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9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走吧,赶紧走,希望能够逃开。
  劫有些担心,说可是师父你现在是最关键的复原阶段,任何一点儿动静,都会有影响的啊。
  我摇头,说比起小命来,早一天恢复和晚几天恢复,都是小问题。
  劫没有再犹豫,回头收拾东西,弄了一个小包,又将一把弓、一筒箭还有两把粗糙的刀子弄好,然后将我给背了起来。
  我们没有走正门,而是爬窗而出,没想到刚刚出来,就瞧见了先前那小胖子。
  劫愣了一下,赶忙说道:“冲,你在这里干嘛?”
  小胖子有些惊慌,连忙摆手,说没,没。
  劫说别跟人说这件事情,知道么?否则我打死你!
  小胖子慌忙点头,然而没有等我们走出多远,便听到那家伙扯着嗓子大声叫道:“不好了,劫带着他的猎物跑了,快来人啊……”

  劫这个时候已经背着我走出十几米远,听到这声音,下意识地回手拿弓,我赶紧对他说道:“别闹了,赶紧走。”
  劫气愤不已,不过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朝村子外面跑去。
  然而经过这小胖子的一招呼,没半分钟,我们就给堵在了小巷子里,来了三十几人,人群分开,有一个彪形大汉走了过来,而在他的身边还有好几个气势凛然的高手,先前那二长老也在其中。
  我瞧见这么多人,心中就有了几分无奈。
  我的下半身几乎没有什么知觉,想要使用遁地术都没有办法。
  唉……

  那个彪形大汉就是陈留的族长,他走到了我们跟前来,凝望着劫,然后沉稳地说道:“怎么,想走?”
  劫这少年火气一上来,顿时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恶狠狠地喊道:“对,我要走,谁敢拦我?”
  彪形大汉点头,说你要走,我不拦你,把你身上那人放下。
  劫背着我,双手持刀,说谁敢?
  彪形大汉盯着劫,瞧了许久,方才缓声说道:“为了一个外人,跟部族的人翻脸,至于么?”
  劫说他是我新拜的师父,谁敢动他,我就跟谁拼命。
  彪形大汉说外面的人很狡猾的,他只不过是骗你而已,你放下人来,这儿任你自由出入,没有人管你。

  劫大声吼,说怎么会骗我?
  彪形大汉兴致盎然地说道:“哦?,你的意思,是他教了你真本事咯?”
  劫说当然。
  彪形大汉沉默了一下,说这样吧,我找个人跟你打,你若赢了,我放你们离开;但你若是输了,就将这个骗子放下来,行不行?
  劫眼珠子一转,指着二长老说道:“好,就他!”
  二长老?
  当劫指向了那个红脖子的二长老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而趴在劫背上的我,却能够感觉得出他的绝望来。

  在陈留众多族人的簇拥下,在那彪形大汉的亲自拦截下,劫知道自己走不了了。
  即便是族长刚刚进行了承诺,但即便是劫赢了,也不可能让他离开。
  铁打的死规矩都能够变通,又何况是随口的一句承诺呢?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搏命了。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让那个曾经谋害了他父母的二长老得到报应,将其亲手斩杀,如果错过这一次,那么他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再完成了。
  只有战。
  族长盯着劫,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看向了二长老。
  被劫挑中的二长老洒然一笑,说没想到小家伙对我挺有意思的,既然如此,那我自然是义不容辞。
  好!
  双方都确定了之后,劫将我从背上扶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将我放在了茅草屋的土墙边上,让我靠墙而坐,然后来到了众人围出的空地前。

  劫一离开,立刻有人下意识地朝着我这边围了过来,劫一下子就抽出了两把刀来,指向那些人,说谁敢在我与二长老交战的时候,动我师父,我的刀,绝对不会留情。
  族长伸手,拦住了这些人,一字一句地说道:“别动,等待结果。”
  众人方才停下了脚步,而这边的场中,二长老已经从旁人的手里抽出了一把铁刀来,颇有兴致地走到了场中来,然后对劫说道:“我虽然十年没有出去打过猎了,但这些年来修行不断,你挑我当做对手,实在是有一些张狂了——不考虑换一个旗鼓相当的人么?”
  能说出这样的话语来,二长老倒是表现出了一个长者应该有的气度,然而劫却举起了手中的两把刀来,说道:“二长老,可还记得这两把刀?”
  二长老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说虽然族中铁器缺乏,但我并不是管理兵器的长老,问我,有些多余。

  劫却自顾自地说道:“这一把,是我父亲的佩刀;这把短的,是我母亲的。”
  二长老释然,说原来如此,然后呢?
  劫说两年前的时候,你在我父亲的干粮里面下药,然后将他引入狼群之中,被群兽撕咬而死;一年半之前,你将我母亲亲自杀死,然后弃尸荒野,伪造成被野兽袭击的样子;而现如今,我将用他们手中的刀,将你给亲自斩杀了去——唯一不同的,是我不会将你伪装成被野兽袭击的样子,而是正大光明地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在他们报仇雪恨!
  “血口喷人!”
  二长老一下子就恼怒了起来,指着劫的脸,浑身颤抖地说道:“你这小孩子,张口就胡说,你父母的死,是族中反复认证过的,死于野兽之口,与我何干?”
  劫冷冷地说道:“你做过的事情,自己心知肚明,何必哄骗旁人?”
  二长老激动地眉头直跳,说黄口小儿,满口胡言,你、你……
  眼看着这老头儿气得就要晕厥过去一样,族长在旁边突然说道:“二长老,是非曲直,族中自有共论,何必多做解释,纠缠不休呢?”
  这话儿让二长老一下子就醒悟了过来。

  他没有看向周遭议论纷纷的部族群众,而是将目光注视到了面前的这个麻烦小子来。
  他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劫,五年前你跌落山崖之后,性情大变,不但将自己的名字改作‘劫’,而且还多有古怪举动,行为举止都鬼鬼祟祟的,樱花神婆曾经说过,讲你是被鬼魂夺了舍,想将你给赶出陈留,又或者拿来祭天,是我们看在你父母为了部族而死的份上,将你给保下来的;没想到你居然血口喷人,随意污蔑——既如此,那我就不再手下留情了。”
  他拔出了长刀来,缓步走向了劫。
  二长老的脚步十分沉重,一步一步,每走出一步,气势便强大数分,如此走了七八步,抵达劫的身前时,整个人都已经攀升到了巅峰之上。
  好强!
  没想到陈留这个小部族之中,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高手,让我都有一些心惊。
  而这还只是二长老,如果是那族长的话,应该会更厉害。
  这就是荒域,充满了浓郁灵气的地方,在这样的世界里,人们更能够与灵气契合,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对于修行的培育,都是末法时代的人们所难以企望的。

  二长老手中的刀缓缓举了起来,然后朝着下方猛然一劈。
  日期:2016-06-08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