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5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里,楚天齐小心肝都快跳出来了,“重奖”,哪得奖多少呀?
  此时,夏局长已经从包中拿出一个信封:“这是奖金五千元。”同时把一页打印好的纸递了过来,“在这儿签字。”
  五千元也叫重奖?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楚天齐面露喜色,双手接过信封:“谢谢夏局长,谢谢省文物局!我一定守口如瓶,绝不乱说。”然后,在那张纸上签了字。
  夏局长收起那张纸,站起身来,再次伸出右手:“楚主任,再次谢谢你!我还要赶回省里,再见。”
  楚天齐急忙把信封放到左手,右手和对方握在一起:“夏局长,这就走啊?”
  “是,急着回去参加一个会议。”说完,夏局长抬腿向外走去。
  夏雪和楚天齐送了出来。
  一出屋门,楚天齐才发现,外面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小伙子,个子和自己差不多,满脸严肃,如果再戴上一副黑超墨镜的话,就是十足的保镖架势。
  轿车就在屋子的外面,可能是刚才想事太专心了,竟然没听到声响。夏局长挥挥手,上了轿车,那两个小伙子也跟着坐了上去,轿车开走了。
  看着身边的夏雪,楚天齐问道:“夏局长,你怎么不跟着走呀?”
  “怎么,你不欢迎我?”夏雪反问道。
  “哪能呢?我是考虑你今天该住哪呢?”楚天齐“嘻笑”道。

  “你……说的什么乱七八遭的?”夏雪脸色绯红,“放心,不用你管。我的司机去加油了,一会就来接我。”说着,再次向屋子走去。
  回到屋子,楚天齐给夏雪沏了一杯水,放到她的面前,问道:“夏局长,刚才的那个夏局长是你亲戚吧?”其实上次在医院的时候,楚天齐已经听宁俊琦说过了,知道今天来的夏局长就是夏雪的爸爸。他刚才之所以有此一问,只不过是逗弄对方而已。
  “这也需要跟你汇报吗?小楚主任。”夏雪回呛道。然后话题一转:“我见你刚才拿钱之前,脸上掠过一丝失落,怎么?嫌钱少?”
  楚天齐心说:怪不得是文物局长的女儿,眼光够毒的。但嘴上却说:“哪能呢?只不过我听夏局长说是重奖,一下子就被吊起了胃口而已。”
  “我可告诉你,文物局平时奖励也就是三、五百的,两、三千的都少,五千块钱自然就是重奖了。而且还是文物局局长亲自给你送奖金,就知足吧,你这是奖金,又不是贩卖文物。”夏雪话题一转,“再说了,五千块钱也顶你一年工资了,这还少吗?”
  也是,一年挣五千,到年底也就是攒下个一千多。要攒五千的话,至少也得攒三年。想到此,楚天齐“嘿嘿”一笑:“不少了。”说完,他忽然问道,“说了半天,哪是什么文物呀?”

  夏雪站起身,到门口看了看,然后重新回到座位坐下,低声道:“仙杯峰可能是误读,也许应该是‘鲜卑峰’,石碑上的内容显示,那个地洞是鲜卑族一个贵族首领的墓地。如果最终证实的话,意义非常重大。”
  “是吗?”楚天齐很惊讶,接着又道,“奖金确实有些少啊!”
  “你……”夏雪刚反击了一个字,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下上面显示,按下了接听键,“好,你等着吧,我现在就出去。”
  夏雪挂断手机,站起身,说道:“财迷,我走啦。”说完,向门口走去,走出两步,又反身道:“记住,保密,否则就触犯了文物法。”

  楚天齐一愕:“有那么邪乎吗?你一个文物局亲属不是也知道了吗?”
  “你……强词夺理。”夏雪说完,走出了屋子。
  楚天齐跟着送了出去。
  老幺峰乡丨党丨委、政府大院,一共三排平房。夏雪的车停在最前面院内,而楚天齐的办公室在最后一排。于是,楚天齐和夏雪穿过两排房子过道,才看到了旅游局的汽车。
  就在夏雪到了越野车旁,准备上车的时候,一个女声传了过来:“夏局长、夏局长。”
  夏雪反身看向来人,楚天齐也向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幺峰乡丨党丨委副书记、乡长宋玉香,宋玉香身后还跟着两个副乡长。
  虽然宋玉香不善言谈,但基本的官场礼节却一点也不少。走到近前,先是对夏局长进行问候,然后就是诚恳的挽留夏局长吃晚饭。夏雪坚决推辞,并称县长在等着自己汇报工作,宋玉香这才做罢。
  夏雪上了越野车,与众人挥手告别,越野车缓缓驶出院子,众人纷纷向自己办公室走去。

  一阵大风袭来,楚天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出来的时候,只穿了一件羊毛衫,并没有穿外边的厚衣服。刚出办公室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这么一说话耽搁,足足有十多分钟,不冷才怪。
  楚天齐加快脚步,小跑着冲向自己的屋子,边跑边大声嚷着“好冷,好冷”。拐过过道,看着大风把门帘卷起,他才发现没有关门,暗怪自己大意。
  进屋关门后的第一件事,楚天齐就看向桌上的信封,信封正平展展的放在桌子上,几张红色百元大钞从信封口露出来,透着喜庆。楚天齐回身再次确认门已关严,急忙拿起信封,坐到放在屋子东北角的床*上,兴奋的点起手中的钞票。
  “一、二、三……”新钱不太好点,数几张就需要弄点口水在手上,楚天齐一边点着钞票,一边记着数。全部数完,不多不少,整整五十张,就是五千元整。
  在玉赤县城和乡下,现在市面上最多的还是蓝色百元大钞,像这种新版的红色百元大纱较少。自己的这些不但是新版的,而且还连着号。看着手里的钞票,楚天齐就激动不已,在盘算着这些钱能干什么。
  忽然,楚天齐想到了一件事,自己记得当时可是把信封轻轻放在桌上的。怎么送人回来的时候,却有好多张露出信封口呢?难道有人动过这钱?转念一想:不能,要是有人动过,不可能一张不少,一定是自己放置的时候,那几张滑了出来。
  还是自己不小心,不但让钱滑了出来,连门也没有关。他暗笑自己“没有见过钱,这才几个钱,就慌了手脚?”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楚天齐给宁俊琦打电话,讲了自己得“外财”的事。宁俊琦还在村里,开玩笑“见面分一半。”,楚天齐“小气”表示“奖金太少不够分,富人不分穷人钱”,宁俊琦调侃他“财迷”。两人“嬉笑”几句,挂断了电话。
  说我财迷我就真财迷了,这样想着,楚天齐插好屋门,拉上窗帘。又数了两遍,才把放着五十张百元大钞的信封放到挎包里,又把挎包放进抽屉,锁好。

  看着自己“鬼鬼祟祟”的样子,楚天齐忍不住暗笑:真没见过钱。
  另一个声音在心中响起:没见过钱又怎么了?我是穷人家孩子,工资也才一个月三、四百块,自己又不贪污受贿、吃拿卡要,当然没见过大钱了。
  看看时间九点多了,楚天齐才脱衣上床,可大脑依旧兴奋着,根本就睡不着。翻来覆去半天,还是没有睡意,楚天齐只好拿过床边书籍,看了起来。
  日期:2016-11-02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