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瞬间,包飞扬像是明白了父母的心愿。虽然刚才是他的幻觉,但是如果父母真的还或者的时候,也一定会这样说吧?
  对!自己赶快回去安排新色料投产,向路卫国报仇。然后抛掉过去的一切,像正常人一样去生活!
  包飞扬用力抹去脸上斑斑的泪痕,仿佛是要和过去十五年灰暗的人生告别一般。他步伐坚定地迈处门去,思绪已经飞回到几百公里外的粤海市。明天他就要在那里展开部署,把自己掌握的独门秘密生产工艺公布出来,向还蒙在鼓里的路卫国展开致命一击!
  奔驰600就停在包氏老宅对面的空位上。见包飞扬出来,司机连忙跳下车,拉开车门,恭候老板上车。
  包飞扬迈着轻快的步伐向马路对面走去,想着路卫国得知新型包裹红投产消息之后焦头烂额的狼狈模样,他嘴角不由自主露出快意的微笑。
  他刚走到马路中间,忽然两道刺眼的亮光从左面照射过来。包飞扬下意识地扭头望去,只见一辆巨大的渣土车轰鸣着疯狂地向他冲了过来。

  坏了!包飞扬暗叫一声。他连忙往一旁躲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飞驰而来的渣土车狠狠地撞上他的身体。
  包飞扬的身体被撞出去十多米远,在空中翻了几个滚,然后重重地摔到在地上。在灵魂离体的一瞬间,包飞扬眼中竟然出现一幅奇异的画面。他远远地看到了距离现场二十多米外停着的一辆奥迪车。透过车窗玻璃,包飞扬能够看到路卫国此刻正坐在驾驶座上望着这边狞笑。路卫国身旁的副驾驶座位上,则是包飞扬公司里的实验室主任徐强均。研制出新型包裹红的事情,除了包飞扬之外,就只有这个实验室主任知道。

  刹那之间,包飞扬明白了过来,原来这场车祸不是意外,而是一场谋杀!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马上就可以对路卫国展开报复,替父母报仇雪恨,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结局!
  包飞扬啊包飞扬,你不仅低估了人心的阴暗,更低估了路卫国的心狠手辣!
  “我不甘心!我好恨啊!”
  包飞扬心中发出一声嘶吼,魂魄化作一股戾气,向远方投去。
  一声呻吟,包飞扬从昏迷中醒来,只感觉到头痛欲裂。他张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粉白的屋顶,然后就是淡青色的墙壁,以及一扇挂着天蓝色窗帘的玻璃窗。紧接着鼻端就传来一股特别的味道,包飞扬嗅了一嗅,很快就判断出,这是医院特有的来苏水味。
  一阵冰凉从额头上传来,让包飞扬头疼减轻了不少。他这时才发觉,自己额头上放置一个冰袋,那阵阵凉意,正一丝丝地将疼痛眩晕的感觉从他脑袋中祛除出去。
  包飞扬手捂着冰袋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短裤。除了额头上这个冰袋外,另外还有四个冰袋,其中两个放在他的腹股沟;另外两块散落在病床上,从位置上判断,应该是放在他的腋窝附近。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那辆渣土车没有撞死自己,自己被人送到了医院?
  可是被车撞了,怎么会用冰袋来治疗?再说他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哪里像是被车撞过?他又不是超人,怎么可能被那种重型渣土车撞飞出十几米连块皮都没有蹭破呢?
  一个中年护士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醒了?”她对包飞扬说道:“感觉有哪里不舒服吗?来,量一下体温。”伸手递给包飞扬一个体温计。
  “啊,他醒了?”听到病房里的动静,门外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叫。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女子一阵风似的从门外冲到包飞扬的床头。随即发出一声尖叫,双手捂着脸转过身去:“你……你……穿上裤子  !”
  “病人的体温还没有完全降下来,这时候最好不要穿裤子。我拿条床单给他吧。”中年护士对这个一直守护在病房外的女孩子很有好感,拿了一条床单,为包飞扬盖住了下半身。
  “飞扬,你总算醒了。刚才可把我急死了!”女子这才转过身来,羞红的俏脸上写满欢喜和关切,“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包飞扬凝神望着眼前的女子。两道弯弯柳叶眉,一双的大眼睛如湖水一般透明清澈,长长的睫毛弯弯地往上翘着,随着两只大眼睛的忽闪扑朔迷离地跳动着,仿佛会说话一般。端庄秀美的鼻子下面,那色泽红润的小嘴如同两瓣玫瑰花一般,再加上两腮上那两只时隐时现的酒窝,真是迷人诱人之极。

  孟爽!
  这不是自己的大学同学、中天工业大学的校花孟爽吗?
  当初在读大学的时候,孟爽几乎是中天工大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追求者排起来几乎能够组成一个加强团。可是孟爽对所有追求者都看不上眼,只对包飞扬有感觉。包飞扬虽然也对孟爽有感觉,可是碍于和担任中天土木工程系主任的老爸定下的上大学期间不能谈恋爱的约法三章,一直把对孟爽的爱意埋在心里,准备等毕业时再向孟爽表白。可是随着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伯父入狱,父亲和母亲先后病死。包飞扬的内心被仇恨占满,一门心思地想着怎么为父母和伯父伸冤报仇,关上了那扇通往爱情道路的大门。

  孟爽毕业后屡次表白被拒,在苦等了十一年之后,终于在二零零二年她三十二岁选择赴美留学。在那之后,包飞扬就再也没有见过孟爽。
  她不是去美国留学了吗?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包飞扬记得自己八年前最后一次见到孟爽的时候,她的外表虽然经过了精心修饰,但是包飞扬仍然能够看出那掩盖不住的憔悴。怎么八年过去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孟爽竟然恢复到大学时代清纯靓丽的学生妹模样?
  “孟爽,你怎么在这里?”包飞扬下意识喊了出来。
  “我不在这里还能在哪儿?”听到包飞扬亲切的称呼,孟爽宜喜宜嗔,含笑埋怨道,“你也真是的。一个实习生,怎么比生产线的工人还拼命?这大热天往窑炉前面凑什么凑?把自己弄得中了暑,这下可开心了吧?”
  实习、窑炉、中暑、生产线……
  包飞扬一下子想了起来。当初读大学时,在大四下半学期实习时,他曾和孟爽一起被学校安排到了中天市新优美陶瓷有限公司实习。新优美陶瓷公司新上了一条从意大利引进的当时处于国际领先水平的瓷砖生产线。作为硅酸盐专业的的学生,包飞扬还是第一次直接接触国际水平的瓷砖生产线,在室外气温已经高达三十多度的情况下,包飞扬不顾灼热的高温,站在自动窑炉前面几个小时观察生产线运行情况,直到中暑晕倒……

  包飞扬记得,那是一九九二年五月份的事情。难道说那辆渣土车没有把他撞死,而是把他送回到了一九九二年?
  想到这里,包飞扬心脏不由得一阵紧缩。

  “孟爽,现在是什么时候?”包飞扬一把抓住孟爽的手。
  感受到包飞扬大手传来的力度和温暖,孟爽内心中泛起一股奇异而又甜蜜的感觉。她双颊一红,低头看了一下手表,说道:“中午十二点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