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99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跨出了苏副省长的办公室,庄峰在心潮澎湃的同时,也不断的告诫自己要冷静下来,因为庄峰也不是一个刚入道的年轻人,他也非常清楚,领导们都是健忘的,他们所说的话,只有在你采取了“超常措施”之后,才能真正得到兑现。
  汇报工作,肯定表扬,暗示鼓励,这些只是最一般的工作联系,谈不上关系,更谈不上关系密切,要想和领导建立紧密的个人关系,工作只是一个媒介。

  “功夫在诗外”——更多的工作一定是在工作之外!关系是权力的衍生物,如同大树周围的生态圈儿。每位高级领导身边都有一个自己的生态圈儿,就像每一棵枝繁叶茂、根深蒂固的大树都有藤条攀援,草木依附,蝼蚁成群一样。
  领导也是凡人,目力所及,首先是自己身边的人,准确地说是圈儿内的人。
  权力掌握在领导的手中,机会自然就在领导的身边,因此,要想官运亨通,首先必须靠近领导,贴近领导,建立起牢不可破的紧密型个人关系,成为领导圈儿内之人,才会有近水楼台之利。俗话说,好马出在腿儿上,好人出在嘴儿上。
  巴结领导,也要有技术,能拍会说的马屁功夫固然重要,但如果光说不练单靠“嘴儿”拱,那就无异于官场中愚蠢之极的猪了。打入领导的小圈子,必须要有过硬的“敲门砖”,官场形势变幻莫测,这“敲门砖”也是不断变异,随着官员们文化水准的不断提升,“敲门砖”也具有了高雅的文化品位。古来钱通神,金钱自古都是最有份量的“敲门砖”,坚挺而高效,但如今日渐渐谨慎的领导们,对钱十分敏感而含蓄,慑于受贿之讳,欲取还羞。

  因此,比金钱更值钱的“敲门砖”——收藏品,便堂而皇之地走上了前台,成为官场中首选的金钱替代品,收藏品本身具有财富属性,价值不菲,一些名家大作更是价值连城,远非金钱所能估价。收受金钱,情节严重,证据确凿,似乎罪恶昭彰;收受藏品,志趣高雅,常人难以计价,似可掩人耳目,又可回避受贿之疑,因此,名人字画、古董玉器自然成了领导们的最爱之物,很快成为官场权钱交易的硬通货。“名人字画、古董玉器?

  庄峰想,自己只能在这个方面多下点功夫了。
  庄峰对古玩玉器还是略有道行的,从苏副省长的办公室出来之后,他就带着车,专程赶到了省城最大的古玩市场转了一天,选了一大块上好的新疆“和田玉”印料,单单就是这一块玉石,就花去了庄副市长30多万元。
  接着,庄副市长就到了一趟省文化厅,找到了文化厅的厅长,这个厅长和庄峰的关系还算很不错,两人在一起也是相识多年了,见面庄副市长就说:“现在省城最好的书法篆刻家是谁?”
  厅长说:“怎么了,你要篆刻什么东西?”
  庄峰就笑笑,没有说,这厅长也是官场的老油子了,一看他的表情,也就不再问了,说:“到是有一个,不过这样费用很高的,就算我出面,还是一个子不能少啊,你也知道,这些个搞艺术的,性格都有点怪。”
  庄峰连连点头,说:“只要名气大,价格好说。”
  “那行吧,我带你过去。”厅长就先打了一个电话,约好了时间,陪着庄峰一起找了过去。

  这是一个北江市最著名的书法篆刻家,当庄副市长拿出了玉石,老头一看,就估摸出了玉石的价格,说:“庄市长真是了不起啊,这石头我见过,好长时间了,一直没人出的上价格,没想到今天花落你家了。”
  庄峰也就含含糊糊的应成了几句,然后就谈好了篆刻,打磨等等工序的费用,这就接近了十万元,庄峰也是暗自吸了一口凉气,但看着厅长的样子,似乎平常的很。
  老头见庄副市长有点犹豫,自己也笑笑说:“要不你先拿回去等等,等了解一下行情了在说。”
  厅长就对庄副市长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这价格没有乱要。
  庄峰也就一咬牙,说:“还了解什么啊,你是省城最好的大家了,就请你费心一点,把时间帮我赶赶。”
  老头也就答应了,说两天的时间,为庄副市长篆刻了一枚“九曲篆书”的方印。
  和田美玉,名家篆刻,珠连璧合,价格自然不菲,庄副市长还是有点心疼自己的钱的,但政治经济学告诉他,没有投资就没有回报,“敲门砖”不坚挺,前程怎么会坚挺呢?
  出来之后,厅长才告诉庄峰,这个价格很优惠了,此人不仅在北江有名,就是全国篆刻行业,他也是首屈一指的大拿,不在于他刻的好坏,关键就老头那名字值老钱了,自己上次他带了一个外省的领导来,老头张口就是二十万。
  庄峰也是啧啧不断,说:“妈的,早知道我不当官,也搞这个就好了。”
  厅长哈哈大笑,说:“搞这一行的人多的很,但成家成名的又有几个啊,还是好好的当你的官吧,他们有他们的挣钱方法,你有你的榄钱招数。”

  庄峰一听这话,也就不敢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了,说了点别的,就请厅长一起吃饭,泡妞了。庄副市长在省城等了两天才拿到了打磨篆刻后的玉石,他坐在灯下,打开包装精致的仿古印盒,把玩良久,欣赏那帝王独享、如龙九曲的御用篆书,心神恍惚地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手执大印端坐大堂,成为执掌一方的市长大人,顿时困意全无。
  当然,他不能现在马上就把这个东西送给苏副省长,自己前两天刚去见过苏副省长,在专程的送东西过去显然就是临时抱佛脚了,这样做很不自然,所以庄副市长带着玉石先回了新屏市,他需要一个顺理成章的契机才能送出这价值不菲的礼品,送礼其实也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要把握住对方的心情,还要瞅准一个时机,随便的提个鸡就到对方家里去,那肯定是给村长送的。
  这个时候的华子建已经回到新屏市上班几天了,今天全市长来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这是从那小楼出来,全市长第一次主动到他办公室来谈话了。市长便在电话里说要到他办公室来,华子建忙说:“还是我去你那吧!”
  全市长说:“我都到门口了。”说着就听到了敲门声。
  华子建便想,这全市长怎么变得这么低姿态了,竟主动来自己办公室?想这全市长来得也太快了,说到就到了。
  全市长说:“我刚开完会,经过你办公室,就打电话过来看你在不在。”
  全市长坐下来,看了看说:“还成,没见你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吗?”
  华子建说:“在那地方还是不错的,休息了几天,挺好,离开的时候有人还叫我有时间多去那里作客。”
  全市长“哈哈”笑起来,说:“我发现啊,你这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管到什么地方,不管在什么环境,都有泰然自若的平静下来。”

  华子建客气的说:“那里话,那里话。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
  全市长便放低了声调说正经事,他说:“对你这件事的处理,我是有个人看法的。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怎么就可以把人带到那种地方?这太不负责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