又让龚大力强迫村民在五月四日上午去堵了宁海铁路。”方学文继续道,“在中J委专案组下来后,吴伟民又教给龚大力一番说辞,让他在死者家属和红星村村民中传播……”
  “所以我认为,我们目前要做两件事情。第一,立刻派人抓捕吴伟民。第二,派人对中天石化事故现场进行核查,争取找到人为破坏的证据……”
  听方学文汇报完,李逸风半天没有说话,只是点燃一根香烟,在默默沉思。

  方学文是李逸风的老部下,了解李逸风习惯。看到这个情形,就知道老领导对自己的汇报不是很满意,心中连忙重新检讨自己方才的汇报,看看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包飞扬见李逸风久久没有说话,也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他想了一下方学文刚才的汇报,前面关于龚大力的供词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出问题的只能是方学文提出两条处理措施。看李逸风这么凝重的模样,莫非是中天昌盛投资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吴伟民有些来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