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一经包飞扬点破,闫红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路忠诚睚眦必报,又老奸巨猾。以市长耿直的性格,如果路忠诚真要对他下手,肯定要吃大亏的。”
  “什么‘如果路忠诚真要对他下手’?”包飞扬冷笑一声,“路忠诚这边早就下手了!闫哥,我问你,我伯父这边刚被免去市长候选人的资格,那边路忠诚就冒出来了。如果说中天石化的事情不是路忠诚搞的鬼,你相信吗?路忠诚既然已经是撕破脸了,那么他当选市长之后,肯定会继续对我伯父下手,绝对没有收手的可能性。”
  “对啊!”闫红发一下子想了起来,“飞扬,包市长让你去查的那件事情是不是中天石化的事情?是不是市长他也察觉的了什么?你是不是已经查清楚,这件事情就是路忠诚在背后捣的鬼?”
  “如果是路忠诚背后捣的鬼,你想怎么办?”包飞扬没有回答闫红发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怎么办?咱们就想办法揭破路忠诚的阴谋啊!”闫红发挥了一下拳头。
  “闫哥,这你可要考虑清楚。跟路忠诚斗,一旦失败了,下场肯定会很惨的。”林远方故意板着脸说道。
  “靠!”闫红发反手给了包飞扬胸膛一拳,“你小子懂得对我用激将法了啊?这个我比你明白,即使我不跟路忠诚斗,一旦包市长被他们拉下来,我的下场照样很惨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拽了一句文,闫红发又正色说道:“我闫红发也是带把的种。别的不说,就冲当初包市长救了我妹妹,我也得豁出命来,帮助包市长把路忠诚的阴谋揭破!”
  “闫哥不错,我果然没看错人。”包飞扬一边揉着生疼的胸膛,一边嘿嘿笑着。
  “别跟我来这个虚头巴脑的东西。”闫红发哼了一声,对包飞扬道:“那你说说,咱们该怎么帮市长?市长要去日*本半个月,我们现在又无法和市长联系……难道说我们要等半个月后市长回来再做打算?到时候黄瓜菜恐怕也凉了!”
  “没办法跟伯父联系,并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做一些事情。”包飞扬伸手递给闫红发一根香烟,“从我掌握的情报来看,中天石化发生的工程事故和宁海铁路事件背后是有着密切联系的,基本上可以确定都是路忠诚的儿子路卫国在背后指使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两会召开之前找到确凿的证据递上去,把路忠诚通过欺骗手段获得的市长候选人资格再夺回来!”
  “说的倒是很有道理。”闫红发一边抽着烟一边苦笑,“距离两会只有不到六天时间。就凭我们两个人,即使知道是路卫国指使的,又能够去哪里找到证据呢?”
  “谁说就我们两个人?”包飞扬笑了起来,伸手指了指着闫红发的摩托罗拉数字汉显,“李局长不是说马上就要到了。”
  “你是说,让我们向李局长求助?”闫红发眼睛亮了一下,旋即熄灭,“以李局长的身份,又岂是我们两个能指挥得动的?”
  “我们虽然指挥不动,可是我伯父能够指挥的动啊!”
  “可是包市长他在去日*本的飞机上啊……”
  说了半句,闫红发忽然间停了下来,望着包飞扬道:“你不是想让我对李局长假传圣旨吧?”
  “什么假传圣旨。是我来晚了,没有来得及向伯父汇报我这边掌握的情况。如果伯父听完我汇报的情况,肯定会留下话,让李局长去查办的。”
  “李局长不会不办吧?”闫红发想了一下,说道。
  “你比我了解李局长,你说呢?”包飞扬反问道。

  “这个……我也说不好……”闫红发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小车司机而已,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情况最坏,也就是赔上一个行政编制。可是李局长是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刑侦支队支队长,又不是包市长亲自向他交代,他能够下这个决心吗?”
  “呵呵!我可以明确地回答你,能,他能!”包飞扬笑了起来,“还记得前年的红茶歌舞厅特大**案吗?”
  “记得!”
  “那个被判死刑的**案主犯文慕白就是路卫国的小舅子。”

  “啊,还有这一层关系啊?”闫红发吃了一惊。
  “对!”包飞扬说道,“这是李局长亲自督办的案子,他顶住了各方压力,把这件案子办成了铁案,可以说是李局长一手把文慕白送上断头台的。假如我伯父这次垮了,路忠诚当上了市长,会出现什么情况,你明白吗?”
  “李局长肯定会被秋后算账唄  !”闫红发挠了挠头额头,问包飞扬道,“你不是整天窝在大学读书吗?又是从哪里得到这些消息的?我和李局长也算是老熟人了,怎么从来没有听他提过一句呢?”
  包飞扬神秘的一笑,不肯回答闫红发这个问题。
  其实他能知道这件事情的内幕,完全是因为上辈子的经验。上辈子在伯父被陷害入狱不久,李逸风也被撤掉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被弄到中天市渔业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去养老去了。包飞扬临去粤东前,到渔业局去看望过李逸风。李逸风向他谈起了这段秘辛,也是禁不住长吁短叹。
  正在说着,就看到远处一辆白色的桑塔纳警车向这边驶来。闫红发眼尖,一眼就看清楚了车的牌照。
  “是李局长的专车,他过来了。”说着就要下车。
  “闫哥。”包飞扬一把拽着闫红发,在他耳边交代道:“一会儿见了李局长,说我伯父只让你转告给李局长两句话。第一句是,村民们为什么忽然会闹事?第二句话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之后的事情,就由我来说!”
  “好!我明白了!”
  闫红发点了点头,和包飞扬一起下车,冲着那辆桑塔纳警车挥手。
  桑塔纳警车就向他们十来,车还没有挺稳,一个身材干练的中年警察就从车上跳了下来,劈头就问闫红发:“小闫,市长呢?”
  “李局长,您来晚了一步。市长乘坐的飞机四十多分钟前就已经飞走了。”
  “怎么会这样?”李逸风刀削一般的眉毛紧紧一缩,身上自然散发出一种气势,“我不是给你打了传呼,让市长迟一点上飞机,等我过来吗?”
  “你给我打传呼的时候,市长的飞机已经起飞了!”闫红发小声辩解道。
  “不说这个!”李逸风大手一挥,说道:“中天石化的事情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闫红发摇了摇头,“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那就是市长在中天石化工程中绝对没有收一分钱贿赂,也绝对没有贪污一分钱!”
  “哦?”
  听闫红发这么说,李逸风点了点头。闫红发和周书刚是包国强最信任的心腹。既然闫红发说包国强没有在中天石化工程中贪污受贿,那么有很大的可能说明包国强是被人诬陷的。
  “那市长上飞机上之前,有什么话让你交代我吗?”李逸风叉腰问道。

  他这些天一直率领一个抓捕小队在塞上大草原上追捕一个逃犯。茫茫大草原上什么通讯设施也没有。等抓到逃犯回到鄂尔浩特,和家里一通电话,才知道这些天来,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作为刑侦工作的老手,李逸风强忍着跟包国强打电话的冲动,而是选择了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中天。可惜的是,从鄂尔浩特到中天并没有飞机航班,他只有乘坐火车回来。可是即使他这样紧赶慢赶,还是晚了近一个小时,没有能够和包国强见上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