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39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交通局局长禾小冬,不能简单地说他是谁的人,因为他对陈继恩和高洪都相当尊重。而他在交通局这么多年,随江那么多道路工程,陈继恩和高洪的关系他都相当照顾。可以说,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无论是市委还是市政府,都没有动禾小冬的意思。
  别看陈继恩非常希望在退休前能够在随江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让后来人都记住自己。可是,如果张文定以为负责了旅游开发的相关工作就敢去碰交通局,恐怕陈继恩第一个就饶不了张文定!

  交通系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重灾区,而且一出问题牵涉面就相当大,不管是省里还是市里,如果不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哪个领导都不愿意交通系统被人打了靶。可以这么说,市领导对于交通局的保护力度,仅次于财政局。
  哪个要敢跟交通局过不去,那就是跟市委市政府过不去。
  不过,张文定有他自己的打算。他只是想吓吓人,并不是要真的跟谁过不去。
  他没有拉禾小冬下马的打算,禾小冬跟刘祖良有何恩怨他不管,但如果这两个人的恩怨影响到了他张副局长的前途,那他可不是吃素的!
  一个享受副处待遇的家伙,想跟市交通局叫板,嫌命长了不是?但如果这个家伙是张文定的话,哪怕禾小冬再有底气,也会觉得头疼。

  交通局确实牛叉,可是住建局也不差啊,想当初张文定还只是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就把住建局局长江南山给送到监狱里去了,后来市委组织部部长王本纲也是因为张文定而被免职的。这两次的事件,让张文定这个名字响彻随江官场,没人敢小看他。
  屠夫这个称呼,可不是白叫的!
  “这个我心里有数。”张文定轻叹了一声,道,“我也没想跟禾小冬过不去,他看刘祖良不顺眼,有的是办法卡刘祖良的脖子。可他想要借这个事情搞风搞雨,想拿我当枪使,那也别怪我不客气......莹姐,我虽然在组织部呆过,但你也知道,组织部......它不是纪委啊,有些事情,我还真不知道。你得帮我分析分析,看看哪些东西能够稍稍碰一下,我只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想莫名其妙地点燃个火药桶。”

  “你能有这个认识就好,真要走到这一步,你就......多问问吧。”徐莹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暗想交通局的事情,不管大的小的都是火药桶啊,随便碰一块儿,都极有可能会引起大地震的。
  心里念头一转,徐莹又道:“其实,如果你只是想杀鸡给猴看,林业局的份量足够了。”
  “林业局,哼,他们也太无聊了,山上的游道建设,居然也要经过他们审批,说是很多植物是受保护的。”张文定摇摇头,道,“我都不知道这个事情,还是钟五岩跟我讲的。他还跟我讲过,咱们随江林业局的工作,林业厅领导很重视。”
  “何止林业厅,国家林业局陈局长还来过呢。”徐莹看着张文定,颇为无奈地说,“你还真会挑,这两个单位都很难啃啊。”

  “哦,怎么回事?”张文定眼睛一眯,问了起来,林业局并不是垂管系统,能够惊动国家林业局,那可就不简单了。
  徐莹对林业局的具体事情也不是很清楚,但大致上的东西还是了解的,便简单介绍了一下。
  林业局虽然不如交通局那么强势,但也确实算是个大局了。
  并且,林业局也并不完全算是横管单位,系统内的垂管力度虽然不如国税电力等等,也比不上公丨安丨这种双重管理的,但他们在业务上的垂管力量,还是相当大的——毕竟专业性相当强。
  举个例子,早些年,林业系统是有自己的公检法的,在这方面,跟铁老大有得一比了。当然了,现在森林公丨安丨局、林业检察、林业法庭已经开始并入地fang政法编了,只是有些地方并入得快,有些地方还正在并入。不过,不管是已经完成了并入的还是没完成并入的,这些林业公检法,依然还会接受林业局的领导。
  除了这一点,还有洪水防治方面,林业部门也是插得上手的——当年林业部改成了国家林业局,各省林业厅却没有变成省林业局,而是继续保持了林业厅的称号,洪水防治方面的成绩,就是一个重要因素。
  在山多的地方,林业局真的很有优势。
  随江这边山还是比较多的,虽然山都不是特别高,可这些年植树造林成绩还是相当不俗的,退耕还林工程名列全省第一,野生动植物保护方面的工作更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借这个工作拓展了权力范围。
  这个事情惊动了国家林业局,国家林业局副局长陈汉生都亲自来过随江对随江市林业局作了高度表扬了呢。
  这之后,国家林业局往石盘省林业厅下拨了很大一笔款子,在全省林业系统中,随江市林业局就格外受省林业厅照顾了。
  有了这么一出,随江市委市政府对林业局也就另眼相看了。

  全市那么多行局,有几个能够惊动部委领导下来视察工作的?所以对于林业局,市里在财政上就算对林业局不倾斜,可林业局要是出了什么麻烦,市里肯定会帮着灭火的——不给别人面子,也要顾及到国家林业局的面子嘛。
  往常跑部钱进要点项目和款子多困难?国家林业局却能够主动往下拨款,这事儿市委市政府都喜欢着呢,怎么可能会去跟国家林业局过不去?
  听到徐莹说起这其中的纠结之处,张文定就咬牙切齿道:“我靠,田金贵还真不是东西!”
  徐莹就看着她,疑惑问道:“嗯?”

  张文定翻了个白眼,一脸愤愤然道:“你刚才不是说叫我只管紫霞山的开发,让别的局领导和那些部门去沟通吗?这个行不通的,已经开过会了,在会上就定下来了的,跟别的部门沟通也是紫霞山旅游开发工作中的一部分,都归我负责。开始还以为他是为了工作方便着想,想不到他这是给我挖了个坑呢。操,这老狐狸真狡猾!”
  徐莹就笑了起来:“我看你是喜欢抓权吧?就算田金贵不把这个权力交给你,你恐怕也会自己争取吧?”
  张文定被她一句话说得相当不好意思,心想当官的哪个不抓权啊?你比我更喜欢抓权吧?嘴里却道:“你刚才说林业局够份量,份量确实是够了,可看起来他们也不含糊啊。钟五岩他老爹是省委钟部长,他的面子都不管用,林业局那帮子人还真够嚣张的。”
  徐莹冷笑一声道:“你以为钟五岩会给林业局面子吗?”
  这个话问得张文定一愣,徐莹见着他的表情,便又冷笑着继续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样有个背景深厚的女朋友啊?钟五岩这种公子哥,连一般的市领导都不在放在眼里,何况一个小小的林业局?”
  是啊,钟五岩堂堂省委常委的公子,怎么会把一个小小的地级市的市林业局放在眼里呢?
  他对张文定客气,并不代表对别的人也同样客气哈。
  他没把林业局放在眼里,林业局自然也不会对他客气了——省委常委又怎么样?咱是严格按照国家林业局和省林业厅的相关规定来做事的呢,钟公子您要是不满意,可以请钟部长去跟国家林业局理论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