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7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1-01 13:20:00
  ———————更新线———————
  明瑶忙回头问:“解药找到了吗?”
  那些贼人正在旁边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看,有个蓝衣红领汉子听见明瑶问话,便急忙上前,捧着一个白色的小药瓶子,道:“小相尊圣人,蒋大小姐,这,这个是解药吧?”

  “给我!”叔父走过来,把那白色小瓶子拿走,道:“没眼色的东西!”看了一眼,又问:“这是谁找到的?”
  那蓝衣红领汉子以为是要奖赏,抢着说道:“是我找到的!”
  有个蒜头鼻汉子当即不满,道:“是我先发现的!”
  两人怒目而视,叔父喝道:“都憋住!”两人才不敢吭声。
  叔父回过头来问我:“蛇牙针在哪儿?”
  我指了指那个假祁门老三,道:“就在他那半截断臂上。”
  叔父便走了过去,把假祁门老三的尸体提了过来,扯着他断臂上的衣服一撕,露出里面,我不禁吃了一惊,只见他大臂之上,缠着一圈钢条,钢条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针。
  “这老货还真毒!”叔父骂了一句,把那白色小瓶子拧开,看了看里面,又叫明瑶看,道:“明瑶,你也养蛇,看看这里面的药,是不是解药?”
  明瑶仔细看了看,道:“我瞧着这里面的药,多半是解药,外敷就可以了。”
  日期:2016-11-01 13:21:00
  叔父又问我道:“你被伤到哪里了?”
  我伸出被刺穿的手指头,道:“这里。”
  明瑶连忙道:“大,你要直接给弘道哥上药吗?这可不行。”
  “当然不行。”叔父“嘿嘿”笑了一声,冲那蓝衣红领汉子喝道:“你过来!”
  那蓝衣红领汉子连忙上前:“阎罗爷请吩咐。”

  叔父道:“你也用手指头,在这蛇牙针上刺一下!”
  那蓝衣红领汉子大吃一惊,嗫嚅着说道:“这,这……”
  叔父喝道:“啥这啊,那啊的,你找的药,当然是你负责试试真假!”
  那汉子面无人色,指着那蒜头鼻道:“是,是他找到的!”
  那蒜头鼻忙道:“不是我!”
  “你给我过来!”叔父不耐烦起来,也不由那汉子分说,过去伸手一把提了过来,捏着他的手指头就在那蛇牙针上按了一下,那汉子立时杀猪似的大叫了起来。
  叔父捏着他的手指头一挤,黑血冒出,叔父叹道:“好毒!”
  日期:2016-11-01 13:21:00
  再看那汉子的脸,都变黑了,脖子也似充了气一样,肿胀起来,喉中“吼吼”的怪响,像是在吞咽东西,又像是想拼命咳嗽,却偏偏又咳嗽不出来似的。
  我连忙说道:“大,他的真气不如我,估计这毒要见血封喉了,快给他上药。”

  叔父便把那药瓶子里的白色药粉倒出来了一点,撒在那蓝衣红领汉子手指头上,只听“嗤嗤”有声,那汉子指头上的伤口里,黑血、黄浓都一起流了出来,那汉子脸上的黑气也渐渐消散,脖子的肿胀也没了,嘴里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
  明瑶和叔父都是大喜,道:“是这药了。”
  我把手伸了出去,明瑶捏着我的指头,叔父把药粉撒落上面,那药粉见血即融,并渗进了伤口中。我能感觉到一股奇异的药力逆着血脉而上,体内的毒气如退潮般朝伤口外涌出,也是“嗤嗤”几声响,黑血和黄浓全都从指头上低落,洒下一滩。
  须臾间,便不再流出,明瑶拿出手帕,给我擦了擦伤口,又把那手帕给烧了。
  我试着提气调息,全无凝滞,且随心而起,循意流转,已经跟没中毒之前全然无二了。
  我不由得大喜,站起身来,活动四肢,道:“这祁门老三确实有本事,制毒也是位大行家!”

  明瑶道:“已经没事了吗?”
  我道:“全好了。”
  叔父便把那药瓶子又给拧上了,放进自己口袋里,道:“先留着这药,以防万一。”
  那一帮贼人瞧见,也
  日期:2016-11-01 13:22:00
  那一帮贼人瞧见,也不知道是谁挑头,开始喊道:“武极圣人本事通天彻地,小小蛇毒,不足挂齿!”
  “少他娘的拍马屁!”叔父骂了一声,道:“你们几个,把这些尸体全都收拾起来,拿火烧了!”
  叔父吩咐,这些人不敢不听,且一个比一个勤快,争先恐后的上前卖力。
  我提醒道:“都防备着那个假祁门老三的蛇牙针,别被刺到了。”
  叔父道:“管他们个屁。刺到就也一并烧了,有药也不给他们用。”
  不过这么一说,那些贼人倒格外小心谨慎了,把死人和死蛇弄到一起,连那些有毒的暗器也仔细归拢起来,丢做一堆。

  叔父又喝道:“你们谁身上藏着歹毒的暗器,或者有毒的兵器,又或者害人的东西,也全都给老子交出来烧了!别想藏着掖着,等会儿老子要搜身!检查出来,谁敢窝藏凶器,小心贼命难保!”
  那些贼人们一听,纷纷“倾囊相授”,把各自身上藏着的凶器给丢了出来,也一起点火焚烧。
  一时间,火光熊熊,臭气熏天,蛇尸、人体、毒物一并化作灰烬。
  天,也亮了起来。
  日期:2016-11-01 13:22:00
  叔父对我和明瑶说道:“这些个赖货,留着也是祸害人的东西,要不咱们仨把他们全都撵上嵩山顶去,让他们一个个跳崖摔死,咋样?”
  众贼听了,吓得魂不附体,纷纷求饶。
  我笑道:“大,你就别吓他们了,这些人跟先前那些还不大一样,都吓破胆子了,让他们作恶,估计也不敢了。”
  众贼纷纷称是,有人说道:“我们都瞧见了祁门老三的下场,谁还敢再做坏事?”
  也有人说道:“我们大家伙对天发誓,对着中岳大帝发誓,哪个回去以后,再为非作歹,便都不得好死!死状比祁门老三惨一千倍,一万倍!”
  众贼纷纷允诺,各自跪地朝天,赌咒发誓。

  术界中人,最重誓言,且越是本事不济的人,越重誓言,最怕天谴。因此,听见这些人赌咒发誓,叔父也道:“好,我侄子替你们说情,就饶你们一遭,滚吧!”
  众贼屁滚尿流散去了。
  叔父冲我笑道:“你这一战成名,以后天下人人都知道你了,武极圣人,到今天算是名副其实。”
  我苦笑道:“出名可不算什么好事——对了,你们是怎么找来这里的?”
  叔父道:“还说呢,你是咋跑这么远的?”
  明瑶道:“咱们下山吧,边走边说。”
  日期:2016-11-01 22:10:00
  ———————更新线———————
  下得山去,我把一路上的前因后果都对二人讲了,二人这才明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