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39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就弄不明白一向冷静理性的徐莹怎么会吃这么一个完全不可能的干醋,扭头直盯着她,道:“你今天怎么了?”

  徐莹打了右转向,减速靠边停车,然后扭头对着张文定,冷哼一声道:“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
  张文定被她这几句话弄得心里有了点火气,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将火气压下,耐着性子说道:“你是刚才唱歌的时候看到她跟我说悄悄话生气了吧?我告诉你,她那么做就是为了让你生气,就是想在我们两个人之间搞阴招,挑拨离间。你怎么就上她这个当了呢......”
  徐莹张嘴就道:“我上她什么当了?你说我蠢是不是?”
  张文定眉头就皱了起来,语气虽然没有太坏,却也不算太好:“我说,你这话......怎么那么不讲道理呢。”
  “我怎么不讲道理了?”徐莹气势汹汹地质问道,“你尽帮着她说话,反过来还说我不讲道理?哦,什么道理都站在你那边啊......”
  张文定眉头皱得更厉害,火气有点压不住了:“你这样子,我跟你都没办法沟通。”
  徐莹冷笑道:“你要跟苗玉珊才有办法沟通吧。”

  张文定道:“你真是莫名其妙......算了,我不想跟你吵架。”
  徐莹胸脯一阵剧烈地鼓胀,然后一只手松开安全带,另一只手则打开了车门,下车的时候冷冷地飘过来一句话:“我也不想和你吵。”
  听着车门关上的声响,张文定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干什么呀?理论就理论嘛,怎么发起了这种脾气?
  一言不和就开车,哦不,就不开车,这算什么嘛。
  靠,你现在可是副厅级领导干部,不是还在读大学的小女孩子,在开发区当一把手的时候,你可从来都不这样的啊。

  张文定没去细想徐莹今天晚上怎么变得这么奇怪了,顺手就打开车门,刚下车还没来得及往前追去,却见徐莹已经拦下了一辆刚好空着的出租车,扬长而去。
  张文定没有抬步去追出租车,而是返回了自己车的驾驶座,给徐莹打电话。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徐莹挂断了,张文定没办法,只能开车往前而去,这段路没有分叉,很容易就跟上了徐莹所坐的那辆出租车。
  如果出租车速度再快一点,他就跟不上了。毕竟,先前他可是感觉到自己喝多了开车有点危险,才让徐莹开的,这时候自己开车都属勉强,根本不敢开快。
  出租车前行的路线如张文定所料,就是往酒店方向去的。
  他也没有超车,就这么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心里却是安定了不少,看来徐莹生气归生气,但还没生气得失去理智——只是回酒店,不是去酒吧。
  真是没想到,她还有这么性情的一面。
  张文定开着车窗,迎着夜风,想着这个的时候,心里那点火气也就很快消散于无形了。寻思着到酒店之后,应该要怎么把徐莹哄好了,管她是大学生还是副厅级领导,终究也是女人嘛。
  女人,还是要哄的。
  徐莹在前面的出租车里,很容易就发现了张文定的车在后面跟着。她也没让司机去别处的意思,而是坐在车里暗自思虑,今天晚上是怎么了?怎么火气来得这么突然,醋吃得也太莫名其妙了!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的工作调整,手中的大权失去,想到往后的工作和以前权柄的区别,所以影响了心情?
  不得不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当官能够当到副厅级,都不是简单角色,别看在下属面前从不认错,可一个人的时候,直指核心分析自己反常举动的能力还是有的。

  徐莹能够想到这个原因,足见她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其实她今天晚上生气,并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个原因,或者说,这个原因是主要的,但却也需要一个由头,需要一个导火索,才会最终发大火。
  这个导火索,就是苗玉珊。
  虽然说苗玉珊年纪已经不小了,孩子都十多岁了,可是她天生丽质又保养得好,对男人的吸引力不仅仅没随着年纪的增长而减少,反倒还有所增加。像苗玉珊现在这样年纪的尤物,可谓是大小通吃啊。
  对于苗玉珊的事情,徐莹所了解的情况自然比张文定要多上一些。
  苗玉珊在随江的时候就以勾男领导出名的,到了省城之后,听说不仅仅还和王本纲保持着关系,更是听说勾搭上了省领导,也有人说她勾搭上了相当有钱的富商。
  总之一句话,这个女人的魅力,实在是相当强悍——从她能够在碧天华温泉当上总经理这一点,就能看出一二了。
  这种对付男人如同吃家常便饭的女人,那是相当危险的。

  至于说苗玉珊和张文定之间的恩怨,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敌人可以变朋友,仇人也可以变情人嘛。这种情况,徐莹见得多了!
  目前看来,张文定对苗玉珊应该是没什么想法的,如果苗玉珊对张文定有想法,张文定会不会拒绝呢?很难说啊!苗玉珊为什么会对张文定有想法呢?徐莹也能够想得出原因,说不定苗玉珊那种女人有那么点受虐倾向呢?
  在张文定手下吃了亏,就想吃了张文定来报复——毕竟,她一直都是被老男领导吃,想吃一吃年轻帅气的小男领导,也不是不可能。
  其实吧,徐莹和张文定只是情人关系,而且她还是高洪的情人,张文定跟别的女人有什么,还轮不到她来吃醋。可是她现在不是正处在失去权柄又刚刚来白漳还没学习报道的阶段嘛,毕竟她也是个女人,而且她对张文定也是动了真情的,所以,就吃醋了。
  一路上,徐莹都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等到在酒店下了车之后,她又冷静了下来,虽然没有等张文定,但脚步走得却不快,到电梯旁的时候,刚好张文定从后面快步跟了上来。

  电梯旁还有别人,张文定就轻轻叫了声:“莹姐。”
  “嗯。”徐莹淡淡地应了一声,看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
  这时候,电梯刚好下来,张文定嘴唇动了动,却也没多说什么。
  从电梯出来,走在过道上,张文定也没说话,他打定主意,要跟着徐莹到房间里去说。然而徐莹在自己房间门口站定,并没有急着开房间,而是看着他道:“好了,很晚了,早点休息吧。”
  张文定就郁闷了,按徐莹的意思,开房间的时候确是开的两间,温存过后,各人在各人的房间里面过夜,免得遇到什么突发情况。可是,现在门都不让进了,那情况就有点严重了。
  他就做出一脸不开心的表情道:“莹姐,我......”
  徐莹看着张文定的样子,想到他对一直对自己的好,心就软了,声音柔和了起来:“好了,我很累了,早点休息,明天陪我去买衣服。”
  听到她这么说,张文定心里总算松了口气,明白一时半会儿的想让她消气不容易,等明天再说吧,总不能还留个隔夜仇不是?

  徐莹和张文定都是习惯早起的人,第二天吃过早餐,便出去逛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