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2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意思很明白啊,还需要我解释吗?既然你来了,总得有点诚意吧?”丁长生继续说道,他看得出来,钟林枫在他面前还是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还不明白牌在谁的手里。
  自己就是通过这样的心理战术,将其一点点剥干净,林一道绝对不会想到,他在谋划着对付自己,自己已经在他的后院里点起了一把火。
  “丁长生,我诚心诚意的到这里来,就是希望解决问题的,但是,我做人也是有底线的,你不要太过分了”。钟林枫看到丁长生那色眯眯的样子,焉能不知道丁长生心里在想什么,于是愤怒的斥责道。
  “不要太过分?那你的意思是过分一点不要紧,只要不是太过分就行,是这意思吧?”丁长生笑嘻嘻的说道。
  “你……”她发现形势这个东西真是随着人的运气走的,现在运气完全不在自己这边,自己一向是咄咄逼人,何人见了自己不给自己几分面子,但是现在呢,不但是对这个人的轻佻语言无力辩驳,更是让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别说是动手了,就连吵架自己都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难怪自己老公对他那样呢,看来这个年轻人的确是有一套。
  “你到底想怎么样?”钟林枫失去了耐心,急躁的问道。 
  丁长生站起身,到了钟林枫面前,弯下腰,随着丁长生的靠近,钟林枫在后退,可是自己向后弯腰也是有限度的,这么做根本无法抵御丁长生的侵扰,如果再继续往后仰,自己就躺在大床上了,到那个时候自己岂不是更加的不堪  。
  于是,她的腰身直挺挺的停住了,往前一分,不可能,丁长生的脸已经快要贴到了自己脸上,往后一点,也不可能,那就会四仰八叉的躺在大床上,钟林枫的心缩成了一团。
  “嗯,味道不错,皮肤也很细腻,平时没少做保养吧?”丁长生不但是行动上给她极大的压力,语言上更是不断的挑逗她,让其精神进一步的涣散,渐渐失去了反抗的欲望。
  要说反抗,丁长生并未对她有任何的侵犯,要是不反抗,自己又面临这么一种尴尬的境地,实在是进退维谷。

  “你放心吧,我对你没兴趣,我刚刚结婚,我的老婆比你漂亮多了,也比你年轻多了,对于你这把干草,我实在是咽不下去”。  丁长生说完,悠然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好像是一切都没发生一样。
  但是刚刚的费力,让钟林枫几乎虚脱,直起腰身时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全是汗水,麻布长裙都被湿透了,她实在是不敢想,如果丁长生针对自己下手,自己是不是该反抗。
  但是丁长生的话却像是一把锥子,顷刻间将其幻想扎了无数个窟窿,自己就是一把干草,这个混蛋,居然把自己比作一把干草,真是太过分了。
  “你知道中北省的祁凤竹吗?”丁长生言归正传,要想让钟林枫为自己所用,必须有一个合适的理由,交易嘛,世上的任何一件事归根结底都是有理由的,当然了,世上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交易。

  “知道一点,好像和林家有什么关系”。钟林枫不怎么关心政治,但是对这个祁凤竹好像有点印象,印象里这个人还去过自己家几次,面见林一道。
  “祁凤竹是中北省的首富,曾经的,你该知道,但是你可能不知道的是,祁凤竹有个非常漂亮的老婆叫宇文灵芝,宇文家是一个很大的家族,世代从商,积累了不少的财富,宇文家和你公公家一直都是很好的同盟关系,但是宇文灵芝却没嫁给林一道,倒是和你结婚了,林一道一直对宇文灵芝念念不忘,甚至在宇文灵芝结婚后,还一直骚扰她,这些都是真的你可以去调查”。丁先生在信口胡诌,但是在女人面前谈论她丈夫的婚外情,这是百分之百的大杀器,而且百分之八十的女人都会或多或少的选择相信,即便是不信,心里也会存警惕之心  。

  果然,听到丁长生这么说,钟林枫再联想到自己之前听到的那些捕风作影的事情,越发的相信丁长生的话有一定的可信度。
  “不知道是不是宇文灵芝不愿意,还是林省长觉得这么偷偷摸摸的不是个办法,所以就对祁凤竹下手了,祁凤竹被判了无期徒刑,不出意外,这辈子都要呆在监狱里了,但是很遗憾的是,宇文灵芝跑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同时消失的还有祁凤竹的财富,也不知去向,有人说宇文灵芝去了美国,也有人说她去了南美洲,但是无论怎么样,人是不见了”。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钟林枫问道。
  “我也觉得和我没关系,我在湖州当开发区主任时,引进了一个中北省的企业,他的老板叫闫培功,这个人之前和祁凤竹是朋友,你丈夫异想天开的把闫培功的企业当做是当年祁凤竹留下来的财富,一味的向我施压,还以为我藏着宇文灵芝,他还是惦记着宇文灵芝不放呢”。丁长生嘲笑的笑笑,说道。
  “那宇文灵芝真是在你这里?”钟林枫问道。

  “拉倒吧,一个老娘们了,和你差不多,我藏他干嘛,我图她的人还是图她的钱?这么大的风险,我要是找女孩子,找什么样的找不到?”丁长生不屑的说道。
  这句话又把钟林枫给伤着了,这个混蛋,什么叫老娘们,自己是老娘们了吗?但是想想丁长生的话,确实是这样。
  “我和你老公其实就这么点过节,他逼我交出宇文灵芝,但是我根本没见过这个娘们,你让我交出来什么?但是呢,作为男人,我非常理解林省长的心里在想什么,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当年费尽力气也没得到宇文灵芝,这可能是他这辈子的遗憾了,所以,他现在有权有势了,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实现自己的梦想了”。丁长生嘲讽道。
  其实,丁长生,宇文灵芝,林一道,祁凤竹,他们之间的关系远比丁长生说的这么简单,但是和女人谈问题,千万不要把简单问题复杂化,要把复杂问题简单化,因为她们的脑容量有限,关注的焦点也有限,丁长生将这个复杂的问题解释为一个男人利用自己的权势想要得到一个女人,不惜搞的人家家破人亡,但是依然不死心,事情就这么简单。
  自从那个小女孩被林平南意外致死后,贺飞、柯子华两个人的关系迅速升温,而且交往之密切,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这是刘振东反馈来信息。  (.

  丁长生自然是知道怎么回事的,但是他没将林平南杀人这事告诉刘振东,目前为止,除了当事人之外,只有丁长生、安仁、还有一个钟林枫知道,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这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