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自己为什么被丢掉警察的饭碗,梅立峰其实心知肚明。那次包飞扬到粤城市找梅立峰喝酒时,在近二十瓶啤酒下肚之后,梅立峰说道:他乘飞机去康藏之前,就知道会得罪路忠诚父子。作为中天市的市长,路忠诚权势滔天。自己一个小小的刑警中队副队长,竟然敢到康藏去接路忠诚对头的骨灰,这不是摆明了要和路忠诚对着干吗?

  梅立峰说,老子并不后悔。即使事情重来一百次,老子依旧还会做同样的选择。没有两位老叔的帮忙,自己肯定是天天在老家种土豆挖土豆。现在即使回老家种土豆挖土豆,老子也赚了,因为老子在中天市威风凛凛地当了五年警察,其中还当了一年半副中队长!
  老子赚了!
  老子值!
  路忠诚、路卫国两个王八羔子!
  想到自己刚才编造谎话欺骗梅立峰这样直脾气的汉子,包飞扬内心就是一阵汗颜。可是就包飞扬来说,实在是不敢把真相告诉梅立峰。以梅立峰的脾气,一旦知道真想,肯定是一门心思地要掺和到底。包飞扬上一辈子已经拖累过梅立峰一次,这一辈子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拖累梅立峰了。

  几分钟后,随着一阵尖锐的警笛声。一辆白色的警用松花江小面包停到了包飞扬面前。
  “扬扬,上车。”梅立峰推开车门。
  “梅哥,你尽快,我赶时间。”包飞扬跳上副驾驶位置上,也不和梅立峰客气。
  “好唻!咱们这就走!”
  梅立峰一踩油门,松花江小面包就在警笛的鸣叫声中向东郊中天机场驶去。
  在梅立峰娴熟的驾驶技术下,松花江小面包飞速地超越一辆又一辆汽车,鸣叫着警笛,无视交通灯的信号,穿越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
  包飞扬的思绪,又沉浸在回忆之中。
  在上一世的时候,包国强从日*本考察回国之后,虽然心情很失落,可是并没有搞什么消极对抗,对身为市长的路忠诚发布的一个又一个指令多非常配合的执行。可是谁又能够想到,人无害虎意,虎有害人心。路忠诚表面上对包国强客客气气,暗地里却唆使人诬告包国强,把包国强弄进的监狱。之后又整治敢替包国强鸣不平的包国胜和薛寒梅,把包家弄得家破人亡。

  现在看来,包家和路忠诚路卫国父子之间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如果包飞扬这次不能把路忠诚扳倒,那么等待包氏家族的悲剧必将再次上演。
  西郊距离中天机场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虽然梅立峰已经竭尽全力,把警车的速度优势和特权优势发挥到最大,但是他们赶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三点零五分了。
  “扬扬,对不起,俺水平差,迟到五分钟。”梅立峰一脸愧疚地望着包飞扬。
  “没事,我到里面看看,也许飞机晚点了呢!”包飞扬顾不上多说,跳下车就往机场候机大厅跑  。
  刚跑了两步,就听机场的广播里出来播音员的播报:“各位乘客,由中天飞往京城的CZ31XX号航班飞机已经起飞……各位乘客,由中天飞往京城的CZ31XX号航班飞机已经起飞……”
  包飞扬双腿一软,几乎当场瘫倒在地!
  来晚了,还是来晚了!自己重生之后,几乎是没有浪费一分钟时间,以最快地方式得知包国强的航班信息,然后赶来机场,却没有想到,还是以几分钟之差,和包国强的航班失之交臂。
  难道即使自己重生了,命运也不可能更改吗?
  难道说伯父、父亲和母亲这样正直善良的人命中注定要倒在路忠诚这样卑鄙之徒的手下吗?
  难道包氏家族就只有任由路卫国这样厚颜无耻者的摆布和蹂躏吗?
  包飞扬脑海里闪响起上一世他被渣土车撞飞之后,在空中看到路卫国和徐强均坐在车内狞笑时的嘶喊:不甘心!我不甘心!
  包飞扬脸色涨得通红,他紧紧握着双拳,在内心中对自己喊道:、
  对!不能甘心,绝对不能甘心,绝对不能就这样放弃!
  事情不到最后的结果,自己就必须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扬扬,你没事吧?”梅立峰停好车,追了过来,他看见包飞扬脸色很差,赶忙上去扶着包飞扬。
  “我没事,梅哥。”包飞扬强笑一下,脑海里急速转动着,想着有哪一种办法可以弥补。
  “都是俺不好,耽误了你的事。”

  梅立峰即使再迟钝,此时也能够看出,包飞扬赶过来,绝对不是送茶叶那么简单。再者说来,包飞扬浑身上下单衣单裤,又空着双手,那茶叶在哪儿?
  “没事,梅哥,这和你无关。”包飞扬拍了拍梅立峰的肩膀,他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因为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如果抓紧时间,或许还来得及挽救。
  心中想着,包飞扬的眼睛就四处踅摸,寻找公用电话。就在这时,他看见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从候机厅里面走出来,他不由得眼睛一亮。
  “小闫!”包飞扬快步迎了过去。
  这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正是包国强的小车司机闫红发。他看到包飞扬也不由得很是惊奇。
  “飞扬,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来找伯父。”
  “是想让市长帮你带东西吧?”闫红发瞥了包飞扬一眼,“可惜你来晚了,包市长的飞机刚飞走了。”

  包飞扬一时间也没空儿向闫红发解释什么,他直接问道:“伯父在京城转往东京的航班是几点?”
  这就是包飞扬刚才想到的问题。在一九九二年,中江省还没有直飞日*本的飞机。要想去日*本东京,必须要到京城去转机。包飞扬刚才找公用电话,就是想打给伯母薛寒梅,问问京城飞往东京的航班是几点的。
  “下午四点五十  。”闫红发耸耸肩膀,“敢情你还打着往京城去的主意啊?我看还是算了吧。往京城去的飞机一天只有一班。就是你真坐飞机赶过去,包市长也早飞到日*本去了。”
  闫红发平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说话也不会这么刻薄。可是眼看着自己老板被牵连进莫须有的贪腐案子,到手边的市长的位置也长着翅膀飞走了。而市长这个侄子还不知道好歹,想方设法地想找老板给他从国外带新鲜玩意儿。一时间气闷,就难免多说几句。
  包飞扬心中暗自苦笑几声。这也不怪闫红发戴着有色眼镜看他,上一世每逢伯父有机会出国,他总是会跑过来缠着伯父要求伯父给他从国外带礼物。现在闫红发一口咬定他来找包国强是想要礼物,也算是现世报!
  “哎,你这是咋说话的?”
  一旁的梅立峰看不过眼,准备为包飞扬打抱不平。他知道自己这个刑警中队副中队长在闫红发这个市长小车司机跟前不算什么。但是见闫红发说话太过分,还是忍不住上来帮腔。
  “梅哥,你别急。”包飞扬连忙拦着梅立峰,把他拉到一边,低声说道:“我有点要紧事情要跟小闫说。梅哥你就先回去吧。”
  “那你待会儿……”
  “我待会儿就坐小闫的车走。”

  听包飞扬称呼闫红发为小闫,却口口声声地喊自己“梅哥”,梅立峰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伸手拍了拍包飞扬的肩膀,说道:“好,那我就先回去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打呼机找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