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37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也明白了粟文胜为什么要走了。下属干出了这种事儿,不管是哪个当领导,都没脸面继续呆下去了。
  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田金贵,张文定只能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虽然这次考察没什么效果,但张程强在粟文胜面前恐怕要失宠了,这对自己今后在旅游局的工作开展,还是有一定好处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人们对于某些事情的传播速度往往会快得令人瞠目结舌,张程强在江南省岳南市考察期间跟人偷情却被当场捉奸的事情已经有不下于五个版本的传言在流传着,刺激着旅游局广大干部职工的神经,为他们那平淡的工作中添加了一味香辣可口的猛料。
  茶余饭后,工作闲暇,三三两两低声说起之时,时不时就会传出些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轻巧怪笑。
  只一天时间,这传言就跟长了翅膀似的,飞出旅游局,飞向随江市里面各个权力机关。
  粟文胜气得肺都快炸了,在岳南丢脸了还不算,回到随江又丢了次脸。他相信,这个事情肯定是旅游局的人传出来的,自己的秘书赵成绝对不会乱说。这次旅游局去的人,张程强自己肯定不会对外传,剩下的五个,就都有可能了。

  若是换个别的单位,粟文胜不会轻易怀疑局领导,多半会把嫌疑定在三个科长身上,但旅游局不一样。
  张文定跟张程强之间有仇,而张程强又是旅游局的二把手,如果把张程强搞臭了,那么张文定以后的工作也好开展许多;至于田金贵嘛,虽然是局长,但张程强一向强势嚣张,根本没对一把手有多少尊重之意,田金贵对张程强,肯定是积怨已深的,现在有了这么个打压张程强的机会,很难说田金贵会不会利用起来。
  一个小小的旅游局,也这么不让人省心,还真是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
  粟文胜在心里冷哼一声,便被一阵铃声打断,他叹息了一声,不再多想,接起了电话。
  张程强这次没有请假,硬顶着别人异样的目光坚持上班,只不过从上班进办公室到下班出办公室,中间这段时间哪儿也不去,就呆在自己办公里,还把门关得紧紧的。
  回来后第三天,市旅游局召开中层干部会议,全局各科室负责人都参加,局领导也一个不落。
  会议由田金贵主持,副局长张文定在会上发言,介绍了江南省岳南市的宗教旅游业开发的路子和成果,也谈了谈他自己对于紫霞山今后的发展思路,然后就请与会人员发表意见,大家集思广益,争取早日把紫霞山的旅游开发搞起来。
  规划发展科、市场开发科、行业管理科这三个科的科长是跟着一起去考察了的,所以在会上的时候,每个人都说了几分钟,哪怕是肚子里没货,用套话凑都是免不了的。别的科室负责人则没有说什么,而那些局领导们,也没再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好主意。

  至于张程强,冷着张脸坐着,没有说话。
  看着张程强这样子,张文定都替他难受,躲在办公室里多好啊,请个假不就行了吗?干嘛硬要参加这个会啊。
  张程强其实也不想跟这么多人一起开会,但他却不得不来。
  倒不是有人逼他,而是他自己逼自己的。
  现在不仅仅局里的人在私底下谈论他的笑话,连许多外单位的人都知道了。虽然市委市政府不可能会公开这个事情,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他作出任何一点处理,但他明白,他自己不能虚了,这份压力,他得硬顶着。
  这个时候,如果他自己因为那些传言而选择休假的话,那他敢肯定,市委恐怕会让他这个假一直休下去!
  所以,他没有休假,而是正常上班。
  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不管你们说些什么,他张程强都坦然以对——毕竟那是发生在外省的事情,也不会有人敢当面对质,那他干脆就做出个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样子出来。
  既然要做样子,那这个会就不能不参加了。

  别看他现在面无表情,实际上心里那怒火和憋屈就别提了。听着这这些人一个个发言,他除了沉默,也没别的办法了,坐在这儿,他感觉自己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眼看着要散会了,张程强心里竟然有了几分轻松的感觉,今天这种场合下,他也坚持下来了,以后还怕那些人嚼舌根吗?
  然而他心里才刚刚轻松一点,马上又怒火中烧了,因为田金贵往他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田金贵的话说得很官方、很艺术、很有技巧。
  他先对众人的发言作了个总结,在别人以为他就要宣布散会的时候突然话锋一转:“啊,还有个事情我要说一下,大家一定要引起重视。啊,最近有极个别同志说话很不负责任,背后讲领导的坏话,乱嚼舌根子。还有些同志大脑简单人云亦云,啊,别人听风就是雨,他们听风就是飓风,十二级的台风!脑子里也不知道多打几个转转,蠢得跟猪样的!我跟你们讲,啊,要再让我听到类似的谣言,发现一个处理一个,绝不姑息、绝不手软!同志们,俗话说谣言止于智者......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做到不信谣不传谣,对身边的同事负责,对自己负责,也是对组织负责。啊,要团结、要讲政治顾大局!同志们呐......”

  张程强就像是被人当众狠狠扇了一记耳光似的,脸都成了猪肝色。
  田金贵这么做确实是当众揭了他的丑事,可是田大局长的话说得冠冕堂皇,一副为他张程强着想的关怀模样,行的是堂堂正正之师,这是要让他打落牙齿和血吞。
  妈的,你这是让人不信谣不传谣吗?我看十有**你田金贵就是谣言的制造者、第一个传播者!
  这时候的张程强倒是忘记了,外面的传言虽然版本不一样,但是基本框架还是事实,谣言的成分只占了相当少的比重。
  他只觉得会议室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脸上,仿佛人人目光中都充满了含义丰富的嘲笑。他再也忍不住了,伸出右掌在面前的桌子上猛然一拍,拍得“啪”的一声脆响,水杯都震动了。
  其实田金贵说出那段话的时候,众人虽然都知道说的是张程强,但却基本上只是往他那儿扫了一眼便马上收回视线,毕竟人家是二把手嘛,起码的尊重还要是给的。然而他这一巴掌拍下去,众人就有了借口光明正大堂而皇之地盯着他看了——嗯哼,张局长刚才一直没说话,现在是要发表什么与众不同的独到高见吗?
  这一巴掌刚拍完,张程强就后悔了,忍了这么久,怎么最后关头就没忍住呢?然而到了这一步,他却也是骑虎难下了。
  高见自然是不会发表的,黑着的一张脸,冷哼一声,张程强也不作什么表示,在众目睽睽之下站起身拂袖而去。

  张文定看得那叫一个爽快。
  这行局里比起市委机关来,还是要有意思得多啊。
  在市委组织部,不管部领导之间如何明争暗斗,一般都不会像这种场面出现;而在开发区的话,领导们开会,有冲突的时候说话又比这里要火药味重许多,气到极处也会拍桌子,但拍桌子之后就是摆事实讲道理,像这样一发火就跑人的搞法,啧啧,难得一见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