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1509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没什么可谈的!”蒋明池脸色不好。
  “只要不关于感情的事情,都可以谈。”夏婉玉喝了口茶,一脸平静,道:“怎么样?”
  半个小时之后。
  蒋明池脸色难看的盯着夏婉玉。
  “那么,咱们之间就这么谈成了?”夏婉玉盯着蒋明池,道:“合作愉快。”

  蒋明池没有吱声,一会之后,他出声道:“我想知道,孩子是谁的!”
  “这是我的最后要求,如果你不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那么咱们之前谈的一切都不作数。”蒋明池说出了最后的要求和决定,这也是他的底线,既然要喜当爹,好歹也要知道真爹是谁吧?
  “张成。”夏婉玉嘴里吐出两个字。
  什么?
  蒋明池听到这两个字之后,死死盯着夏婉玉的眼睛。
  良久之后,他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张成,没想到竟然是他,夏婉玉啊夏婉玉,我还真是看不透你啊,我想换做其他人,也绝对想不到你的出轨对象竟然是你的仇敌。”蒋明池眼睛一闪,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愿意让张成碰你?”
  夏婉玉闭了下眼睛,然后她睁开:“他让我感受到了一些其他人感受不了的东西。”
  “夏婉玉,假如被夏家人,被你妈知道你怀了张成的孩子,我还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对你。”蒋明池冷哼了一声之后,道:“还真是期待啊!”
  “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夏婉玉冷淡的说了声,然后她道:“好了,我累了想休息。”
  说完之后,夏婉玉就上了楼。
  而蒋明池坐在楼下的客厅,等夏婉玉上楼进了房间之后,他的眸子里面闪烁出精光:“呵呵,没想到我蒋明池被戴了绿帽子……张成的张成,我的绿帽子,可不是那么容易戴的。”

  楼上。
  夏婉玉关上了房间门。
  她有些疲惫了,走到了床边坐下之后,她轻轻我抚摸着自己还未隆起的小腹,眸子变得有些温柔起来。
  其实,她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已经失眠好几个晚上了。
  因为她在不停的想着到底要不要把孩子留下。
  她是个女人,非常想要孩子。
  但是,想到自己的身份和孩子父亲的身份,她又开始犹豫了起来,一直纠结了好几个晚上,感受着肚子里的生命在逐渐的成长,她终于决定了。
  生下来!
  不管父母的身份如何,但孩子是无辜的。

  她不想因为这个,亲手断送了怀在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
  不过她的心里也很清楚,自己一旦决定生下这个孩子之后,将来她和孩子要承受多大的压力?特别是等孩子的身份曝光了之后。
  张家和蒋夏两家都有仇。
  但是相比起来,张家和夏家的恩怨更要深一些,甚至,从夏婉玉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当年那个名满天下的唐幻秋的死,和夏家脱不了干系。
  “孩子是无辜的。”
  夏婉玉呢喃了一句,然后轻轻抚摸着肚子:“这也许就是宿命,将来若是发生了什么,妈妈陪你一起承担。”
  凤凰村。
  表姐所住的房间之中,小点点给武舞施针完毕之后,来到了表姐的房间里面,宋思思也在。
  “颜姐姐。”
  “小点点,表弟从魔都回来,是不是精气神提高一点了?”表姐放下手里的书籍,出声问道。
  “确实。”

  小点点肯定的说道:“在去魔都之前,他的身子要发作了,不过回来之后,明显恢复了不少。”
  “看来,夏婉玉已经把药给他了。”表姐眸子一闪,道:“现在也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了,夏婉玉应该知道自己已经怀孕的事情了吧?”
  “颜小姐,夏婉玉的身份,她会把孩子生下来吗?”宋思思微微皱眉,道:“毕竟,夏婉玉是蒋明池的妻子,根据我掌握的消息,现在夏婉玉和蒋明池之间的关系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好,说不一定蒋明池已经很久没有和夏婉玉发生过关系,假如知道夏婉玉怀孕的事情之后,蒋明池肯定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到时候,他恐怕很难容忍吧!”
  “这都要看夏婉玉怎么决定了。”表姐脸色很平静,说道:“假如,夏婉玉想把孩子生下来的话,那么以她的手段,肯定会有办法稳住蒋明池,既然她愿意留下孩子,那么我想她也不会对表弟继续下药控制。当然,也不排除夏婉玉想把孩子拿掉的可能,假如真的这样,到时候我们只能再找夏婉玉一次,逼她交出解药!”
  外面。

  我和我爸安排了亲戚朋友们入驻之后,也就去了找了大厨安排菜式的事情,等回来老宅的时候,已经快要十一点钟了。
  两个小家伙已经睡了。
  看到我们回来之后,表姐,姨妈,武建军等人也都回屋子休息,倒是易湿那家伙,躺在摇摇椅上面,扣着鼻屎,大黑蹲在他身边,易湿要把抠出来的鼻屎抹在大黑的身上,把大黑给惹得跳到了一边之后,一脸不忿的对他汪汪叫了几声。
  “你咋还不睡?”
  我搬了一颗椅子坐在易湿旁边之后,大黑也就跑到我身边来蹭我裤腿,同时鄙视的看着易湿这个老主人。
  “睡不着啊!”
  易湿嘿嘿笑了两声,然后道:“今天的日子有些特殊,让我想到了故人,所以,精神很足。”

  “什么故人?”我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爱的女人。”易湿看着满天繁星,道:“今天是她的忌日,她葬在骊山,当初我去关中的时候,在骊山脚下,也一直没有勇气上去看她。”
  “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我反问道。
  “算是吧。”易湿感慨了一声,然后看了我一眼道:“小子,珍惜眼前人吧,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或许就会觉得权势,财富,很多都是过眼云烟,珍惜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发现易湿那双明亮的眼睛里面,竟然透出了那么一丝无奈和悲凉。
  易湿这个人,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除了扣鼻屎和陪大妈跳广场舞之外就没什么操心的,比如他浑身邋遢的衣服,脏兮兮的破包,他好像永远不会在意旁人的眼神,永远都是这么的开心,永远都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一样。我唯一两次见他伤感,就是关中之行那一次,还有今天。
  “真想看看,你爱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我嘀咕了一声。
  “在我心里,她最美。”
  “她是怎么死的?”
  “为我而死。”
  我们两人就这么在院子里,你一言我一句的聊着,虽然我对易湿的称呼一直没有喊过师父两个字,但是我的心里很清楚,他是我师父,无论是我的武功传承,还是其他某些方面等,小点点,宋思思确实也教过我功夫,但是,我之所以有现在的身手,功不可没的是易湿。
  翌日。
  今天,是我的儿子张小武,女儿张小舞满月,举办满月酒的日子。
  一大早呢,家里就热闹了起来。
  我爸一早就和武建军去老年协会张罗去了,唐糖这小丫头来了,家里好像都变得活波了起来,和小点点两人一人抱着一个小家伙,正在逗着两个小家伙玩,今天还会有亲戚朋友过来,所以我们就在家里招待。
  日期:2015-10-27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