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1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不进来?”李端问。
  沈连清迟疑了一两秒钟,推开门,走进来,站到办公桌前,迟疑不定。李端心中一动,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坐吧。”
  沈连清坐了下来。李端起身给他泡了杯茶,要是往常,沈连清早就去接过来了,可他今天没动,坐在那里,脸上满是心事重重。
  李端将茶送到他面前,笑道:“你犹豫什么,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去跟他说,我们梁书记的为人你又不是不清楚。”
  “但是……”沈连清开了口又停住了,还是不太好意思说出口。
  “别但是了,你现在犹犹豫豫的,再过几天,等上头文件一发,可就来不及了。”李端劝他。
  沈连清叹了一声:“我想跟梁书记一起去西陵,但是,书记现在的情况你也清楚,我不想他为难。”
  李端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你放心,你就是一个小秘书,别说你了,就算梁书记说要把我带去,我觉着问题都不大!”
  沈连清一听,脱口就说:“那要不你也一起去吧?”
  李端愣了愣,片刻后,无奈地笑了起来:“你以为搬家呢,拖一个不够还带两个。再说了,我和你不一样。”说着,李端抬手朝沈连清晃了晃他的左手。那一抹金色,让沈连清的目光闪了闪,“也对,你和我不一样。行了,我去找书记,不打扰你了。”

  “茶都还没喝呢就走,我亲自给你泡的哎!”
  “我带走。”沈连清笑着拿起茶杯就往外走。李端在后面喊:“记得把被子给我送回来,这可是我老婆给我买的。”
  “行了,你有老婆我没有,不用提醒我。”沈连清头也不回,抬起拿着杯子的左手朝着李端晃了晃。
  李端在后面笑着笑着,这笑容忽然就变得伤感起来。他低头看自己手上的杯子,这和刚才给沈连清泡的那一个,是一套里面的。
  他还真想跟着一起去,梁健一走,他的日子并不会像他在梁健面前说得那么轻松,就算能回到省里,起码很长一段时间内,他是不会有什么进展了。
  午后,两点不到的时候,忽然就下起了雨。靠在椅子里打盹的梁健,被这雨滴砸在窗户上的啪啪声给吵醒了,一睁眼,他立即去拿了手机,还是没有胡小英的消息。也不知道,这常委会开得如何了?

  不过,胡小英的消息没有来,纪中全那边倒是有消息过来了。
  昨天抓的那部分人,嘴巴统统都是很紧,审不出什么,但洛水街的案子,却是有些突破。洛水街拆迁的时候,梁健还没上任,具体情况他不清楚,但纪中全一直在永州,他是听说过一些的。只不过,一直以来,一没证据二可能他自己也未曾重视,所以一直没有关注过。今天从郎朋了解了相关情况后,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就采取了一定的行动。
  洛水街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很多人暂时是找不到了,但参与这件事的政府方面相关人员大部分都还在永州市内。于是,大大小小的官员,又被带走了一批。
  昨日一夜过后,整个永州市的官员都开始战战兢兢,没隔多久,纪中全这又带走一批,顿时,所有人都恐慌起来,有种风声鹤唳的感觉。
  梁健刚挂断纪中全的电话,早上才见过的钱江柳就又来了。脚还没进门,他就张嘴怒声质问了起来:“梁健,你到底想干什么?大闹天宫吗?”
  梁健看了他一眼,示意沈连清将门带上,然后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看着他,淡定地吐出一个字:“坐!”

  “坐什么坐!”钱江柳显然是气极了:“梁健,我警告你,你别以为你要走了,就可以胡来了。”
  “我这叫胡来吗?”梁健看着他:“有病治病,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难道,有病还不能治吗?”
  “你有病,你去医院看啊!你折腾这些人干嘛?”钱江柳气急败坏地喊,平日里端在脸上的那些客气都被抛到了云霄之外。梁健倒是有些喜欢他这个样子,有什么说什么,平日里那个虚伪的样子,看着倒反而让人讨厌。
  “钱市长,还是坐着说吧。正好,我也有话想跟你聊聊。”
  钱江柳盯了梁健很久,终究还是坐了下来。
  梁健亲自给他泡了一杯茶,送到他面前。
  “钱市长何必生这么大气!其实,钱市长心里应该很清楚,永州市这口锅,就算我不揭,也还是会有人揭的,所谓风水轮流转,有些人在永州市的势头太盛了,也该给他压一压了。”梁健看着钱江柳,悠悠说道。
  钱江柳准备去拿茶杯的手顿了顿,然后才握住杯把手,他一边低头,一边快速地回了一句:“我不知道梁书记这话是什么意思!”
  梁健一笑:“钱市长当真不知道?我们不提其他,就说永成钢业的那个案子,毕望,谷丰,雇杀手杀他们的两个人,死在太阳城。这其中的关系,我想就算是个普通人也想得通吧。钱市长难道真的就心里一点想法也没有?”
  钱江柳沉默不语。
  梁健继续:“还有,前段时间陈文生的案子,我想钱市长应该也有印象吧。很多证据都证明,那个人就是幕后最关键的那个人。还有,董大伟老丈人的那件事情,收保护费的,可都是他的人啊!”梁健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看着钱江柳沉凝的脸色,嘴角微微一勾,问:“钱市长,还要我继续说吗?”

  钱江柳紧抿着嘴,目光盯着绿茶沉浮的水面,半响,忽然抬头,盯向梁健,问:“你想让我怎么做?”
  梁健微微一笑:“惩恶扬善,保护永州百姓的利益,是我们的职责。钱市长作为一市之长,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用我说吧。”
  钱江柳忽然笑了:“这我自然清楚,不用梁书记教。只不过,有句话,或许我该提醒一下梁书记你。”
  “你说。”
  “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后果。有些人呢,该动;有些人,不该动。”钱江柳说完,就准备站起来走。
  梁健看着他,问:“钱市长在劝我放弃吗?”
  “放不放弃是梁书记你自己的事情。而且,我相信,以梁书记的性格,下定了决心要做的事情,劝是没有用的。只不过,梁书记,你有没有想过,你是马上要走了,但你走之前这么胡来一通,这个乱摊子谁来收拾?收拾多久?最终受累的又是哪些人?所以,该适可而止的时候就适可而止吧。”钱江柳说完,对着梁健笑了一下,转身就走。
  梁健坐在那里,看着他往外走,没说话。忽然,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向梁健,笑道:“我听说,梁书记的岳父好像快要退休了,是吗?”
  “是的。”梁健回答。
  钱江柳笑着出去了。梁健一边品味着钱江柳最后的那个笑容,一边想着,钱江柳最后的那段话。他说得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事情进展到现在,大大小小官员已经带走了将近二十个,这对于永州市来说,绝对是一个大震动,甚至,事情一旦传到省里,也绝对会引起震惊。梁健估计,不用多久,他应该就会接到乔任梁直接打给他的电话了。

  日期:2016-01-16 08: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