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爸、妈,儿子终于能够为您二老报仇了!”中天市三家巷包氏老宅,包飞扬冲着父母的遗像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了起来,表情既是悲愤,又有一丝大仇将报快感。他握紧拳头说道:“这次我一定要让姓路的尝一尝倾家荡产的滋味!”
  他的思绪回到了十几年前:
  一九九二年五月,就在包飞扬即将大学毕业的时候,一场莫名其妙的灾祸忽然降临了他的家庭。他大伯包国强因政治对手路忠诚的陷害,被取消了中天市市长候选人的资格,被路忠诚取而代之。路忠诚当选市长之后,还不肯放过包国强,又罗织罪名陷害包国强,把他送进了监狱。
  包飞扬的父亲包国胜当时是中天工业大学的教授,因为陪着大嫂薛寒梅到路忠诚的市长办公室质问过一次,就得罪了路忠诚。在路忠诚授意下,他的儿子路卫国出面找了中天工业大学的领导。随即,中天工大的领导在明智包国胜患有心脏病,不适合到高原地区工作的前提情况下,强行把包国胜安排进了援藏工作队。上了高原不到一个月,包国胜就因为急性高原病病死在医院。
  包飞扬的母亲周晓芳获知丈夫病死的噩耗后当场病倒。她茶饭不思,仅仅几天工夫,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就衰老得如同六七十岁的老妇人一般。在病床上煎熬了两个月之后,周晓芳也带着无尽的悲愤撒手人寰。
  周晓芳去世的时候,包飞扬正好大学毕业。他把母亲的骨灰和父亲安葬在一起后,就离开了中天市这个伤心之地,南下到粤东省。经过十几年的打拼,包飞扬事业上终有所成,成为粤海市一家大型陶瓷化工公司的老板,身家数亿。可是金钱上的富足并没有使包飞扬快乐起来,父母当年的凄惨遭遇总是萦绕在他的脑海,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扳倒路忠诚,替父母讨回公道  。可是路忠诚此时已经官至中江省的副省长。纵使包飞扬现在有数亿身家,但是想要扳倒一位副省长也无异于痴人说梦。

  好在苍天有眼,一年前,路忠诚因为巨额受贿罪被逮捕,他当初陷害包国强的犯罪事实也随之被揭露了出来。但是又能怎样?迟到的正义不是真正的正义。
  十多年监狱生涯后,包国强已经由意气风发的政治明星变成了反应迟缓、行将就木的老人。虽然冤案得以平反,但是在失去人生中最宝贵的十多年后,包国强已经没有任何东山再起的可能。而包飞扬死去的父母,更不可能死去而复生。再者说来,路忠诚虽然入狱,但是路忠诚儿子、当初和路忠诚一起不懈余力地陷害包家的路卫国却还在外面风风光光地继续做他的中天四大公子,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这让包飞扬怎么能够甘心?

  机会终于来了,三个月前,包飞扬得到消息,路卫国开始涉足陶瓷原料市场,代理一种销路很好的意大利包裹红陶瓷色料。恰巧的是,包飞扬这几年一直在研究这种意大利陶瓷色料的替代产品,并且刚刚获得了成功。他研制出的这一种新色料,成本只有意大利产品的一半,效果却要比意大利产品好百分之七十以上。
  眼见这个好机会送到眼前,包飞扬怎么可能错过?
  他并没有急于投产新型包裹红,而是找人暗地里放出风声,说有多家陶瓷公司对意大利包裹红国内代理权都很感兴趣。他还联合了粤海市陶瓷业的几家同行到意大利进行实地考察。
  粤海市陶瓷业乃是全国陶瓷行业的翘楚,路卫国得到消息后,生怕代理权被粤海市的大公司抢走,于是就七拼八凑了五个多亿,以一次性购买五千吨包裹红为代价,拿下了意大利包裹红的大陆总代理权。
  见路卫国花了五个多亿当做宝贝似的从意大利买回了五千吨包裹红,包飞扬几乎笑破了肚皮。只要他研制出来的新型包裹红一投放市场,路卫国手中这五千吨包裹红必定急剧贬值,到时候能卖出一个亿,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

  对于路卫国的情况,包飞扬已经调查的非常清楚:路卫国拿出这五个多亿,只有不到两个亿是他自己的资金,其他三个多亿都是借的高利贷。虽然路卫国对外还顶着中天四大公子的名号,实际上却只剩下一个空壳了。路忠诚被双规之后,路卫国在中天就没有什么影响力,等到路忠诚被判了死缓之后,路卫国在龙城上层圈子更成了神见神躲、鬼见鬼憎的角色。要不曾经堂堂的省长公子怎么会沦落到借高利贷的地步?如果这五个多亿真的亏得只剩下一个亿,那路卫国不仅是亏得倾家荡产,甚至连高利贷也偿还不起。那些放高利贷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既然敢向路卫国房贷,就不怕路卫国赖账。路卫国如果还不出钱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包飞扬做下布置之后,一直在粤海市耐心地等着,直到今天上午他得到路卫国为五千吨意大利包裹红办理完报关手续,把这些包裹红全部运进了公司仓库,没有任何扳回局面的可能之后,他才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驱车到龙城包家老宅,把这个大好消息报告给父母的在天之灵。
  包飞扬端着酒杯站在父母的遗像面前,四周盈盈的笑语不断飞入这个寂静的小院,飞入他的耳中,那是周围邻居们吃团圆饭,喝团圆酒的笑声。包飞扬的腰杆站的笔直,坦然地望着父母的遗像。自从父母辞世之后,这是他第一次在中秋节听到别人合家团聚的欢笑声不感到内心空落落的,也是他第一次站在父母遗像面前不感到惭愧和内疚的。他这个包氏子孙,在苦熬了十几年后,终于要替老包家讨还一个公道,让路家也尝一尝因果报应!

  深情地凝望着父母的遗像很久,包飞扬才下定决心,对着父母的遗像说道:“爸、妈,你们等着!我这就赶回去粤海,明天就正式公布生产工艺,让公司开始生产新型包裹红  。路卫国倾家荡产、像野狗一样被高利贷追杀的日子已经不远,到时候我再回来,向您二老的在天之灵禀告这个好消息!”
  说着包飞扬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即把父母的遗像收好挂回到客厅的正墙上,然后冲着父母的遗像深深地鞠了三个躬,这才转身大步出了家门。

  要回粤海安排公司投产,正式向路家报仇了。按说这个时候,包飞扬心中应该充满了快感,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他的眼泪却又止不住地涌出了眼眶,在脸上恣意横流着。一股股泪水滑过脸颊,流进他的嘴唇里,又苦又涩,犹如他过去十几年的人生……
  “飞扬,咱们老包家的种,就这点出息?不赶快去报仇,在这里哭什么?”半空中似乎有一个声音传来,包飞扬抬头望去,只见天空那轮圆月皎洁如盘,犹如父亲威严的面孔,“快回公司安排新产品投产吧,我和你妈等着看老路家倾家荡产、走投无路的那天呢!”
  “是啊,飞扬。”在皎洁的月亮旁边,一颗星星一闪一闪的,如同母亲慈祥的眼睛,“替爸妈报过仇之后,就不要再纠结过去的往事了。我要你的生活以后充满了幸福和快乐,不要再像过去一样灰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