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实际上包国强并不知道李逸风赶了过来,所以并没有给李逸风留下只言片语。但是闫红发这边有了林远方的交代,自然不会这么讲。
  “市长让我转告你两句话,第一句,村民们为什么忽然会闹事?第二句话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村民为什么会闹事?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李逸风浑身一震,心里正欲咀嚼这两句包国强“留给”他的话,目光却扫到了站在一旁的包飞扬。
  “这是谁?”李逸风刀锋一般的目光就看向闫红发。

  “李叔叔,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飞扬。今年过年的时候,咱们在我伯伯的书房里见过。”
  不等闫红发介绍,包飞扬就笑吟吟地说道。
  在上一世的时候,包飞扬这个时候和李逸风并不熟悉。而是在后面包国强出事之后,李逸风到包家跑前跑后的帮忙疏通,才和包飞扬逐渐熟悉起来。
  “哦,包飞扬。包教授家的老二。”经包飞扬这么一提,李逸风也想起来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逸风一边说着,一边有意无意地用目光扫了一下闫红发。意思是即使包飞扬不是外人,闫红发也不能把包市长这么重要的留言让包飞扬听到。一个还在读书的年轻人知道什么轻重好歹,万一一时嘴快把包市长这两句留言讲了出去,不知道会平添多大麻烦!

  以包飞扬两世的人生历练,又如何读不懂李逸风目光里的意思?所以他给了李逸风一句最简单的也是信息量最大的回答:“是伯父让我来的。”
  李逸风如刀的双眉一皱,琢磨着包飞扬这句话的意思。以市长沉稳的做事风格,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让包飞扬过来,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又想起刚才闫红发转述包国强两句“留言”时并没有避讳包飞扬,难道说包国强让包飞扬过来,于中天石化的事件有关?
  李逸风皱着眉头不说话,包飞扬却不能容他多想,时间紧迫,必须把李逸风拉进来。
  “李叔叔,对于我伯父的话,你怎么想?”
  李逸风没有想到问自己是包飞扬而不是闫红发,看来他前面推测的没错,包飞扬果然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不然包国强也不会让他掺和进来。虽然在李逸风看来,包飞扬还过于年轻,参与进这么重要的事情里有些不妥。但是素来信服包国强的做事能力和判断能力,既然是包国强决定了让包飞扬参与进这件事情,那么就绝对没问题!可怜的李逸风又哪里知道,包国强对现在发生的事情是一点都不知情,眼下的一切,完全是闫红发受了包飞扬的教唆,打着包国强的旗号在贩卖包飞扬的私货  。

  “这还用说吗?”李逸风轻蔑地扫了包飞扬一眼,“如果我不站在市长这一边,这个时候跑过来干啥?”
  在李逸风给出这句肯定的回答之前,闫红发的心一直是悬着的。虽然前面包飞扬向他保证过,但是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李逸风会选择站在失势包国强这一边,去跟眼下正红得发紫的路忠诚作对。
  “李局长,难怪市长一直夸你立场最坚定,关键时刻,还是你最靠得住!”

  说这句话时,闫红发看见包飞扬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似乎在笑他也活学活用地扯起虎皮当大旗。他不由得微微一哂,暗道这话可不是他编造出来的。包市长以前确实这样评价过李逸风,他这个时候不过是复述出来而已。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李逸风大手一挥,打断闫红发的话,“走,咱们找个地方说话。”
  对李逸风来说,他毫不犹豫选择站在包国强一边绝对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他一路上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首先,以李逸风嫉恶如仇的个性,是非常瞧不起路忠诚这样只会搞阴谋诡计,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他更无法忍受在这样领导手底下工作,因为那就意味着他要放弃他一贯的做人原则。可是,如果李逸风真的能够放弃原则的话,他也就不会是现在李逸风了。其次,一朝天子一朝臣。即使李逸风能够放弃自己的做人原则,毫无廉耻地去迎合路忠诚,也不可能在路忠诚那里讨到好,最多是自取其辱罢了。路忠诚如果当上市长,有一大批自己的心腹手下需要提拔,怎么可能去重用李逸风这个包系干将?无论李逸风怎么努力,最起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他额头上这个包字是不可能去掉的。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李逸风在侦办文慕白特大强奸案时,已经彻底得罪了路卫国。这已经是不可调和的死仇。如果包国强一直在台上,有包国强的庇护,路卫国还怎么不了李逸风。可是如果包国强下台,路忠诚当上市长。那么路卫国必定会寻找一切机会对李逸风展开报复。

  这些东西,李逸风早已经在自己心头掰开揉碎,反复咀嚼了不知道多少遍。他知道,在这次中天市政局大动荡中,他要么站在包国强一边帮助包国强来寻找扳回来机会,要么就等待着路忠诚上台之后秋后算账。即使他想置身事外,路卫国也不会给他任何机会的。所以他才会十万火急地从鄂尔浩特赶回来,让司机在火车站等着他,一下火车就坐车直奔机场而来,准备找包国强商量对策。

  这一幕情景,其实在上一世的时候已经发生过一次。只不过上一世的时候,包国强在飞机起飞时并没有留下什么话。所以闫红发见李逸风赶过来也不知道怎么办。等半个月之后包国强从日本回来,一切都成了定局,他们再也寻找不到任何的反击机会。
  可是到了这一世,随着包飞扬的重生,这一切都得到了改变。包飞扬捏造出来的两句包国强的“留言”,把李逸风心头的斗志点燃——既然包市长已经留下了嘱咐,那么自己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去完成好包市长的嘱托,和路忠诚斗到底。
  *********************************
  虽然说在一九九二年的时候,中天市还没有出现像后世的私人会所之类的隐秘场所,但是李逸风作为省会城市的公安局副局长,寻找一个方便谈话的地方还是非常容易的。
  半个小时后,李逸风就带着包飞扬和闫红发来到黄河边的一家私人承包的鱼塘,鱼塘的主人搬出三把竹椅放在鱼塘边的大柳树下,又送来三支鱼竿,就知趣地消失了。
  包飞扬拿着一把钓竿坐在竹椅上,目光绕着四周打量了一圈  。心中不得不承认,李逸风不愧是搞了几十年刑侦工作的技术型干部,单从他选择的这个谈话地点,就是一个安全隐秘的地方。两辆引人注目的专车停在远处的芦苇荡中,鱼塘周围又非常空旷,无论哪个方向有人过来,他们都能立刻看到。
  “小闫,”李逸风抓起一条蚯蚓穿在鱼钩上,熟练地把鱼线抛了出去,“关于中天石油的事件,你把你知道的情况给我讲一遍,越详细越好!”
  从火车站赶往机场的途中,李逸风已经听他的司机讲述过一遍中天石化的事件。可是这个时候他还是要再听闫红发讲述一遍。以闫红发的身份和位置,又处在事件漩涡的中心,必然掌握着很多外人并不了解的细节和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