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6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那不行,我刚才说的你也听见了,那真的会搞出人命的,即使不会搞出人命,也能把你的心理,神经,身体,给搞坏了,搞疯了,你不能去。”

  谢丹阳说道:“你知道我爸怎么和我妈说吗,说要给我下了"mi yao",昏迷了,再带我去医院做手术。”
  我说:“靠,怎么能这样。”
  谢丹阳说:“所以,我就和他们老是吵架,这都怪你!怪你!” △≧△≧
  我说:“这怎么怪我啊,关我什么事啊。”
  谢丹阳说:“我去住你家你不让我去住,这不怪你吗。”
  我说:“那我哪知道他们想这么残忍的对待你啊。幸好没去做手术,不然的话,摘除了脑子中的一些东西,真的会出精神病的。他们也是学校的领导,怎么那么无知啊。”
  谢丹阳说:“这本来就是人无法理解的东西,也不能怪他们无知。”
  我说:“好吧,那你可要小心了,真的不能去,会死人的。”
  谢丹阳说:“叫你不愿意收留我,还不能怪你吗!”
  我说道:“好吧好吧,怪我怪我。这全都怪我。”
  谢丹阳说道:“本来就是你错,你认错了吧。”

  我说:“我认错我认错。”
  谢丹阳说:“那我今晚就在你家睡!”
  我说:“这。呵呵,不好吧。”
  谢丹阳说:“你看,你又这样。”
  我说:“呵呵,不是。”
  我担心我房间里,突然出现的贺兰婷。
  谢丹阳说:“至少,你收留我到我父母全部的改变心里想法为止,可以吗。”
  我说:“好吧,可以,不过,你可要小心,万一他们还是想着要把你带去医院手术。”
  谢丹阳说:“我会的,他们的想法,我都知道。”
  谢丹阳说:“我在家里的餐桌下,放了窃听器,他们都是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说重要的事,我全都听到。”
  我说:“我靠,你真是狡猾啊。”
  谢丹阳得意道:“那当然啦。这不叫狡猾,这叫聪明。”

  我说:“那你顺便在他们床下也装窃听器,他们睡觉的时候,可能会有更重要的事让你听到。千万不要错过了。”
  谢丹阳直接抡起拳头就打我:“你不能正经点了!”
  我捂着头说:“我怎么就不正经了!”
  谢丹阳说:“睡觉的时候在床上有什么重要的事了说。”
  我说:“你娘的你自己想歪了是吧,我说的是聊到关于你重要的事,你他妈想哪儿去了!”
  谢丹阳说:“我看你脑子里想的就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好想法。”
  我说:“好吧,我懒得自辩,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谢丹阳说:“你就是浊,浊。”
  我点了一支烟,懒得理她。

  车子到了公寓下面,她停好车,说到我那里睡。
  我给了她钥匙,然后说我去找个朋友先办事,让她在我家不要乱搞。
  她说道:“我还能乱搞什么啊。”
  我说道:“谁知道你能乱搞什么。”
  说完,我就离开了。
  去找了黑明珠,把在手表里的资料,拷贝给了黑明珠,黑明珠问我:“全都在这里了?”
  我说:“对,经济犯的女囚的照片,全都在这。”
  黑明珠说:“做得很好,我找人来细细对比。”
  我说道:“反正,我让她对比了,详细对比了几次,都没有能对比出来。”
  黑明珠说道:“详细对比,都没有对比出来?”
  黑明珠说:“哪有那么难。”
  我说:“呵呵,你说不难,你来啊。”

  黑明珠问我:“你有对比过吗。”
  我说:“我没有。”
  黑明珠说:“为什么你没有对比。”
  我说:“这我刚拿到的资料,我第一时间就拿来给你了啊。”
  黑明珠说:“在监狱里你不会去对吗。”
  我说:“姐姐,你以为监狱是我家,我想去哪去哪,去干嘛去干嘛呢。”
  黑明珠说:“滚吧。”
  好吧,她让我滚了。

  那我就滚吧。
  回到了公寓中。
  我看着自己的住的地方。
  好吧,有个女人真的是好,屋里,干干净净,井井有条,东西摆放整齐,扫了地了,擦干净了一切可以擦干净的地方,地也拖了,然后又用干拖把拖干了,我看着梁语文,说道:“这么好啊。”
  梁语文和谢丹阳跟贺兰婷比起来,就是真的好多了,贺兰婷都懒得给我搞卫生。

  不过,想到她平时在家都懒得搞卫生,都赶着让我去搞,我也就见怪不怪了。
  谢丹阳说道:“不好,很不好。”
  我说:“怎么不好了。”
  谢丹阳说道:“你这里住的女人还不少啊。”

  我说:“唉,有时候朋友非要来,拦都拦不住。”
  谢丹阳说:“你在说我吗。”
  我说道:“那倒也不是,说别人。”
  谢丹阳说:“虽然一进来就闻到了烟味,可是掩盖不了别的女人气味。”
  我问:“什么气味。”
  谢丹阳说:“香水味。”
  我说:“得了吧,你能闻得出来,你以为我信啊。”
  谢丹阳说道:“你说有没有。”
  我说:“有。是的确有女人来过,那又怎么样呢。”

  谢丹阳问:“那你和她做什么了。”
  我说道:“有可能什么都做了,有可能什么也没做。”
  谢丹阳说道:“像你这种人,肯定是做了。”
  我说:“我不告诉你。洗澡去。”
  我跑去洗澡,出来就躺在了沙发上。
  谢丹阳过来说:“我要睡沙发。”
  谢丹阳说:“你一定在床上和很多女人翻滚过,这张床,想到我都恶心。”
  我说:“实际上,很多人喜欢在床上,我就在沙发上的多。”
  谢丹阳哼了一声,回去床上躺下了。
  我让她关灯。
  关灯后,黑暗中,她问我道:“平时你让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来睡觉,你也是睡沙发,让她们睡床吗。”
  我说:“是的。有些会睡沙发。”
  谢丹阳问道:“那,你真的像现在一样,就这么守着沙发,不到床上来?”
  我说:“忘了。问这个干嘛。”
  谢丹阳说:“怎么可能忘了。”
  我说:“那你问这个干嘛。”
  谢丹阳说:“就是想知道,是我对你没有吸引力吗。”

  我说:“呵呵,吸引力是很大,不过,也不算很大。”
  谢丹阳说:“哼,睡觉!”
  她不吭声了。
  然后,一会儿后,我听见她翻着东西的声音,我问道:“干嘛呢你。”

  她说道:“看看你这抽屉。”
  日期:2016-08-1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