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37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到这个电话,张文定皱了皱眉,粟文胜这个时候叫自己上去,肯定是知道了张程强的事情了,就是不知道他是要跟自己商量解决办法呢,还是要把自己叫上去训一顿出气。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一个下属犯了错,领导往往会把别的下属都臭骂一通的。
  张程强啊张程强,你可真不是个东西,搞出这种臭事来,却让老子也跟着受池鱼之殃,真是缺德啊!
  穿好衣服出门,却见到田金贵也出来了。二人相视一笑,明白上去挨训有伴了。
  “老张......”田金贵边走边说话,可才说出两个字,就反应过来面前这个也是姓张,只不过是小张,想了想,他还是没用老张称呼张程强了,而是用了个比较正式的称谓,“程强同志平时做事挺稳重的嘛,啧......”

  说了这么半句话,田金贵就摇摇头,也说不清那表情是婉惜还是不解,或者是幸灾乐祸。
  张文定自然知道这个话应该反着听,田金贵说张程强平时做事挺稳重的,那意思就是讲,张程强这个人平时就不稳重,做事比较不靠谱,看看,现在搞出事来了吧?
  搞出来事来也有你一份,要不是你田大局长硬要把他张程强带过来,哪儿会出这些事?
  张文定在心里冷笑,嘴上却没接这个话,而是道:“粟市长这么晚了还叫我们上去,不会是明天的行程有什么变动了,或者提前联系到投资商了吧?”
  田金贵被这话弄得嘴角扯了扯,似笑非笑地说:“上去了不就知道了?”
  上去了确实就知道了,粟文胜让这二人在沙发上坐下,一张脸冷得跟玄冰似的,两眼直盯着田金贵,盯得田金贵怪难受的。
  盯了田金贵有足足半分钟,粟文胜才恨恨地说:“张程强搞什么名堂,啊?”
  这个话,田金贵就没法接了,只能一脸惶恐地看了看粟文胜,然后低头不语。

  粟文胜又将目光扫向了张文定。
  张文定对了一眼,垂下目光。
  田金贵都不说话,张文定自然更不会开口了。更何况,张程强到底闹出了什么事,他也是一点都不清楚的呢,只是在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张程强搞什么名堂,你可以叫他上来问嘛,我们怎么知道?
  粟文胜只是自己生气,话说得不客气,却也没有要这二人回答的意思,又骂了几句之后,才点出正题:“啊,刚接到电话,我明天一早就走,下午要赶到省里......明天的考察,你们两个要认真对待......”
  张文定没想到粟文胜叫田金贵和自己上来,是说出这么一个决定,心里一愣,却又马上反应过来了。
  肯定是张程强搞的事情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哪怕明天还要见这边的相当旅游企业的负责人呢,粟副市长也顾不了那许多,没一点脸皮在岳南呆下去了,一定要一大早就离开。甚至刚才还找了个借口,向他们两个人解释了一句呢。
  田金贵赶紧应下,说了几句套话,张文定也跟着田金贵说了两句。

  粟文胜摆摆手,没再多说什么,让他们俩出去了。
  回到自己房间,张文定就琢磨起粟文胜这个人来。
  以前跟粟文胜没怎么接触的时候,他对粟文胜这个人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因为徐莹对粟副市长没好感嘛。可是自从到了旅游局之后,经过了几次接触,面对面交流过之后,他对粟文胜的感观就改变一些了。
  不能单纯地说这个粟副市长是好是坏,或者说称职不称职。反正他感觉出了一点,粟文胜这个人吧,阴险是肯定的,但也是个愿意干实事的领导,而且脾气不算太坏。
  呃,还有一点,这个粟文胜,脸皮厚是够厚,但还没厚得太离谱,还知道明天在岳南是没脸呆下去了。
  如果换个稍微脾气坏点的领导,今天他和田金贵两个人恐怕至少要被训上半个小时——领导生气的时候不分对象发火,那太平常了。
  啧,张程强啊张程强,你***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让粟文胜都没脸在岳南呆了呢?
  张文定觉得粟文胜脸皮不够厚,粟文胜却已经觉得自己的脸皮厚得不能再厚了,要是稍微再薄一点的话,他都等不到明天早上,想要连夜离开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丢脸丢大了,他都没脸见老同学。
  以前他还觉得张程强说话做事都挺靠谱的,没料到会出这么大的洋相,在他看来,男人好se是正常的,但是因色误事,那就要不得了。
  说起来,张程强也是运气差,他在岳南有个大学同学,是女的,长得还挺有几分姿色,刚提的岳南市文化局副局长。他跟这个女同学在大学的时候有过一段恋情,后来又分手了,等到毕业十年同学聚会的时候,又旧情复燃了,后来就保持着联系。

  原本考察团是准备后天走的,明天上午到岳南市旅游局,下午就休息,张程强就打算明天下午和这个老同学见见面,但今天白天闹了个大笑话让领导没面子,吃过晚饭后哪儿都没去,他心里郁闷,就给老同学打了个电话,然后到前台自己掏钱另开了一间房,等着老同学过来。
  老同学过来了,二人的激情也释放了,还没来得及穿衣服的时候,便被人破门而入抓了个现行——张程强她同学的老公找过来了。
  要说他这同学的老公吧,是运动员出身,搞长跑的,现在在市体育局当个科长,属于混日子那种人。但这人跟随江的江南山不一样,江南山知道老婆在外面干什么,但江大局长不在意,只要老婆能给自己带来好处就行;可是这个人自从听到了别人谈论他老婆的风言风语之后,就一直不痛快,一心想把他老婆和某个市领导抓现行,可是好几次都没成功。
  这一次,还是接到在酒店里做事的一个亲戚的电话后,才当场捉奸的。
  能够不开锁直接破门而入的角色,张程强那可是相当怕的,根本就没有敢跟人家打架的胆量,在同学的拼命掩护下,拿着裤子都来不及穿,光着屁股就冲出门跑下了楼,本想奔到自己房间的,却不料田金贵的房门打开了,三个科长出来了——田大局长没有知会二位副局长,直接召来三位科长开了个小会刚散会呢。
  稍微一愣,张程强也顾不得别人异样的目光了,一头扎进田局长的房间。而这时候,那人也摆脱了老婆的纠缠追了下来,刚好看到*夫钻进了哪间房。田金贵和三位科长堵在门口,那人也就没办法再次破门了。
  在老同学的地盘了出了这种事情,粟文胜都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这事儿要是传到别的同学耳中,那他真不用做人了啊!这个副市长是怎么当的啊!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张文定没见着粟文胜、张程强、赵成这三人,不知道他们三个人是不是一起走了。而作陪的岳南市旅游局的人显然对昨天晚上的事情略有耳闻,但好在没有说什么让人尴尬的话。

  由于粟文胜已经走了,而且昨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所以到旅游局之后,尽管田金贵和张文定费了大力,可是来的几位企业负责人却都没什么表示。
  一次信心满满的考察活动,除去对岳南市宗教旅游业的发展模式有了些许的了解之外,可以说是再没别的收获了。
  领导都走了,而且昨天晚上粟文胜就暗示过了,让他们把今天的考察搞完之后就走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