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二楼下来,李逸风对方学文和张所长说道:“老方、老张,今天晚上你们两个都辛苦一点,给我盯着这里,有什么消息立即通知我。”

  就李逸风本人来说,如果不是担心他在看守所过夜动静太大,也很想守在看守所连夜等消息。可惜到了他这个位置,目标太大了。留在看守所一整夜,不知道有风声传出去。
  “李叔叔,我也要留在看守所。学校那边,我已经请过假了。”
  包飞扬说道。他还是学生,在市内实习,夜不归宿也是需要向辅导员请假的。
  “你留在这里也好。”李逸风点了点头,让张所长替包飞扬腾出一张值班床位,好让包飞扬支撑不住时休息休息。
  李逸风走后,包飞扬就想到二楼审讯室外观看对龚大力的审讯工作。方学文和张所长两个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这个要求,说包飞扬还是一个学生,有些审讯程序不适合他观看。
  包飞扬无奈,只好在一楼办公室陪着方学文和张所长一起等待消息。
  深夜十一点,审讯室没有消息。

  深夜十二点,审讯室还没有任何消息。
  到了凌晨一点,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方学文坐不住了,他站起来道:“我到上面审讯室看看。”
  房间内只留下包飞扬和张所长。
  又过了一个小时,上面还没有消息传下来。
  又过了一个小时,依旧没有消息。

  张所长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他也坐不住,自语道:“龚大力的骨头就那么硬?”
  说着就大步走了出去,把包飞扬一个人留在办公室。
  包飞扬本来对撬开龚大力的嘴巴很有信心。一个村委会主任而已,见过什么大场面?审讯人员措施一上,还不乖乖地招供?可是现在看到这种情况,他也逐渐开始担心,万一龚大力死不招供,该怎么办?撬不开龚大力的嘴巴,他们又如何去抓那个幕后的人?
  眼见着时间又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窗外的天色已经发白。包飞扬看了看时间,马上就到六点了。他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就往楼上审讯室走去。
  到了楼上审讯室,只见方学文和张所长干坐在外面相对无言。而梅立峰和另外一个干警,浑身**地坐在另外一把长椅上呼呼喘气。而隔着窗户望去,龚大力浑身血迹地反铐在椅子上,目光不屑地望向窗外。
  包飞扬心中一沉,没有想到这个龚大力还是一块滚刀肉!
  对于眼下的这种情况,方学文也是异常的头痛。

  如果是放在以往,别说龚大力是一块滚刀肉,就是他是一块过油肉,方学文也有信心撬开他的嘴巴,把他肚子里那点牛黄马宝全部扒拉出来!也不用上什么特别的手段,只要采取一个疲劳轰炸法就行了。派几组干警二十四小时轮班对龚大力展开审讯,不让他有一秒钟的睡觉时间,哪怕龚大力是铁打钢铸的,最多四五天,也会完全崩溃,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交代出来。而且采取疲劳轰炸法不会在龚大力身上留下一丝伤痕,没有被追究责任的风险。

  可是现在时间紧迫,李逸风要求他们在天亮之前必须撬开龚大力的嘴巴,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根本不可能采取疲劳轰炸这种最有效的审讯办法。
  梅立峰此刻的心情也异常地恼怒。刚开始审讯龚大力时,他心中还是充满着自信。作为有着丰富审讯经验的干警,梅立峰知道最轻松的审讯对象就是涉嫌赌博**之类的人员,这类人心理素质极为脆弱,往往是审讯人员还没有开口,他们就痛哭流涕地把一切都招了出来,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通知家属和单位领导。
  一开始的时候,龚大力的表现和大多数**人员没有什么区别,连连认错,表示自己一时糊涂犯了大多数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公安局该罚多少就罚多少,他马上交钱,只要不通知他的家属就好。可是当梅立峰让他好好回忆一下,最近还干过什么事的时候,他立刻闭紧了嘴巴,再也不肯多说一句话了。这也很正常,大多数罪犯都抱有侥幸心理,在没有看到确凿的证据下,是不会供认自己的罪行的。但是只要审讯人员针对性的施加的心理压力,他们的心理防线还是会被突破的。所以当李逸风过来时,梅立峰的回答还是自信满满,认为在天亮之前能够撬开龚大力的嘴巴。

  可是随着审讯工作的继续进行,梅立峰才知道遇到麻烦了。无论他们怎么样施加压力,龚大力就是一句话也不开口。

  鉴于时间紧迫,梅立峰决定暂时停止审问,让龚大力到模范号子里清醒一下。所谓模范号子,就是指非常配合公安机关工作的号子。号子里的人员能够得到一些普通号子里人员没有的小优待。相应的,模范号子里的人员也得配合公安机关工作,帮助解决一些疑难问题。
  模范号子里的人员果然极其配合,龚大力一被关进来,他们就展现出了无微不至地“关怀”,用实际“行动”来帮助龚大力回忆他以前干了什么事情。可是两个多小时过去,龚大力鼻青脸肿,几乎要昏迷过去,模范号子里的人员也没有帮龚大力回忆起来什么事情。
  梅立峰担心再让他们帮主龚大力回忆下去会出人命,就把龚大力又提了出来。当梅立峰在审讯室里再度面对龚大力的时候,才发现之前龚大力眼睛中那种畏畏缩缩的神色不见了,此刻在龚大力眼里的是一种不屑的甚至是疯狂的眼神。这种眼神,梅立峰只有在心理素质极强的亡命之徒眼中看到过  。
  此时梅立峰也发了狠,在审讯室扯了十几盏五百瓦的灯泡,光柱全都聚焦龚大力身上。这个时候中天已经入了夏,夜晚的气温也高达三十多度。这十几盏五百瓦的灯泡一扯起来,审讯时的温度很快就升到了五十多度,跟桑拿室一般。且不说聚焦在灯光下的龚大力,就是梅立峰和另外那个审讯干警也是汗如雨下,觉得分外难熬,只在审讯室里呆了十几分,全身的衣服就找不到一块干的地方,浑身上下**的,像是刚从水中捞出了一样。

  如此折腾了一个小时,龚大力的身上的血迹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嘴唇干裂,人也几乎虚脱了,却依然奇迹般地坚持了下来,硬是一句话也不说。
  方学文在外面看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让梅立峰两人撤了出来,把十几盏灯也撤掉。他们现在需要的是尽早拿到龚大力的口供。可不能让龚大力真的虚脱昏迷过去。
  听方学文和梅立峰介绍过情况,包飞扬的眉头也锁了起来。他扳倒路忠诚,挽救父母和伯父,挽救家族命运的计划,可不能被龚大力这种又臭又硬的小角色给阻挡住!
  李逸风虽然早早回去了,可是心却思科牵挂着这边的动静。他没有上床休息,而是坐在书房里,不停的抽烟,等待方学文这边的消息。
  这件事情干系甚大,直接牵扯到老领导包国强能否翻身,牵扯到包系一派实干型的干部在中天市的前程。如果处理不好,包国强不能翻身不说,李逸风以后肯定是被踢到什么闲职部门去养老。如果李逸风五十多了,倒是也还可以忍受。可是他才四十出头,距离退休还有漫长的时间,这十七八年还可以干出很多辉煌的业绩,如果被摁在一个闲衙门里混吃等死,哪怕仅仅是想象一下,李逸风就不寒而栗。如果不是心里有所顾忌,李逸风恨不能直接就留在拘留所,在现场督促对龚大力的审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